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平天策 > 第一千九十四章 飞火流星
    虽已立春,随着北风,寒意却莫名的浓,空中飘起了雪花。

    北魏的边境线上,莫名的空。

    一座城池里,原有的数千军士在数月前便已经离开,只剩下百余人留守。

    这百余名军士最多只能保证这座城池不在数月之中便彻底废弃,对于防卫而言,自然没有太大的用处,哪怕南朝随便来了一只斥候小队,都有可能将他们歼灭。

    只是即便如此,这些留守的北魏军士依旧保持着足够的警惕,在雪花飘洒时,数名军士还依旧和往日一样,凝立在城头,漠然而警惕的看着视野之中的所有区域。

    边境线的上空飘过了一道火光。

    这几名北魏军士的眼睛顿时微微的眯了起来,他们马上发出了示警声。

    火光飘飞的很快,或者说超出寻常的快。

    更多城池之中的北魏军士看到了。

    有些隔的很远,只看到风雪不熄的火光,有些隐约看到就像是飞在空中的巨大灯笼。

    有些人,譬如几乎就在这道飞火前行的正前方的这百余名军士,他们看清楚了这道火光的真实模样,但看不到上面的是谁。

    他们看到的,便是先前军情之中有明确的绘图的那名西夏女王夏巴萤的火焰浮屠。

    他们此时视线里的这个火焰浮屠在空中遥遥晃晃,就像是流星撞击着风雪,看似随时都有可能歪斜坠落,但它又顽强而疯狂的急速飞行着,散发着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但却让他们心神震撼的急切味道。

    这种感觉,只有在战场上疯狂驰援过的他们才能够第一时间体会。

    示警声停止了。

    这些北魏边军知道其余的地方也肯定看得到这道火光。

    飞的太快,飞得太急,似乎即便他们想要阻止也不可能做得到。

    但隐约之间,想到此时正在关陇发生而他们无法得知的战争,想到不久之前铁策军在南朝的建康城里所做的事情,想到那名在钟离之战里,如同奇迹一般镇守住了钟离的年轻南朝将领,想到对方和北魏长公主元燕之间的联系,他们的呼吸便始终无法平顺。

    他们带着震撼,带着某种期盼,甚至带着强烈的尊敬而看着这顶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自己一头坠落,却依旧在以疯狂的速度飞掠的火焰浮屠。

    ……

    在北魏的另外一边,在天武川这座关陇要塞前的广阔平原上,每一个呼吸之间便有许多军士倒下,死去。

    数道黑色的水流朝着那名佝偻老者汇聚而去。

    当黑色的水流相互交融时,佝偻老者的身体便消失在了黑色的水流里。

    他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战场上时,已经在北魏皇帝的左侧不远处。

    有许多拳头大小的黑色飞蛾在他身边的黑色水流之中涌出,明明是真元和元气凝结而成,却像真正的活物一般朝着他目光所至的前方涌去。

    那个地方站立着一袭黑衣的吴姑织。

    他要杀死光明圣宗的这名复仇者。

    这名复仇者杀死了他的三名弟子。

    “你的对手是我。”

    然而也就在此时,北魏皇帝的声音如雷声一般响起。

    当他的声音响起,漫天的金光骤然收缩。

    那尊原本站立在天地间的巨大虚影收缩到他的身体上,就像是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边。

    他每一个字出口的刹那,都有一道实质的金光落在那名佝偻老人身外的黑色水流上。

    这些金光依旧无法击破这些黑色的水流,但却让这名老人的身体第一次出现了动摇。

    佝偻的老人往后连退了三步,那些涌向吴姑织的黑色飞蛾裂了开来,就像是纸张的碎屑一般在吴姑织的身前不远处飞洒。

    佝偻老人的神色没有变化,此时周围的天空里不知道有多少箭矢和军械朝着他落下,但在元气的扭曲之下,这些箭矢和军械射出之物若非失去准头,便直接失去了原有的力量。

    他点了点头,似乎承认了北魏皇帝是必须要先对付的对手。

    他伸出手掌朝着北魏皇帝按了过去。

    一个黑色的手印直接出现在了北魏皇帝的胸口。

    那个手掌印比他的手掌小出很多,就像是有一个鬼小孩替他按了这个手印。

    但这个手掌印里却蕴含着强大的真元力量和一种独特的腐败侵蚀性的力量。

    依旧没有任何的声音。

    有几缕白烟从北魏皇帝的胸口散发出来。

    看上去就像是他的身体血肉在燃烧。北魏皇帝和这名佝偻老人的身体同时剧烈的颤抖起来。

    “我比你年轻,比你强壮,而且我或许比你更能忍耐。”

    北魏皇帝看着这名佝偻老人,说道。

    当他的这句话说完,佝偻老人开始咳嗽。

    佝偻老人没有咳血,他口中咳出来的也是这种黑色黏稠的水流。

    直到此时,这名老人的眼瞳深处的神色才有真正的变化。

    他有些愤怒。

    他的修为明明比北魏皇帝要高出不少,得益于他独特的功法,他体内流淌的这种真水可以蓄积比寻常修行者更多的真元,虽然无法和沈念相比,但他绝对是天下体内真元数量最多的人之一。

    这也是在他们的计划里,他率先深入敌军纵深处的原因。

    但偏偏北魏皇帝说的是事实。

    北魏皇帝借助着他独特的血脉力量,借助着他年轻而强壮的身体更能承受,他源源不断的从他不能干扰的远方调集天地元气过来,和他的力量不断的互相侵蚀和冲撞。

    就如市井之间的斗殴,你打我一拳,我也回你一拳,双方拳拳到肉,但却偏偏他承受不住这种伤害。

    他不得不揭示自己所有的力量。

    他不得不让人间看看自己真正的力量。

    他身后的衣衫裂了开来。

    他衣衫里的血肉一团漆黑。

    他背上黑色的肌肤裂了开来,很多黑色的水流和黑色的血脉露出了肌肤,就像是活物一样往外游动。

    地上涌出的黑色水流之中不断凝出晶莹的黑色水珠,朝着他的背上涌去。

    所有眼见这样画面的北魏军士都很震撼。

    他们看到这名老人的背后张开了一双巨大的黑色双翼。

    这名老人原来佝偻着,但当他背后张开了巨大的双翼之后,这名老人的身姿却是挺直了。

    他真的很像一名活着的魔王。

    天空突然黑了。

    在此之前,这名老人所有的力量似乎来自于地下,来自于泥土深处黑暗腐蚀的污水,但此时,和他真元相系的力量来自于天上。

    天空里出现了一道黑色的旋云。

    旋云里,是密密麻麻无数的黑色飞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