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平天策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林意的笑
    “唰!”

    在她这句话响起之前,整个达尔般城的空气似乎骤然被一件巨型兵刃划成两半。

    贺拔岳到了林意的身前。

    “你以为你能战胜我?”

    “世上没有不可磨灭的东西,即便你是真正的神铁,击溃你我也只需要花去我一半的真元和生命。”

    他的右手已经只剩下三根手指,在他说话之前,又有一根手指从他的手上掉落。

    这根手指掉落时变成了无数粒沙。

    每一粒沙之中都出现了北斗七星的死气。

    无数粒沙变成了无数道剑。

    他就在林意的身前。

    无数道剑就像是漫天星辰一样,瞬间冲击在了林意的身上。

    林意的身体不断朝着地下陷去。

    他的身上出现了无数极细的血洞。

    这些伤口对于他此时的生机而言不算什么,但那些不断涌入这些伤口的北斗七星的死气,却源源不断的将他体内的气血也带出去。

    就像是风不断吹拂过湿润的树叶,这些树叶上的水汽被不断的带走一样,他体内的生机不断的流逝。

    他的肺腑上都被刺出了很多细小的孔洞,连呼吸都难以呼吸。

    但即便是这样的伤势,这样的痛苦,对于当年他还不够强大时,在钟离之战之中日夜不息的战斗时那种疲惫到了极点的痛苦相比,还不算什么。

    而且他的力量还没有流失。

    或许在贺拔岳看来他在这种时候应该感到恐惧了,但他却反而笑了起来。

    “就只是这样?”

    他的喉咙里再次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因为无法正常的呼吸,所以这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干燥的沙子和金属在厮磨,有些沙哑,但又很刺耳。

    在有力量的情况下,被动挨打不是他的风格。

    他的身体死死的嵌在地上,似乎根本不可能站起,然而他的身体里无数神纹闪耀,他背部的整条脊骨就像是被压弯的竹条反弹一样,轰然弹起。

    他的身体就像是崩飞的石块般,直接撞在了贺拔岳的身上。

    啪!

    贺拔岳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他的左手一掌拍击在了林意的额头。

    即便是这样措不及防的变化,但在他的感知此时强大到无法想象的情形之下,他依旧及时作出了反应。

    他的掌心和五根手指的指尖同时出现一颗小小的法印。

    六颗小小的法印却像是六座真正的小山一般锤击在林意的额头。

    林意的身体里响起一些细微的碎裂声,他的身体瞬间就被击得矮了下去。

    然而他却并未再次被崩飞出去。

    因为他的左手就在此时抓住了贺拔岳的左手手腕。

    他的右手五指并指为刀,狠狠的戳在了贺拔岳的腹部。

    贺拔岳发出了一声如巨兽嚎叫般的嘶吼。

    他庞大的身躯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虾米拱了起来。

    他的左手上气焰缭绕,但却无法甩脱林意,而林意的手刀,却已经深深的扎入了他的腹中!

    林意的力量此时无法和他匹敌,然而林意的身躯却比他魔变后的身体还要强韧,此时林意的五指,便如同真正的神铁强行刺穿了他腹部的血肉,硬生生的扎了进去!

    轰!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元气波动爆开。

    达尔般城南面的这段城墙全部倒塌。

    整段整段的城墙就像是纸糊的一般被磅礴的气流轻易的往后抛飞出去。

    林意终于被贺拔岳这股真元的爆发强行的击飞出去。

    但他和贺拔岳身体骤然分开的刹那,无论是林意的左手还是右手,都抓着一团团的血肉。

    林意的左手如钩,硬生生的从贺拔岳的左手手臂上撕扯出了条条血肉,而他的右手更是直接在身体被崩飞的刹那,直接从贺拔岳的身体内里抓出了一团破碎的脏器!

    贺拔岳痛苦的嚎叫起来。

    他已经决心付出代价,但没有想到即便是在自己付出了这样的代价之后,他还能遭受如此的重创!

