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平天策 > 第一千一百十七章 没有道理
    这支骨爪的掌骨大小和正常人手差不多,但指骨长度却是要比人的指骨长出一倍,看上去便十分诡异。

    这支骨爪一祭出来,炼狱神王就顿时显得有些委顿,而西方神王心中却是略微一松。

    在所有修行者世界的典籍之中,所有现存的有关幽帝的记载,除了记录他的强大之外,无一例外的自然都是记载着他的暴|政,当时被他屠灭的敌国和强大宗门也是数不胜数。

    在幽王朝开始征战天下时,当时的中土大陆都群雄割据,不像现在这样南朝和北魏占据了主要疆域,更不用说他的军队在记载之中几乎一路征战到天地之尽头,只是被无边的海域最终阻隔了去路。

    哪怕是那些根本渺无人烟的极地净土,都有隶属于四方巡王的军队镇守,探幽。

    穷兵黩武的后果自然是无尽的杀戮和民众的生活极为困苦,但在当时幽王朝的官员和将领看来,幽帝的统治自然不可能一无是处。

    甚至在很多他的敌人眼中,幽帝在某些地方也为整个人世间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比如他的军队将所有人的见知往前推进了一大步,让很多人赫然发现,原来自己所处的世界,只是这个世间很小的一块。原来在以往连书籍都没有记载的地方,还有着更多同样强大的国家,还有着许多截然不同的人和人生。

    还有,许多强大到足以威胁上千里范围之内的人类生存的异兽,在幽王朝时期也几乎被灭杀干净。

    就连许多巢穴在幽冥之地,在熔岩火海,在寂灭极寒之处的强大异兽,都被幽帝的军队猎杀。

    许多在典籍之中不断记载,穷凶极恶但人间无法应付的异兽,在那个时期,却被幽帝视为是宝贵的修行资源,它们的对敌手段,它们召唤天地元气的方法,甚至它们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变成了幽帝和他部将眼中的宝物。

    幽帝的军队不惜代价的猎杀这些强大的异兽,这些异兽又让他们变得更强大。

    幽王朝时期的炼狱神王掌管的是幽王朝最大的牢狱炼狱,那些被囚禁的犯人被不断驱赶进入火山之中,不断从熔岩之中提取可以炼器的材料,同时,他们也被驱赶去围猎火脉之中的异兽,或者更为准确的说,是作为吸引那些异兽的猎物。

