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平天策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陈年旧事的真相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开始隐约明白,一开始沈约行踪很神秘,只是因为沈约还不够强大,他需要许多巡王和神将那样的后人来帮他修行,而那些人越是强大,对他修行的好处就越大。

    但他同样生怕这些人因为觊觎他的功法,全部联手起来对付他,所以在他不够强大时,他不会轻易出现在他们所有人的视线里。

    那些分散进行的恩惠般的赐予,也分别收获了不少人的感激和忠诚,于是渐渐习惯成自然,等到许多人和他一样反应过来时,沈约已经足够强大,已经对他们所有人拥有强大的控制力。

    哪怕宇文家和贺氏一开始是例外,但宇文猎几乎可以肯定,虽然他们并不像其余人一样,需要在时刻的修行中给沈约提供真元,但恐怕只是沈约自己并没有打开这个通道。

    沈约应该也可以像汲取其余人修行时产生的真元一样,汲取他们的真元,只是沈约并没有这么做而已。

    他没有这么做,或许只是想保持那种微妙的平衡。

    因为无论在任何时候,沈约都没有展现过特别强硬的一面,他都没有对他们和世间表明他要成为另外一个幽帝。

    但他一定是提防着他们所有人,因为在沈念很小,刚刚感气之后不久,他就让那名僧人带着沈念出海,既是寻找那他都没有找到的九幽冥王剑,又是生怕有人对付沈念,从沈念的身上获得他所修功法的秘密,或者抓住沈念要挟他。

    那名僧人足够强大,尤其是在海上,在那艘贝船上,除了沈约自己和后来的魔宗之外,真的没有什么人能够在海上战胜那名僧人。

    只是沈约已经是真正的天下第一,若是沈念再成长起来,成为像他那样的修行者,那哪怕宇文家和贺氏联合所有人反对沈约,也不会是这一对父子的对手。

    在宇文猎看来,若是真的到了那一天,或许沈约就不会再用那么怀柔的手段对付宇文家和贺氏。

    只是越是明白沈约的强大和行事缜密,他便也越加不敢轻易站出来想要对付沈念。

    但至少他和贺氏很快达成了应该有的默契。

    让魔宗带着天命血盒逃离光明圣宗,只是他为了将来准备的一枚兵器。

    在那时他绝对不会想到魔宗竟然能够强大到摆脱天命血盒和他的控制,在他当时想来,只要魔宗成长起来,成长的足够强大,他便可以控制魔宗,让魔宗成为他的兵器。

    而促成贺氏配合他做这件事的,便是南方出现了一名隐隐可以和沈约抗衡的修行者何修行。

    何修行是异数。

    在判断出沈约即将和何修行一战,而确定何修行的实力也并非沈约轻易便能击败之后,他便和贺氏完成了这件交易。贺氏默许和帮助他让魔宗带走天命血盒,而他便倾尽手中拥有的力量,和贺氏这些年暗中积累的力量,准备对付沈约。

    在他看来,当年沈约和何修行一战,沈约最想要的结果是和收伏那名白衣僧人一样,想要让何修行为他所用。

    然而何修行和他的剑阁,却远远超出了沈约的想象。

    何修行宁愿在战败之后,在巅峰时期和修行最快的阶段自囚荒园,也不愿意改变他的态度。

    而那一战双方付出的代价,也超出了沈约的想象。

    沈约受伤很重,他和贺氏便等到了这个机会,将多年暗中积累的力量砸了下去。

    这些计划,最终的结果便是光明圣宗覆灭,魔宗逃离到了漠北,而他和贺氏隐藏的力量损失殆尽,沈约重伤难愈,最后油尽灯枯,不得不拉着何修行一起离开这世间。

    在这桩世间人根本不知的隐秘旧事里,当时再怎么看都是他获益最大。

    因为他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魔宗这件不断成长的兵器,而且最终也逼得沈约这个可怕的对手提早离开了人间,并没有出现他最担心的那种父子联手镇压所有人的局面。

    反观贺氏,他们似乎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他们在光明圣宗修行多年的那些修行者比他积累的那些力量强大,他们的损失比宇文家大得多,但换取到的,也不过就是沈约提早离开了世间。

    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觉得占了很大的便宜,但贺氏也并未表现出特别的不满,所以他甚至觉得贺氏是很值得尊敬和信任的伙伴。

    他和贺氏甚至也派过修行者出海想要寻觅沈念的下落,但毕竟海域太过辽阔,而且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对付那名白衣僧人,所以他们最终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他们尽可能的控制人间,等到沈念回归时,哪怕沈念已经变得十分强大,但他们也应该拥有了更为强大的力量,可以重演当年的事情,让沈念也提早离开这个世间。

