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平天策 > 第一千一百十四章 四分五裂
    西方巡王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他感到了天空之中出现了湿润的气息。

    等他微微抬起头时,一场细雨已经落了下来。

    这场雨的形成很独特。

    之前那名光明圣宗的女子尽情的释放真元,攻击他们所有人时,那种纯净的光明同时将大量的水汽抽离出去,震发到了高空。

    但此时,更多的水蒸气来自于从南边吹来的风。

    南风原本温暖湿润,而此时的这阵风,来得很急,以至于他可以轻易的想象得出,为了能够让这顶火焰浮屠来到这里,火焰浮屠上的修行者付出了多少真元为代价。

    大量搬运的天地元气,也带动了大量的水汽,所以这场雨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

    雨水是这种铅尘的天敌。

    雨水冲刷下来,铅尘吸附和混杂在雨滴之中,变成黑色的雨珠不断坠落,他可以感觉到身外的天地元气似乎重新开始恢复了活力。

    那些火器铅丸失去了作用。

    但对方似乎也不需要再用这些火器铅丸,因为他们等待的人已经到来。

    北魏的军中响起连续的军令声。

    果然,当黑色的雨丝不断的坠落,发出比平时的雨珠坠地更响亮的声音,那些箭矢和弹丸的破空声便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那些亡命冲锋的北魏军士,全部开始如同潮水般后退。

    原本那些不惜代价都要冲到他们身边的北魏军士,此时却在尽可能的远离他们。

    也就在这个时候,西方巡王和炼狱神王等所有人,他们才隐约猜出了风里那一声“够了”的意思。

    那一声声音,是说这些北魏军士的赴死已经够了,既然他已经来了,便不要再上去送死。

    这一声“够了”,同时也是对着他们说的,是让他们不要再杀死这些根本不是对手的寻常军士和修行者。

    ……

    “只有一个人?”

    彻天神将不解的看着烟尘起处,她感知着这种地面的震动,确定冲来的只有一个人。

    黑色的雨水比水沟里的油污还要污浊,但是雨水冲刷在她的身上,她体内的真元微微震荡,当天地元气重新欢呼雀跃的被她的真元召唤而来时,所有这些污浊,哪怕是肌肤毛细孔里沾染的铅粉,都被无声的震荡出去。

    她在这样的黑雨里开始显得无比的洁净。

    无比的洁净,在此时的黑雨里就显得很特异,自然落在寻常人的眼中,就显得很强大。

    这场战斗进行到此时,她的确已经不敢小觑人世间的这些修行者,只是方才的战斗也印证了,他们在人数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形下,哪怕配合不算默契,也是占尽上风。

    她也很震惊于这人的力量感,那给她的感觉,也是犹如一头真正的荒古蛮兽。

    只是潜意识里,她还是根本无法改变自己一贯的认知。

    她这么都不觉得,一个人就能这样冲阵,就能直接冲向她们所有人。

    “如果这人就是林意,那我们应该小心。”

    炼狱神将眯起了眼睛,他看着越来越近的烟尘,感受着那种可怖的冲击力,道:“若是连殷离歌都败在了他的手中,他又能这样快的赶来,他便应该是比这些人更难对付。”

    彻天神将点了点头,但还是忍不住说道:“我宁愿觉得是殷篱歌出了问题,根本没有来得及出手,他就早已经赶往了洛阳。”

    炼狱神将点了点头。

    他的潜意识里也是这样想。

    但在下一刻,他的身体却似乎排斥他自己的想法。

    因为他忍不住想到另外一种可能,如果这人真的是击败了殷离歌而来,而且又经过了洛阳,那便意味着,他又已经击败了洛阳的北方巡王。

    他的身体里充满凉沁沁的意味,怎么都无法驱散。

    彻天神将感觉他的情绪有些古怪,便又轻声说了一句,“我们这些人,便是当时的魔宗都尽可以对付,他的师兄都不可能是魔宗的对手,更何况是他。”

    炼狱神将当然觉得她说的话很有道理,按照之前所有传递到手中的讯息,这名何修行的弟子虽然强,但似乎不可能对付得了魔宗,在此之前,无论是他还是陈子云,似乎都在准备和魔宗对决,但都避免很快遭遇魔宗。

    只是再怎么觉得她说的有道理,那种地面的震动却越来越让他心颤。

    唯一让他此时稍定的是,西方巡王没有走。

    西方巡王很平静的在等待着。

    西方巡王之前体现出来的力量,让他暂且安心下来。

    只是这种安心也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

    哪怕是心中怎么都无法突破自己的认知,潜意识里怎么都觉得这人根本改变不了什么的彻天神将。

    她很快也是脸色微变。

    烟尘冲天。

    那股烟尘很快到了眼前,涌入了北魏大军的后侧外围。

    当这股烟尘真正接近之时,气势比远观的不知大了多少倍。

    随着那人的每一次狂奔跳跃,就有一蓬可怖的气浪炸开,冲起的烟尘便瞬间往上冲出数十丈,每一道烟尘随着这人的不断落地,便头尾相连的衔接在一起。

    真正到了眼前时,这些烟尘,就像是一条巨龙,就像是一条山峦!