    当年炼狱神王身兼冥火宗和白骨宗两大宗门的秘法,他的法器,大多都是用火脉之中的异兽的骨骸炼制而成。

    此时这炼狱神王祭出的,便是他亲手炼制的强大法器南离骨火。

    这支骨爪看上去虽然不大,但却是用拥有冥火之主之称的南离兽的独爪炼制而成。

    南离兽的名气虽然没有旱魃大,不会一出现便动辄赤地千里,但它实则比旱魃还要强大得多,哪怕是在龙族盛行的荒古时期,即便是地底|火渊之中的黑龙,也无法入侵它的领地。

    随着林意杀死彻天神将的那一撞,西方巡王便已经十分清楚,寻常的真元手段对林意根本不起作用。

    林意的身体,不只是如同修行那种金刚不坏法门的修行者一样金刚不坏,而且他的身体根本就能直接吞噬和破坏真元。

    林意挑中的那名准神将有着很强大的符道手段。

    他的符道手段和此时世间所有修行宗门的符道手段截然不同。

    他能够用自己的本命真元和一些特殊的材料制成真符,在平时修行时,他便能够如同剑师养本命剑一般,不断的自己的真元养符。

    这些符就像是他身外的窍位,储存着真元,对敌之时,若是大量激发出来,便能解决修行者经脉不够宽广,不可能超越自身极限释放真元的难题。

    然而即便这名强大的符道宗师一瞬间将自己蓄养的所有真符祭了出来,在西方巡王看来,也根本无法阻止林意。

    因为这名符道宗师的符意不可能完全集中于一点,就像是无数的鸡蛋砸中石头,最多只能让石头前行的速度减缓,却并不能将这石头击溃。

    但炼狱神将的这件法器不同。

    这南离骨火是天下最为坚硬的骨器,它连重铠都可以轻易的洞穿,而且他很清楚,南离骨火拥有奇妙的特性,它在真正的威能激发时,便拥有可怖的温度。

    哪怕林意能够破坏炼狱神将的真元,但即便真元失去时,这件法器依旧拥有着连钢铁都可以熔化的温度,这根本不是血肉之躯所能抗衡。

    在他看来,在炼狱神将终于鼓起勇气将这件法器祭出之后,虽然肯定无法杀死这名南朝的年轻强者,但至少能够保住这名准神将的性命。

    只要真正陷入缠斗之中,他们所有人都不会迎来被逐个击破的命运,这名南朝的年轻强者也必定会死在他们的围攻之下。

    然而他没有想过,林意从来不按他们修行者的常理来战斗。

    所以用常理来推断任何和林意有关的战斗,总是无法得出正确的结论。

    就如任何修行真元的修行者,在能够用真元抵御外力的情形下,便绝对不想让自己的身体出现任何的损伤。

    但林意不同。

    哪怕这些人已经在心中十分明确,林意并非是寻常的真元修行者,但在这种局促的时间里,他们潜意识里的许多先决条件,依旧是错的。

    ……

    上百道蕴含着精纯的本命真元的道符就像沉重的黑色瓦片一般瞬间布满了林意身周的空间。

    这些黑色道符的力量瞬间爆发,一束束的真元就像是无比锋利的晶莹剑片泼洒开来,就像是有千万道飞剑在林意的身周飞舞。

    这是一幅很壮丽的景象。

    那些真元束流真的很像飞剑。

    从古至今,任何的战场上,在某一个狭小的空间里,绝对不会出现上千上万柄飞剑同时出现。

    但这副画面,真的就像无数飞剑突然出现,比飞在天空之中的蝗虫群还要密集。

    按理而言,任何的修行者都会想要护住自己的全身。

    然而对于林意而言,没有按理而言。

    他甚至似乎完全就没有看到这无数道如飞剑般充斥身体周围的无数道飞剑般的真元流束。

    他甚至都没有改变往前前冲的姿势。

    轰的一声。

    他就直接无视这些剑片般的真元流束,直接冲了过去。

    他的身上爆开一团红色的气雾。

    这团气雾里,有许多丹汞的粉尘,也有血雾。

    这些真元流束的确很强大,甚至比寻常剑师的飞剑还要锋利。

    他护体的丹汞甚至无法完全阻隔密集的真元流束的切入,这些飞剑般的真元流束,甚至切开了他的肌肤,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很多道伤口。

    他的手上,脸上,甚至脖颈上…皆是伤口。

    然而这些伤口都很浅。

    那些比寻常飞剑还要强大,还要锋利的真元流束在破开了他的护体丹汞之后,只是在他的肌肤上留下了很浅的血口。

    而且就在这刹那之间,这些血口之中,便再没有鲜血流淌出来。

    他脸上的伤口分外强袭。

    在他冲出来的刹那,他脸上很多红线触目惊心,给人的感觉,似乎那些红线就会瞬间裂开,他的整个人都会被这些符意切成碎片。

    然而令这战场上绝大多数能够看得清他的脸面的人呼吸停顿的是,这种红线没有裂开,反而飞快的消失。

    相比那些真元流束如同成千上万飞剑飞舞的画面,这样的画面,似乎更让人觉得震撼,惊悚。

    林意眼中的神色没有多少的改变。

    在经历了很多艰苦卓绝的战斗之后,这种无数细小伤口的痛意对他而言可以忽略不计,甚至让他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让他体内的鲜血流淌得更为剧烈。

    就在此时,炼狱神王的南离骨火已经出现在他的身侧。

    这道法器来得很快。

    甚至比那名使用这些真符的准神将眼中的神色变化都要快。

    这道法器前行途中的空气,都似乎被它散发的火焰烧的急剧扩张而变得十分稀薄。

    它的速度,便有种让他都觉得匪夷所思的味道。

    但最为可怕的,自然是这件法器带着的极高温度。

    这件法器距离他还有数尺的距离,但他的衣衫已经微微焦黑卷曲起来,散发出焦臭的味道。

    就连他的肌肤都产生了烫到要融化的感觉,甚至发出丝丝的声响。

    自从在眉山之中见过了北魏对付真元重铠的火器之后,他对火器一直很忌惮,尤其在见过夏巴萤之后,他更是确定火器在这种灵荒时代,甚至能够渐渐取代很多修行者的位置,有可能会让南朝和北魏震慑天下的真元重铠渐渐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哪怕到了这种修为,他对于火器的敬畏依旧不改。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手中握着的那根攻城弩机的弩箭被他当成长刀一样斩了出去。

