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平天策 > 第一千六十八章 岛的另一边
    感知恢复,但真元尚且得不到补充,没有真元,他便无法和天地元气沟通,无法将可怕数量的天地元气化为自己可以掌控的威能。

    在感知念力上,他已经是巨人,只是在真正的力量上,他依旧是个很弱小的孩童。

    而且长久以来和无数危险的人打交道,早已让他自然拥有处变不惊的本能,他看着那名牧羊女,虽然身体里泛起无数危险的感觉,但他的笑容在一刹那的有些冷之外,他脸上的神色却并未有任何变化,甚至在下一刹那,他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和温暖。

    他的身体就像是分为了两端。

    一端在热烈的演戏,在充满温暖的笑着,而真实的自我却陷入冰冷,在沉默冷静的思索。

    他只是花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做了无数假设,只是最大的可能却是这种岛屿上不可能这么凑巧,不可能这样一名被放逐在此的牧羊女正巧是修行者。

    海外的诸多岛国虽然出产各种奇珍,但相对于中土大陆而言,气候不够多样化,灵气高度沉积的地方很少,以至于这些岛屿上出产的东西也很单调,种类不够繁多,而且因为自古以来岛屿上人口相对稀少的原因,这些岛屿上从来没有出现过那种强大的王朝。

    没有出现过那种强大的王朝,便没有强大的传承,无数的典籍的记载都让魔宗相信一个事实,海外的这些小岛国,在修行方面,简直有如荒漠。

    修行者的比例相对更加稀少,便更不可能存在遍地修行者的情形。

    抛弃所有的感性成分,用最理性的方式来思考,很多故事里,那些普通的女子,农家的少女,牧羊的牧羊女,对于修行者而言总显得更加柔弱和单纯,更容易让人放弃警惕。

    对于他这样的人而言,放弃警惕便更容易滋生亲近。

    魔宗缓缓的站立起来,随着他的站起,他浑身的骨骼再次响起无数细碎的响声。

    只是他站立起来的姿势更加冷峻,甚至带着一种对自己近乎残忍的意味,所以此时他体内传出的许多响声,甚至不像是骨骼在摩擦,倒像是冰冷的铠甲在撞击。

    他走出了这个简陋的草棚。

    那日的风暴之中狂风暴雨,但令人惊异的是,这些时日他躺在这个简陋的,并不能遮挡风雨的草棚下,却是一场雨都没有下过。

    此时他细想来,就连正巧落在这个岛上,正巧被这名牧羊女发现都有问题。

    一个问题,便能牵出无数的问题。

    他又想到,这名牧羊女是一个人将自己安置在草棚下,那按此说来,他虽然昏迷不能动,但他确信自己要比一般人沉重一些,他的身体经历强大的真元长久的浸润和冲刷,即便是寻常的一个成年男子,仅凭一人之力,也很难将他搬动。

    按照他此时的感知,这名牧羊女失去真元太久,气海都已经枯萎,她的气力,便和寻常的女子没有什么区别。

    那她如何能仅凭一人之力将自己安顿好?

    若不是和她所说的一样,这片牧场之中只有她一个人,那在过往很多天里,这名牧羊女所说的很多都应该是谎言。

    他缓缓的吸了口气,朝着周围望去。

    这是他很多天以来第一次能够看清这个岛屿和这个岛屿的周遭。

    这一片牧场是在临海的一片山坡上,就像是半个碗,而越过一片山脊,又有半个碗一样的山坡直接延伸到海中,那片山坡上,竟是开满了奇异的黄花。

    黄花的颜色不是金黄,而是很柔和的淡黄,即便是对于他而言,这都是能够令他都感到惊艳的景色。

    这片牧场应该是在西边,而东边有一座高的山峦,是茂密的林地,他的目力迥异于常人,所以他可以看到那片林地之中,有人开垦的田地,而更远处,此时有许多袅袅升起的烟火。

    所以在这林地的另外一端,应该有更多的人聚集。

    “你…你好的这么快?”

    牧羊女跑了过来。

    她几乎在魔宗站起的那一刹那,便直接不管山坡上的羊群,跑了过来。

    她此时说话一半当地的土语夹杂着南朝的话语,魔宗已经能够全部听懂。

    “我能够走动了,只是伤还未好。”

    魔宗点了点山峦的那一边,道:“我想去那边看一看,看看能否有治疗我伤势的药物。”

    他说的这些话倒是有一大半是土语,所以他确定牧羊女能够听懂,只是牧羊女一时没有回应,看着他有些为难的样子。

    “怎么了?”魔宗就和平常和她对话时一样,温和的问道。

    牧羊女看着他,轻声的说了几句,然后又做了些手势。

    她这次所说的话有些多,说的也比较复杂,她又重复了一遍,魔宗才大致听懂了。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晚两天再过去?”魔宗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眸,道:“你是说,这两天那边的船坞可能会来人,那些人发现我这样的外来人,可能会对我不利?”

    牧羊女点了点头。

    魔宗道:“那些是什么人?”

    牧羊女又轻声说了几句,魔宗大致便听明白,那些人是星洲的权贵,按照她的说法,应该便是将她们放逐在此地,然后有时会来收缴这些岛屿出产的人。

    “我还是要过去看看。”

    魔宗想了想,接着慢慢的说道:“我有可能也不需要进入那船坞周围,可能那些山林里面就有我所需的药物,而且就算山林里面没有,我必须要到那边看看,我也会很小心,他们也应该很难发现我的存在。”

    牧羊女这次沉默了很久,她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她沉默了很久之后,缓缓的抬起头,很罕见的直视着魔宗的眼睛,说道:“其实你是不是觉得,那些人的船上恐怕最有可能有你需要的东西?”

    魔宗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他微微一怔,也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道:“我不可能一直在这里等下去。”

    牧羊女低下头去,这次她没有说的很复杂,只是轻声问道:“你想什么时候过去?”

    魔宗看着她发丝间的草屑,想了想,然后问道:“你要陪我一起过去吗?”

    牧羊女的身体微微一颤,她没有抬起头,道:“好的。”

    魔宗点了点头,笑了起来,道:“那凑你方便,我现在走动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你能够什么时候出发,我们便什么时候过去。”

    ……

    牧羊女并没有让魔宗等待很久的时间。

    按照她的述说,那片山林并太好走,肯定要在白昼过去才安全,而且早到那边,那些人可能还不会到船坞,若是他能够有合适的药物,便根本不需要到那些人的船上去冒险。

    魔宗对这种说法表示认同。

    牧羊女将羊群赶到了一处,她给魔宗找来了一根木杖。

    魔宗此时其实已经根本不需要木杖,他此时虽然体内没有什么真元,但气血运行远比寻常人来得强大,若是他单独前行,便是发足狂奔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看着牧羊女为他准备的这根木杖,他没有推迟,他就像寻常的大病初愈的人一样,拄着这根木杖开始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