    狂风扑面,飞沙走石!

    细碎的砂石随着狂风击打在北魏军士的铠甲上,发出无数令人心悸的脆响。

    只是一个呼吸之间,她便清晰的看到了最前方烟尘里的那道身影。

    和此时的声势和炸开的烟尘相比,那道身影显得十分细小,但那种不见气力耗减,不见冲势减缓,反而力量变得越来越迅猛的态势,让她感觉这道冲来的细小身影,就像是一座高速移动的小山。

    她原本心中都没有炼狱神将那般的不祥预感,甚至她有可能是他们这些人之中,最有信心的一位。

    因为对方来的只有这一个人。

    但此时,当一个人的狂冲之势都让她觉得有种沙尘暴的感觉时,她的呼吸也不由得急促起来。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情绪在左右,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厉喝,“来者何人!”

    ……

    在战场上,互相喝骂和互报姓名是很普遍的事情。

    将军和修行者的威名,也是军队士气的支撑。

    在钟离之战之前,杨癫和元英等人的名号只要一报,只要北魏的军队发现来援的军队的将领是杨癫这些人,顿时就会士气大增。

    在这名彻天神将的潜意识里,对方应该回答她这个问题,同时应该会反问她是谁。

    然而她想错了。

    来的是林意。

    林意在所有军队的战斗里,他的风格就是简单粗暴。

    而且他焦躁。

    谁以这样的速度,马不停蹄的从南朝的边境赶到北魏的纵深地带,都会有些焦躁。

    更何况他在远处时,就已经看到了为了等到他的到来,吴姑织等人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和西方巡王这些真元修行者相比,他对真元的流动或许没有那么敏感,但他对修行者的气血,却比这些真元修行者要敏感得多。

    在他的感知里,吴姑织都将近油尽灯枯。

    而且他和所有这些巡王和神将都不同。

    他是人间的修行者。

    他不是那种高高在上,在宗门和学院里不食人间烟火静修的修行者。

    他是军中的将领。

    他的每一次战斗,都面临着许多寻常军士的死亡。

    每一名寻常军士的死亡,都令他刻骨铭心。

    他见到了太多北魏军士的死亡。

    这些人,都是用生命去拖延时间,等待着他的到来。

    如是种种。

    他连一句话都不想说。

    他连一个呼吸都不想停顿。

    他连每一刹那都不愿意浪费。

    他根本没有回话。

    他只是疯狂的奔跑,冲掠,他毫无道理,毫无花巧的,直直的,直接朝着他面对的这名彻天神将和炼狱神王冲去!

    他就像是一块真正的陨石,直接用自己的身体,朝着最前方的这两名幽帝的后人,直接撞去!

    彻天神将的耳畔,自己的声音还未消失,她便已经觉得身前的空气变得黏稠紧绷起来,与此同时,她的耳畔出现了裂帛般的空气撕扯声和破空声!

    看着原本似乎很远的烟尘,骤然毫不讲道理的和自己拉得很近。

    看着直接朝着自己迎面冲来的身影,她骇然的一声惊呼,气海深处的本命真元随着她心脏的剧烈抽搐,疯狂的压榨而出。

    数道蕴含着可怕力量的如阴影般的剑气直刺林意。

    与此同时,炼狱神王身上响起了火焰喷涌般的呼啸声。

    他心里尽是不祥的预感,所以他做出了和彻天神将完全不同的选择。

    他没有像彻天神将一样,下意识的去施展手段击杀这人,而是下意识的先行躲闪。

    不同的选择,便瞬间迎来了不同的命运。

    喀嚓嚓….

    在数声骇然的惊呼声,甚至可以说是尖叫声中。

    那数道蕴含着可怕力量的剑气尽数破碎。

    林意的身体,直接冲过这些崩碎的,如同实质般的真元和元气碎片,在这些骇然的尖叫声中,直接冲撞在了彻天神将的身上。

    轰的一声。

    彻天神将的身体就像熟透的西瓜被一块大石撞过一般,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