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平天策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最好的老师
    卓青芝神情微异的看着林意。
    他以往见到的比他年轻七八岁至十余岁的修行者,稚嫩得如同暴雨里娇嫩的花朵。但无论是林意还是倪云珊,却和那些人都不一样。
    他面对着林意,完全不觉得自己在和一个晚辈交手。
    而最令他惊讶的是,林意的力量的确很独特,他从林意的身上的确感受不到任何真元气息的波动。
    那股力量很纯粹,比真元力量更坚实,更不容易被打破。
    林意微屈的双膝缓缓挺直,他吐出一口已经溢在口中的逆血,虽然对方只是一剑边令自己遭受了不小的损伤,但回想着方才的画面,他却是生出更大的信心。
    先前和神念境修行者的拼命的确给了他许多宝贵的经验,卓青芝的剑虽然快,但他却似乎已经可以适应这种速度和节奏。
    所差的只是力量。
    卓青芝目光闪动。
    他的脚下陡然涌起烟尘。
    一股狂风拍在林意的脸上。
    卓青芝的身影随着狂风出现,他的身体和手中的剑融成了一体,体内的真元力量不断涌向剑尖,依旧没有多少变化的刺向林意。
    在林意的感知里,这一柄剑因为真元的不断充盈,变成了一座异常沉重的小山。
    他决定改变一下战法。
    他手中的刀剑都递了出去,长剑格向对方的剑,刀切向对方的剑身。
    当的一声震响。
    他手中的刀根本来不及落在对方的剑上,他的身体便已经被往后震退出去。
    卓青芝再进。
    刀光亮起。
    卓青芝的剑势微变,剑身避开林意的刀锋,在极狭小的空间里剑身翻转,震荡,带着强大的真元力量拍向林意的刀身。
    然而清冷的刀光同样以极快的速度转变。
    卓青芝收剑。
    刀剑并未相交。
    两人都是重新站定。
    四周一片死寂。
    那些屏息瞪大眼睛也看不明白的寻常民众只知道这次林意并未被震退出去,但对于那些修行者而言,这一次的交手,却更为震撼。
    卓青芝是具有传奇色彩的近侍,这种近身战,他的剑招变化,无论只是手腕的微小动作,还是真元的调动,都能让自己手中的剑变化得很快。
    这种速度甚至可以跟上飞剑。
    然而林意竟然也跟上了他的速度。
    “很强的感知。”
    卓青芝的脸色第一次变得凝重起来,他微蹙着眉头看着林意,在说了一句之后,又忍不住道:“这便是传说中狂剑冷刀中的刀法?”
    林意点了点头,他同时身体微微震动。
    不是因为受冲击的余韵未歇,这是没有人教他,但他自己在战斗里发现的小技巧。借着足跟的微微发力,他的身体震动,血肉之中那股酸麻的意味便会消得更快。
    而且在方才抵挡这一剑之前,他甚至下意识的用了无漏金身法的手段,借着观想,让自己那些酸麻难当的血肉热了起来,这种方法竟然出乎意料的好用,他血肉之中那些被震断的细微血脉之中的淤血,似乎瞬间就随着发汗而被他硬生生的排出。
    他一向擅长想办法,战斗似乎便是他最好的老师。
    面对这样的强敌,一些平时想不到的方法,很自然的被逼迫了出来。
    “我收回我一开始说过的话,因为我错了。”
    卓青芝没有马上出手,他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道:“我不该托大说不用全力,因为即便用了全力,我都未必能够稳胜。”
    四周顿时一片哗然。
    连徐龙山都不敢相信卓青芝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声厉喝响起。
    卓青芝和林意之间再次掀起狂风。
    只是这次的狂风里,夹杂着雨点一般的微黄色气劲。
    这些气劲如同坚硬的石子一般,击打在林意的身上。
    啪啪啪的一阵爆响声中,卓青芝手中扬起的剑变得分外明亮,一道剑芒从剑尖喷射出来,如同闪电一般,刺向林意的眉心。
    卓青芝并不迂腐。
    既然他认定林意是必须绝对正视的对手,他便必须挤压出自己的真正力量。
    他在林意之前的战斗里也已经看清,那些界分高阶修行者和低阶修行者的强大真元手段似乎对林意根本不起作用,但他狂风里夹杂着的真元力量,只是想让林意的动作变得慢一些而已。
    然而面对他这样的一剑,林意做出了更简单的应对。
    林意只是抬起手臂,似乎只是要防止那些气劲迎面打在他的脸上,但这样的动作,同时也让他用手臂直接挡在这一道剑芒之前。
    噗的一声。
    剑芒在他的手臂上散开。
    如星光四溢,十分玄妙。
    林意的身体再次被往后震退。
    只是他双脚有节奏的点击着地面,退的极快,连卓青芝接着往前递出的剑都只是切过他身体留下的残影。
    一道道烟尘在他双脚点击的地上涌起。
    卓青芝看着这些烟尘,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这是一种很古怪的感觉,但眼下看来,他的感觉是对的。
    这名年轻的修行者并未因为这样全力的战斗而气力衰竭,他反而在不断变强。
    林意的面孔有些微微的扭曲。
    他听到了自己手臂上轻微的骨裂声。
    这一道剑芒和真正的重剑击刺在他手臂上几乎毫无区别。
    唯一不同的是,当剑芒散开时,他的血肉之中有许多精纯而强大的真元穿行。
    这些真元在他的体内再次急速转化,变成道道气流,被他丹田元宫内的内丹吞食。
    这颗内丹就像是他此时内在的敌人。
    在内外敌人的压榨之下,他浑身的血肉都似乎明白了他的渴求,都开始发烫起来。
    他的心跳得比平时更快了些。
    他的感知似乎变得更为敏锐了一些,血肉之中那种痛感和酸麻之感,也被迅速的驱出身体。
    被动的战斗永远不是他的风格。
    在下一刹那,他开始动步,朝着卓青芝奔跑。
    他开始反击。
    这种感知的些微敏锐,便给他带来很多新奇的感受,他感觉自己手中的刀剑变得更灵活了些,对于冷刀狂剑的招法,他有了新鲜的感悟,直觉自己能够比以前做得更好。
    轰的一声。
    一道剑鸣遮掩住了他沉重的脚步声。
    卓青芝站在原地,脸色迅速平静直至漠然,但在他的感知里,林意斩来的这一剑,也变成了一座沉重的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