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我在泰山当神仙 > 第4章 疼媳妇的男子汉
    面对这个劲敌,皇龙真的是拼上命,豁出去了!

    墨香儿知道,皇龙一旦去对抗诅咒封印,换回来的往往是封印反噬。皇龙会为此痛苦万分,甚至是走火入魔,被封印活活烧死,变成一堆灰烬。

    “不!龙哥哥!你千万不要这样……”

    可无论墨香儿如何呼喊,也阻挡不了皇龙。

    冲动是魔鬼,那么爱的冲动呢?它是不是魔鬼中的魔鬼?

    护妻心切的皇龙自当把自己的身家性命豁出去了,也要保护墨香儿!对待心爱的人,就要这般!男子汉大丈夫,当如是!

    庞大的野猪一用力就将皇龙推出去老远。快到墨香儿跟前时,皇龙拼尽全力启封了诅咒封印,被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内劲之气犹如火山喷发一般迸溅出来,充盈全身血脉。

    这样的拼命,方才将这头猛兽牢牢地定在原地。

    “香儿!快走!快走!”皇龙竭嘶底里地一声怒喊,几乎要把嗓子给喊破了!

    墨香儿依然动弹不得,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碧绿色的泰山莲花玉瓶,扒开塞子,从里面倒出几粒药丸来。

    墨香儿突然发现,由于这些天光顾着贪玩了,恢复内劲的丹丸已经没有了。

    而仅剩的一些药丸是她昨日自己调试的,本来是要给皇龙调理血脉用的。

    墨香儿,身为墨族族长的大小姐,继承了墨家的黑劲功法,也将药材世家的本事传承下来。墨香儿自小来到皇族,一为替墨族报恩,报当年皇族解救墨族的恩德。二为和亲,以示两族人永不侵犯,永结同心。

    自从认定自己是皇龙媳妇的那一天起,墨香儿就想方设法解除皇龙和他父亲的诅咒封印。她从墨族长辈们那里讨来了不少的药方,但屡试屡败,后来,墨香儿搜罗白书钻研了一些药方。

    平素里,她就邀着皇龙踏遍泰山,想找全药方上的所有药材。

    而手中的药丸正是昨日根据现有的一些药材淬炼的,但药效如何,有无副作用或者毒性,尚不得知,需要抓一只兔子或者其他动物来试药。

    但没想到,药丸还没试验就遇到了这头野猪。

    墨香儿顾不得了,她希望吞下这些药丸后,自己能快速恢复元气,好立马带着皇龙脱身。

    她将手放在嘴边,一仰脖,将丹丸吞了下去。

    兴许是太过着急了,墨香儿竟然痛苦地剧烈咳嗽起来。

    这一切被皇龙觉察到了,他立马大吼一声:“香儿,你在干什么!那些药丸你怎么能随便吃呢!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让我怎么活!”

    “龙哥哥,我没事了!我们走!”

    “不!你先走!只要你走了,我就很轻松地脱身了!”

    “好!龙哥哥小心!”墨香儿努力挣扎着,忍着剧痛,一咬牙飞身起来,飞了不到百米远便再次落地。

    为了不让皇龙分神,墨香儿继续跳跃几次,终于距离皇龙越来越远了。

    她又担心皇龙有些不测,便飞身上了一棵高大的松树上,仔细端详着这边的战况。

    等墨香儿走远了,皇龙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落定。

    “来吧,小样!我们来一场巅峰对决吧!看我怎么把你打趴下!给哥一个帅帅的把妹表演机会吧!”

    磅礴的内劲似决了堤的洪水一般,在干涸的河道里狂速奔驰。

    它们如刀子刮着皇龙干瘪的血脉,疼得他几乎要炸了。

    皇龙从未体验过这种痛并快乐的力量,此时的他只能慢慢享受这万蚁啃噬的滋味了。

    “我要跟你拼了!”皇龙的肌肉迅速膨胀了两三倍,整个人变得又高大又威猛。

    远远的墨香儿看到这一幕,大声喊道:“龙哥哥加油!”

    皇龙听到了媳妇的鼓励声,怒吼一声,双臂用力,直接将野猪推动了。

    双方力量出现了明显的反转。

    野猪被推得接连往后退步,嘴里还发着“哞哞”的哀嚎。

    “龙哥哥,适可而止,我们快跑!快跑!小心诅咒封印反噬,我们就很危险了!”

    此时的皇龙却沉浸在喜悦当中,因为只要再努力一点点,就能看到胜利的曙光了!

    皇龙推着这个不知道要比他大几倍的家伙快速地朝前迈步子。

    突然,心中一阵被撕裂的疼痛,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让皇龙的大脑为之一阵。

    “糟了!”皇龙身体突然僵硬不能动弹了。

    皇龙的灵魂感知力探查到,此时他的内心亮起两道紫莹莹的光芒,紧接着浮现一张可怖的巫师面孔。亮闪闪的一双眼睛下方,裂开了嘴巴,狂妄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诅咒封印被唤醒了!

    之前皇龙的父亲曾告诫过他,诅咒封印是带有施法人的直觉的。

    他一旦企图突破封印,就会唤醒诅咒之魔,待诅咒施法人激活了封印反噬之术,中毒之人不但周身的内劲会瞬间被吸干,还要承受极端痛苦的折磨。

    很多被施以诅咒封印的人忍受不了这种折磨,会自缢身亡。

    但躯体一旦失去了生存的迹象,诅咒施法人就会来取走躯壳。她会种入蛊毒,而后再经过她的炼化,这个躯壳会再次“活”过来。可惜的是,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意识,完全成了她的傀儡了。

    把活人变成蛊毒培养胎,巫族之人可谓心狠手辣。

    而对付她这一奸计的唯一办法就是在人死后,将尸体烧为灰烬。但很多中毒之人都是惨死在无名的地方,自然大多数人是不能及时被焚毁的。

    这就是为什么巫族越来越庞大的原因。

    皇龙的头颅中响起了巫婆的狂妄笑声,震得他眼花缭乱,神情恍惚。

    这笑声和这张脸早已经深深地刻在了皇龙内心中。皇龙不知道多少次因为这个而做噩梦。

    有无数次,他恨不得自己变成一个精灵钻入自己的内心,将那个臭老婆子打得粉粉碎。

    可光有恨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皇龙恨了这十多年了,不是于事无补吗?

    巫婆笑声过后,抬手轻轻一挥,一丝丝黑色浓雾飞驰皇龙的全身血脉。

    “这下可糟了!”皇龙只觉得浑身的力气被一下子卸掉了,肉体躯壳顿时变得轻飘飘起来。

    野猪本来就在吃着劲。皇龙这么一松紧,野猪直接一个趔趄朝皇龙狠狠地砸去。

    “龙哥哥!”远远地站在树上的墨香儿立马飞身起来,朝皇龙方向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