    哪怕贺拔度在北魏皇宫里死去,哪怕贺拔度对他隐瞒了幽冥神蚕的事实,他当时也并没有产生更多的联想。

    谁都有私心。

    贺拔度过去谋划了很久,甚至让宇文家得了不少好处,是一心想要谋夺幽冥神蚕,这也无可厚非,更何况他还败在了皇宫里那名老妇人的手中,死在了那里,他对贺拔度也恨不起来,倒是有些同情。

    然而当贺拔度死后,贺拔岳很自然的成为关陇贺氏的掌控者,他突然开始觉得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魔宗在摆脱了他的控制之后,很快开始杀人,甚至很快进入了海外追踪到了沈念。

    哪怕是在其余那些巡王和神将看来,魔宗能够很快找出那些人,只是因为魔宗的修为太过强大,只是因为魔宗利用天命血盒感应到了那些人的气机。

    但他觉得太过巧合。

    因为他当年仔细研究过沈约,他很清楚当年那些修行者之中,谁最感激沈约,谁最忠诚于沈约。

    那些第一时间被魔宗找出来和杀死的人,便就是那些最忠于沈约的人。

    换句话而言,若是沈念从海外归来,返回人间,这些人也是应该第一时间迎接,第一时间会和那名白衣僧人一样守护沈约的人。

    然而这些人逐一的被魔宗杀死,接着魔宗便去了海外,很快就又锁定了沈约的所在。

    人世间哪里来那么多巧合。

    他再次嗅到了有人在背后推动这些事情的气息。

    在这种事情面前,最大的得利方自然最值得怀疑。

    贺拔岳便是最值得怀疑的那个人。

    严格意义而言,贺氏和他便是真正谋杀了沈约的凶手,沈念回归,若是得知真相,那他和贺氏便是沈念最大的敌人,这些极为忠诚于沈约,必定会站在沈念一边的人,自然是贺氏的敌人。

    贺拔岳不仅借助魔宗之手除去了这些人,而且他甚至利用其余剩下的那些人的恐慌,迅速将那些不太可能团结在一起听从一个人号令的巡王和神将们迅速的召集在了一起,然后便发动了关陇大战。

    北魏皇室已经展现出了足够的力量,即便之前在他看来,关陇的这场战争他们应该能够取得胜利,但肯定双方都会死掉不少强大的修行者。

    这恐怕也是贺拔岳喜欢见到的结果。

    最令他觉得不寒而栗的,是贺拔岳凭借什么能够借刀杀人?

    他凭借什么,能够让魔宗逐一的感知那些人的存在,然后让魔宗去除掉那些人,甚至很快追踪到沈念?

    等他到了这小镇上之后,他隐约想明白了,他自己恐怕也是贺拔岳想要除去的人之一,只是或许他手中有克制魔宗天命血盒的那件法器,他不想这件法器直接又落入魔宗的手中,再加上宇文家拥有独特的隐匿气息的法门,或许让魔宗发现他的所在也有些困难,所以他才没有在那些被魔宗杀死的人里面。

    无论是和他们的气机感应,还是挑拨出一些可以让魔宗感知到的气息,这种手段,贺家怎么可能会有。

    他可以肯定的是,恐怕沈念都不会有这种手段。

    如果说这世间曾经有人有这种手段,那近千年之前便是幽帝,而近千年之后,便是也已经离开世间的沈约。

    沈约不可能将这种手段传给贺氏,否则他将沈念安排在海外修行全无意义。

    贺氏也不可能自己领悟出这种手段,因为当年的幽帝也不可能给人留下这种机会。

    有些法门之所以成为至高,便是根本不可能逾越,除非能够超过当时幽帝的境界。

    这种种的巧合和不可思议,却让他推断出只有一个可能。

    那便是当年的贺氏在谋杀沈念的那场阴谋里,并非一无所获。

    或者说贺拔度有可能一无所获,但隐藏得极深的贺拔岳,却并非一无所获。

    他或许便利用了某种手段,从沈约的身上得到了这种手段。

    而这样的可能让他不寒而栗的同时,也让他真正明白,若真是如此,那不只是他,不只是关陇的那些人,不只是魔宗,就连贺拔度都被贺拔岳所利用。

    他隐约便觉得,沈念会落在贺拔岳的手中,而魔宗不管如何强大,或许贺拔岳也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对付和利用魔宗的手段。

    …….

    小册子已经翻到尽头,最后只剩下了几行字。

    倪云珊冷静而耐心看着。

    但即便不看,她也已经猜出了恍然大悟的宇文猎最后想要说的是什么。

    若真的是贺拔岳带着沈念来。

    那他猜测的恐怕便是事实。

    此时和这个小册子在一起的那个铅盒之中,应该便是可以克制天命血盒力量的法器,或许在贺拔岳的计划里,这件法器对于对付魔宗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