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平天策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情真无用
    云棠的确情真意切。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也是真正的修行痴者,他的一生都在修行,而为他传经解惑,让他得悟天地玄妙的沈约,便是他在这人世间除了已经故去的父母之外,最亲的亲人。

    最为真挚的情感流露,谁都很容易感觉得出来。

    沈念也觉得他很情真意切,但越是如此,他便越是有些茫然。

    对于他此时而言,一边是亲人,一边是他最为信任的恩师,他不知如何选择,所以他求助般的看向贺拔岳。

    “在这种事情上,你不用问我。”

    贺拔岳却是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你想泯然众人,还是想要真正掌握人间,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一直都很清楚的告诉你,你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如果你想将你的命运寄托在和他们一起,那你可以选择信任他们,我不会阻止你。但从今以后,你便和他们一起去面对魔宗,当魔宗出现时,我绝对不会再像那名白衣僧人一样,挡在你的身前。”

    白衣僧人是沈念永远的痛。

    白衣僧人不等于贺拔岳,然而在贺拔岳的调拨下,在他此时的潜意识里,贺拔岳便真的等同于白衣僧人一样的人。

    他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然后睁开,看着云棠道:“师兄,对不起,我想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

    云棠惊愕无言。

    他没有想到沈念竟然会拒绝他,更没有想到,沈念竟然会这么快的拒绝他。

    他的面色也有些发白起来,他看着沈念,心中一开始的那种喜悦和期盼瞬间都化为凉意。

    他就像是被一盆冰水从头淋到了脚。

    他在一开始看到沈念的时候,觉得自己这次终于没有来晚,然而看着此时的沈念,看着沈念身旁的贺拔岳,他觉得自己还是晚了,而且不只是晚了一步,还晚了很多步。

    “我不想和你们为敌,我只是想要比魔宗变得更强大,所以我真的请求你,把幽冥神蚕交给我。”沈念看着贺兰黑云说道。

    “想要就要,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贺兰黑云毫不留情的冷笑起来,“像你这样愚蠢的人,将幽冥神蚕交给你,就因为你身上有幽帝的那门功法,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将这门功法交给我?”

    “你觉得你比我们强?”

    贺兰黑云根本就不再掩饰自己的情绪,在她的眼中,沈念已经不只是那种愚蠢的小孩,还是个轻易会被人利用的废物,所以她看着沈念的目光,也像是看着一个真正的废物,“我们做到了什么事情,你又做到了什么事情,你要战胜魔宗?终究还不过是被人挑拨起内心的私欲而已。”

    “够了!”

    沈念再次愤怒起来。

    他真的还算是个孩子。

    越是混乱的思绪,他便越是无法理清,他的脑海之中,便最终越是只出现一个声音,那就是他要拿到这幽冥神蚕。

    贺兰黑云没有再做任何的回应。

    她收敛了一切情绪,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沈念一眼。

    她的眼瞳比任何时候都要黑,就像是有两个无底的黑渊在生成。

    但这两个无底的黑色深渊里,却发出了纯净而明亮的光线。

    既然不可能谈拢,那便是战斗。

    她既然敢在天武川外的平原里和那些巡王和神将战斗,她自然也不会不敢和贺拔岳以及沈念交手。

    粮仓周围的这片天地里,出现了无数缕圣洁的光线。

    沈念感到了真实的痛苦。

    他感到自己身体里的水份在灼烧,在蒸发,然而他的身体就像是海域,他的真元就像是海域里无穷无尽的海水,又岂会直接败在对方的这种手段之下?

    他体内的真元就像是万顷的海水在体内晃动起来。

    他和贺兰黑云之间瞬间出现了一场风暴。

    贺兰黑云的身体还在大放光芒,但她整个人都被这场风暴的力量往后抛起,她就像是巨浪上的一叶扁舟,被往后抛飞出去,砸入后方的粮仓之中。

    轰的一声。

    数个粮仓同时崩塌,内里的黍米就像是浪花一样朝着四周的天空飞洒出来。

    “和人交手,最忌手下留情。”

    看着如浪花般飞向天空的黍米,贺拔岳冷漠的说道。

    沈念体内的真元下意识的再次涌动起来,然而也就在此时,他的呼吸骤顿。

    云棠的身影不再停留在他和贺拔岳的身后。

    云棠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阻挡在他和贺兰黑云之间。

    “师弟,不要。”

    云棠有些痛苦的看着他,恳求道:“你应该再仔细想一想。”

    沈念看着他,他也很痛苦,然而当他感知到身侧贺拔岳的冷笑,他却摇了摇头,道:“如果你还觉得我是你师弟,那就请你和我站一边,你不要拦在我的面前。”

    云棠摇了摇头,他的目光落在贺拔岳的身上,道:“师弟,关键在于,我们所有人都觉得你身边的这人是在利用你,我们所有人都觉得,他对你而言太过危险,而且偏偏只有你相信他。”

    他这句话的声音响起的刹那,他便出手。

    他无法对着沈念出手,所以他对着贺拔岳出手。

    一道巨大的影迹突然在虚空之中生成,这道巨大的影迹就像是一座无比巨大的山,然而它在虚空之中生出枝叶,却是一株无比巨大的树。

    “湮灭法门?”

    贺拔岳有些惊讶,他感觉到似乎自己的真元都会被云棠的这种力量消失,云棠这种法门的力量,很像湮灭神将的湮灭法门,但他马上又确定并非如此。

    因为这株无比巨大的树不只是带着消弭真元的力量,它就像是一个独立的世界,甚至在扭曲和改变着这一片天地的所有元气法则。

    这株巨树就像是一个独立的天地,就将取代他们这片区域原有的所有天地法则。

    这种手段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湮灭神将的湮灭法门和西方巡王的西方极乐世界的融合,但毫无疑问,恐怕比这两种法门的融合还要强大。

    最为关键的是,云棠此时绽放的真元气息,有着一种蜕变重生的味道,和他们这些人的真元截然不同,在本源上也没有丝毫的类似之处。

    沈约的真传弟子拥有这样的手段虽然让他惊异,但绝不会让他意外。

    他并没有出手。

    因为他知道沈约会出手,他也乐意看到沈约和这人的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