    在贺拔岳痛苦的嚎叫声里,王平央等人身边却是一片寂静。

    他们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陈霸先那片令牌上。

    陈霸先那片令牌从衣袖之中飞了起来。

    它从陈霸先衣袖之中飞起的刹那,就似乎和真正的飞剑没有什么差别。

    但接下来有关它的每一个画面,却是令所有在场这些修行者都感到深深的震撼。

    世间没有任何的飞剑比它更快。

    它在陈霸先的衣袖之外骤然消失,再在十余丈之外出现。

    它不像是飞行,而像是真正的跳跃虚空。

    “怎么会这样?”

    “这到底是什么?”

    陈霸先不可置信的看着这片令牌,问道。

    “这应该是沈约想要留给沈念的武器。”陈子云说道。

    他已经隐约猜出了事情的真相。

    当年沈约被贺氏和宇文家的隐匿力量刺杀之后,他便更不敢让沈念回到岸上,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他准备好了这件武器作为沈念上岸后使用。

    沈念死后,林望北身上出现的那副图录,便是完美的控制这件法器的法门。

    这片令牌上的元气力量或许便能完美的针对当年那些行刺他的修行者,除此之外,这件武器是真正最快的飞剑,它上面的气机和沈约传给他的身法有相似之处。

    它真的能够快到超出所有人的想象,真正的能够瞬移跃空一般。

    而且以沈念的这种法门,只要他遇到这件法器,不管这件法器在谁身上,他都可以轻易的御使这件法器。

    所以沈约希望沈念和陈家有和解的可能,若是没有,当沈念和陈家为敌时,这件法器,反而能够成为沈念的法器。

    “应该差不多了。”

    这个时候,原道人的声音响起。

    他是对着地宫之中的云棠所说。

    空中响起了嗤嗤的声响。

    那些被崩飞的鱼骨法珠朝着厉嚎的贺拔岳飞去。

    原道人艰难的呼吸着,他将体内的力量尽可能的压榨出去,一个无形的场域力量,再次将贺拔岳笼罩在内。

    轰!

    一股强劲的真元喷涌产生的气息波动在地宫之中炸响。

    但与此同时,林意张口一喷,一团承载着云棠真元力量的光焰,却是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这团光焰在空气之中剧烈的变形,即便贺拔岳在厉吼之中,有许多道强大的力量朝着这道光焰击去,但却都不能将这道光焰击飞,这道光焰反而就像是拥抱他的力量,不断的嵌入他流淌出体内的真元。

    这团变形的光焰,就像是一团八爪鱼一样,直接落在了贺拔岳的脸上。

    贺拔岳的脸上,就像是骤然被蒙上了一层半透明的油纸。

    他无法呼吸,但他体内的天命血盒,却是比他更早的恐惧起来。

    天命血盒在他气海之中疯狂的震动起来,许多缕触手一样的鲜红色本命元气从它的表面流淌出来,疯狂的开始撕扯贺拔岳体内的血肉,就像是要拼命的从贺拔岳的体内逃离,远离此时已经落在贺拔岳身上的这团光焰。

    贺拔岳知道这是什么。

    这是宇文猎身上的那件法器。

    他此时终于明白自己似乎无法获得这一战的胜利。

    他想要逃。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道极为暴戾的破空声袭来。

    天地间出现了一道恐怖的剑意。

    这道剑意带着无限寂灭幽寒的气味,这一瞬间,贺拔岳的身体冰冷起来,他都以为是魔宗复生。

    噗的一声。

    一道剑光横切在贺拔岳的双腿上,这一道剑光带着一种一剑能够截断任何物体的意味,似乎是要将贺拔岳的双腿切断,让他无法逃离。

    然而当贺拔岳体内的力量朝着两腿涌动的刹那,九幽冥王剑的剑身已经出现在了贺拔岳的身前。

    冰冷至极的剑锋从林意的手桶出的那一个伤口狠狠的刺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