    一片抑制不住的惊呼声终于在此时如潮水般响起。

    他手中弩箭精准无误的斩在朝着他袭来的南离骨火之上,然而这支粗如儿臂的弩箭在接触那只萦绕着暗红色光焰的黑色骨爪的刹那,它顷刻间通体便变得通红,似乎这件法器的红意,瞬间便浸染进了森冷的金铁之中。

    嗤的一声。

    林意的手掌间发出了青烟。

    所有的人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血肉在被恐怖的热量灼烧。

    弩箭和南离骨火接触的部位,甚至不断的熔化。

    然而林意的动作依旧没有改变。

    他的身影和动作快得让任何人甚至无法看清他脸上神色。

    他的动作也依旧稳定到了极点,给人一种分外铁血和强悍的感觉。

    落向他腰腹之间的南离骨火被他硬生生的挑飞出去!

    在南离骨火被他挑飞出去的刹那,他手中的那根弩箭的箭头下方一尺之处,也就是弩箭和那南离骨火真正接触的部位,竟是完全被熔断!

    弩箭的上端,就像是一根半熔未熔的蜡烛飞了出去!

    林意的手上依旧涌着青烟,发出更为响亮的嗤嗤的响声。

    只是他并未放开这根弩箭。

    他依旧握着这大半根弩箭,直接朝着他身前的那名准神将狠狠刺了过去。

    这名准神将根本未得喘息。

    他眼中不可置信的神色才刚刚扩散,他急剧的眼瞳就已经被那大半根通体通红的弩箭所充斥!

    他无比真切的感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的浑身不可控制的战栗起来。

    真正的死亡压迫,也让他做到了平时绝对无法完成的事情。

    他双手的经络之中,再以可怕的速度流出数缕极为精纯的真元,而且瞬间纠结着周身的元气,结成了两张明黄色的符。

    真元虚空凝符,这本身便已经是传说中的手段。

    更何况瞬间成符,瞬间爆发威能。

    这两张明黄色的符瞬间就像是变成了两个巨大的风洞,将这名准神将的身体要往后吹起,吹到远处。

    而在这两道明黄色的道符之前,却有许多游丝般的电光在形成,就像是要形成真正的闪电。

    然而也就在此时,他的身体明明被这两道符意推动,明明可以像被风吹动的风筝一样飘摇而起,但一股磅礴的力量,却同时镇落在了他的身上,让他的整个身体一滞。

    这名强大的符师意识到了什么,他张开了嘴,却因为太过恐惧和震惊而发不出声音。

    嗤的一声。

    无比滚烫的大半根弩箭带着狠辣无比的气息,狠狠的刺入了他的胸口,然后从他的背后透出!

    温热的鲜血浇灌在这根近乎要熔化的弩箭上,在他的身体里发出了无数丝丝的响声。

    他的胸口和背后,甚至没有喷洒出多少鲜血,一瞬间冲出来的,全部都是白汽和青烟。

    这一刹那,战场上所有的声音都似乎断绝了。

    这种可怕的声音,充斥在每个人的耳廓。

    那名强大的符师身体的战栗变成了扭曲的战栗。

    他无比痛苦的似乎想要从这根被他的血肉急剧冷却的弩箭上挣脱出来,然而剩余的力量却让他根本无法做到。

    林意放开了这根弩箭。

    他的手上有一片漆黑的印记。

    这名符师的身体在他放手的刹那就停止了动作,整个身体令人心悸的扭曲着往后倒下。

    炼狱神将的背上,有许多汗珠沁了出来。

    他的身体也不受控制的战栗起来。

    西方巡王的脸色苍白起来,他的目光落向林意此时左手握着的那根东西。

    那根东西,就像是一根树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