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平天策 > 第一千九十六章 无用的愤怒
    第一千九十六章 无用的愤怒

    吴姑织没有对他的这几句话做任何的回应。

    如果有选择,她当然不想这样的气概。

    没有任何一名修行者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会想要对付多名同阶的对手。

    她只是看着这名年轻贵公子,问道:“你是哪位神将之后?”

    “刚刚才夸赞过你好气概,还是不要试图问清我的传承来推断我的手段了。至于当年的八部神将,早已朽灭成灰,前人再如何光耀,也和后来人无关,过去便是过去,不提也罢。

    这名年轻贵公子有些感慨的说道。

    这名年轻贵公子模样的修行者一直显得很做作,很惺惺作态,但不知为何,他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虽然也咬文嚼字,虽然也依旧拍着手中的纸扇,但不知为何却让人没有生出这样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有些沧桑,甚至他给人的感觉也似乎并不那么年轻。

    吴姑织没有回应,她只是很认真的看了这名年轻贵公子一眼。

    只是一眼,这方天地便又明亮了数分。

    战场上的天空里,原本有很多鸟类在盘旋。

    很多是乌鸦,还有秃鹫。

    在冬日里,它们对食物原本就更加渴求,更难获得的血肉对于这些禽类而言有着更大的吸引力。

    但此时这些鸟类骤然惊慌起来,远离光明大放的这片天地,似乎这片光明里,有着令它们都无比恐惧的死亡气息。

    这名年轻贵公子的肌肤微微发皱起来,他的身体里响起无数只有强大修行者才能听见的丝丝响声,就像是有水份在被抽离,在蒸发。

    “光明圣宗这些人果然不凡,只是数百年来这些人太过与世无争,无论是这个世间本身,还是修行者世界,原本就是弱肉强食,这种处事的态度,光明圣宗的消失只是迟早的事情。”

    这名年轻贵公子脸上的肌肤也似乎变得滚烫起来,有热气在缭绕,但他却似乎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恐惧,他摇了摇头,打开了手中的纸扇。

    他的纸扇扇骨很新,是带着好看斑点的竹片扇骨,但打开之后,扇面却异常陈旧。

    扇面是发黄的某种布质,边缘有些细微的孔洞,就像是腐朽,又像是虫蛀。

    扇面上的图案异常简单,就像是一轮黑色的弯月。

    然而所有朝着他打开的这把纸扇看去的那些北魏军士和普通修行者,他们的眼瞳全部感到了剧烈的痛楚,他们的眼瞳都似乎要凝固起来,变成干枯的石头。

    这方天地的天空依旧明亮。

    但出现了很多异样的晶莹色彩,反倒是那种令人觉得惊心动魄的磅礴元气波动消失了很多。

    从这名年轻贵公主的身体开始,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些极为细小的晶丝。

    这些晶丝洁净而透明,就像是那种极为纯净的盐拉成的细丝。

    这些晶莹透明的细丝不规则的交错着,在空气里不断往四周蔓延。

    这些晶丝好像没有着力点,但就像是在虚空之中快速的生长,却是悬浮和固定在虚空之中,就连这方天地之中强烈的元气波动,尤其是就在他身侧不远处的那种法阵力量都没有能够对这些细小的晶丝产生任何的破坏。

    吴姑织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她的真元在迅速的流失。

    任何人将真元释放在到天地之间去感召和凝结更多的天地元气,都会不断的出现损耗,但越是强大的修为,真元越是凝聚,释放出去的真元便在天地间能够存在更久,能够吸引更多的天地元气,那种真元的流散,就像是寒冰在并不怎么炎热的天地里慢慢融化。

    但此时不同,她的真元就像是在被真元的克星铅汞吸附和破坏一样。

    而在她的感知里,吸附和破坏她真元,让她的真元快速损耗却无法引起更多的威能的,便是直接来自对方的真元。

    对方的真元竟然在这方天地里追逐着她的真元,吸附和破坏着她的真元,将她的真元就像是固化起来。

    那些晶丝,就是他的真元凝固了她的真元和元气力量而形成。

    他破坏她的真元和光明圣宗独有的真元手段,同样消耗的是他的真元。

    在她的感知里,这种破坏甚至是均衡的。

    也就是说,几乎她付出多少真元的代价,这名年轻贵公子模样的修行者便也付出多少真元的代价。

    在平日里,这种就像是真元的互换并不显得太过可怕,甚至就像是两个人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都是吃力不讨好的可笑。

    然而此时,她要对付的却并不只是对方这一名修行者。

    而且所有这些修行者都不是她熟悉的修行者世界的修行者。

    谁能知道对方的体内有多少真元的累积?

    轰!

    那名弹着琵琶的美丽女子身体周围又出现了剧烈的波动。

    强大的力量冲撞使得地面上的尘土就像是旋流一样飞起,然后被压得无比紧密,就像是一条条石片在空气里乱舞。

    在这名年轻贵公子模样的出手之下,不出意外,这名美丽女子应该很快就能脱困。

    她一开始也有些愤怒。

    但现在她考虑的是更紧要的事情。

    从一开始那几辆战车上的修行者被杨癫他们冲阵击溃开始,他们这些人想要的重临人间的第一战给人的震撼便没有发生。

    虽然侯崇家最厉害的那名修行者此时在南朝,在设法对付林意,那名萨满模样的老人在他们这些人里面的确是最弱的。

    只是这种弱只是相对他们而言。

    按照原本的实力,侯崇家的那些人绝对不可能被杨癫他们击溃。

    只是不管是轻敌还是杨癫这些人太过悍勇,哪怕再加上李家的这名老人,在真正降临人间的这第一战里,都没有起到那种真正的神王降世的感觉。

    就连她和身边这名湮灭神将的后人也是一样。

    至少到目前为止,她和这名湮灭神将的后人给人的感觉竟然是以二敌一。

    一名南天院的教习,竟然以一敌二,这如何能让世人感到他们神圣不可忤逆?

    “你够了么?”

    她已经收起了无用的愤怒,此时她无比冷静,她看向那名老人,也希望这名同伴收起无用的愤怒恢复冷静。

    她寒声道:“你的阴|水之法至柔,你非得主攻?他所修的法门明显就是不动明王和大须弥术,是天下最为省力也最为不可动摇的法门,他一早就和光明圣宗的这名女子一样,设了陷阱,你却一直要陷在里面不跳出来?如果你觉得你有足够多的真元可以浪费,我也希望不要浪费在这种无用的对峙和愤怒里。”

    李凉令低吼了起来。

    他身前那个黑色的号角里响起了呜咽的声音。

    天空之中的黑色旋云开始消失,无数已经出现的黑色飞蛾如同扑火般全部朝着他身前的那个号角涌去。

    他更是愤怒于这名女子竟敢如此说他,但他不舒服的只是她的态度,他知道这名女子所说的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