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平天策 > 第五百七十章 深忧
    “我当年在学院和她总共也没有说过几句话。”
    陈宝菀看着不明所以的林意,接着说道:“萧宏对我陈家很忌惮,所以不是因为有你这样一个共同的好友,我和萧淑霏恐怕早有争斗。”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林意有些奇怪的看着她,既是能够生死相与的知己,他和陈宝菀之间便不需要有什么掩饰,所以他很直接的问道。
    “我家里有可以任着我性子行事的兄长,即便我决定来这里,带上我陈家最宝贵的财富,哪怕他都觉得我一定会死在这里,他都让我来了。但是萧家不一样,她没有像我那样的兄长,萧宏他们的行事不会容许她和我一样做。”
    陈宝菀看着他,认真的说道:“但我知道,若是换个位置,她也会和我一样来钟离。”
    “这可不一定。”
    林意摇了摇头,他看着陈宝菀的眉头瞬间挑起,便马上又摆了摆手,道:“不是你想的那种意思…我的意思是,以她的性格,如果觉得我已经陷在大军之中,已经必死无疑,她或许不会赶来和我死在一起,或许应该会是想尽一切办法帮我报仇,杀死这些北魏统军的将领。”
    “你们男人或许真的不够了解女人。”
    陈宝菀有些感慨的笑了起来,“哪怕再理智的女子,在有些时候都不可能绝对的冷静。”
    “你这听上去是生怕我休妻的语气。”林意无奈的看着她苦笑起来,“可关键在于,我对她简直是一往情深,关键在于,萧家却是恨不得将我除之而后快,我根本将她娶为妻子的机会都没有。”
    陈宝菀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便狠狠白了他一眼。
    “不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林意收敛了笑意,看着她:“你这一本正经的和我单独说话,就是特意要为她说好话?”
    陈宝菀却沉默下来。
    她眼睛的余光里出现了白月露的身影。
    她的心中再次生出很奇妙的情绪。
    白月露并非是她陈家的人,而且她可以肯定,白月露也并非是萧家的人,更非萧淑霏的人。
    若是如此想,白月露的身份自然存疑。
    只是即便她的心中很自然的生出疑问,但看着当时白月露和林意并肩站立说话时的神情,她却对这名女子生不出什么敌意。
    这名女子安静而温和。
    在这样残酷的大战之中幸存下来,这样的心境平静,只能说明她经历过无数同样的残酷时刻,行走在无数生死的边缘。
    这样的女子,应该就像是那些外表无害的野猫,它们时刻在为了生存而挣扎,它们有着锋利的爪牙。
    但她的安静和温和,却是发自由心。
    和那些野猫一样,只有真正让它们信任的人,才会让它们温顺和不再显示爪牙。
    林意对于她而言,便是那种真正的可以信任,可以生死相依的人。
    哪怕是面对这样残酷的杀阵,哪怕是面对死亡,她都可以内心平静,这是因为林意。
    林意或许感觉不到,这名女子或许自己也未必能感觉得到。
    但她能够感觉出来,她有着这样的直觉。
    按理而言,她应该提醒林意,这名女子的身份存疑,然而眼睛的余光里再扫见这名女子时,话到了口边,她却是硬生生又咽了下去。
    “看来是我多虑了。”
    她再次抬起头来时,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然后道:“我只是生怕你对她有所误解。”
    “你应该很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林意并不知道她真正的心中所想,他只是笑了笑,抬起头来,道:“我在她的眼中当然有些幼稚,但很幸运的是,我真的很少看错人。”
    ……
    悬挂着富水郡郭氏门阀诸多首级的大船越来越近,船头上一名身穿铁甲,头发已经花白的男子静静负手而立。
    他的身材并不高大,面貌也不出众,也没有那种让人一眼便觉得锋芒毕露的铁血味道。
    然而他却是北方边军的第一名将,在北魏都有韦虎之称的韦睿。
    再过往准备的十余日时间里,那些不断传递到他面前的军情,早已将他和整个钟离城以及铁策军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看着这最终的画面,听着城中和北岸上那些北魏军士的哀嚎,他看着城墙上的林意等人,觉得这真是一场神迹。
    已经不只是后生可畏。
    南朝和北魏的决定性一役,虽然由他来一锤定音,但能够让他完成这样的最终一击的,是因为这名年轻的铁策军将领一直死死的拖住了这十几万北魏大军的脚步和注意力,甚至瓦解了他们的战意。
    一股沉稳的力量从他的脚下生成,然后他飞掠起来,越过数十丈的水面,直接落向这段城墙。
    在林意和这段城墙上所有将领向他行礼之前,这名头发花白,看上去已经五十余岁面容的男子,已经微微躬身,对着林意等人行了一礼。
    “按照最新军情,中山王元英已经挥师急返洛阳,杨癫这些军队一溃败,我北部边军便不可能腹部受敌,我朝诸洲驻军能够保证粮草通畅,各地镇戊军也能源源不断往北增援,局势便已彻底逆转,战事对我朝已经大为有利,哪怕萧宏再保守,不日应该开始大举反击,北魏军队必将伤亡惨重。”
    韦睿甚至没有任何寒暄的话语,他看着林意等人,很平和的直接说道:“钟离之战大胜,林意将军和铁策军建立的是真正的不世奇功,只是我心有深忧。”
    就连陈宝菀之前都已料到韦睿一定会和林意有一场认真的对话,但她没有想到韦睿竟然直接就用这种方式开场。
    林意也没有料到。
    他更没有料到韦睿会直接说出一句“心有深忧”。
    “您的意思是?”他恭谨的回了一礼,心中却是苦笑,只觉得今日每个人都让他像猜谜。
    “军功太大,我担忧没有什么奖赏可以匹配。”韦睿认真的看着林意的眼眸,说道:“我更担心,若是遭受不公正的待遇,你会因此而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