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我在泰山当神仙 > 第6章 圆房
    皇龙听到墨香儿不停地呼唤,缓缓地睁开眼睛。

    眼前的墨香儿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起来。

    “香儿,我这是在哪里?”

    “龙哥哥,你终于醒过来了!我还以为你……呜呜……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如果那样的话,我会自断经脉,陪你一起去!”

    墨香儿看到皇龙终于苏醒过来了,连惊带吓招惹的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身子陡然瘫软在地,“呜呜”地哭了起来。

    皇龙用力掐了一下大腿,阵阵疼痛传来,他却兴奋无比,因为他确认了自己还没有死。

    皇龙用力深呼吸,却牵动着全身剧痛袭来。这般痛苦的滋味,似乎全身的筋骨都已经断裂了。

    不管身体如何状况,皇龙只在狂喜,还能活着就是万幸的。

    坐在旁边的墨香儿哭得跟个泪人似的,皇龙就明白,刚才自己的状况一定是让他担心到极点了。

    皇龙努力抬起手臂,伸出手来,擦了擦墨香儿的眼泪。

    “香儿,我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死了呢!我还没跟香儿圆房呢!你休打歪主意!”

    墨香儿一听到皇龙这般玩笑话,立马破涕为笑,一巴掌打在皇龙的胳膊上,恼羞地说到:“这都什么时候了!龙哥哥还说玩笑话!你知不知道刚才可把香儿吓死了!”

    “哎吆吆!”皇龙立马捂住香儿刚才拍打的地方,倒吸冷气地直喊痛。

    “怎么了?龙哥哥?你到底怎么了?”墨香儿立马关心地趴在皇龙上面,皱着眉头关心到,“都怪香儿刚才太鲁莽了!是不是刚才打痛你了?”

    “疼!”皇龙噘着小嘴巴,委屈地说到,“只要香儿亲亲,我就不疼了!”

    “去你的!不正经的龙哥哥又来了!”

    墨香儿气恼又羞地脸色通红,立马抽回身子坐了起来,气哼哼地双手拍打着腿儿,嘴巴嘟囔起来生闷气。

    皇龙知道墨香儿的小脾气又上来了,就微微一笑,叹一口气说:“香儿,如果我死了,你真的会伤心吗?”

    “又来了!你死了!我才不伤心呢!因为除了你,没人敢欺负我!这个世上只有龙哥哥最坏!”

    听了这般话,皇龙心里甜腻腻的,嘴角上扬,露出了极为幸福的微笑。

    墨香儿偷眼观瞧,见他这副痴情模样,也“噗嗤”一声乐了。

    “人家香儿不喜欢你了,你就这么高兴?”墨香儿瞥头问到。

    “你若不喜欢我,那我接着刚才的那一茬儿,一闭眼一蹬腿,拜拜了!”皇龙说完就假装着闭眼蹬腿,头儿外旁边一歪,装作僵尸。

    “咯咯……”皇龙的滑稽动作立马把墨香儿给逗乐了。

    “好了!龙哥哥,你别再装了!这一招你都用了十多年了!还想拿这一招骗我?我不是三岁小孩子了!不会被你吓到的!”墨香儿想起了第一次跟皇龙玩耍的时候,他俩们闹起了矛盾,她一赌气不再理他,结果被他这一招给吓得哇哇大哭。

    “行了!还在装!”半天功夫,皇龙还在假装僵尸硬挺着身子不见动弹,墨香儿就去轻拍皇龙的胳膊。

    突然,墨香儿感觉不对劲。因为她感到皇龙的身体冰冷如雪块儿。

    “龙哥哥,你怎么了!龙哥哥,你别吓我!”

    墨香儿攥起皇龙的胳膊,一摸脉搏,竟然发现皇龙的脉搏微弱地几乎感觉不到。

    墨香儿急忙将皇龙那原本碎裂的衣服撕开,发现他的皮肤上有密密麻麻的血孔。

    “龙哥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是千疮百孔?到底着了什么功法的攻击?”

    “千疮百孔?我看看!”此时的皇龙停止装死,立马扬起了头,去查看胳膊、胸前,还有双腿,果然发现周身布满了千疮百孔的血孔。

    “这……”

    皇龙立马想到的是,当他坠入神秘黑洞的时候,他梦见了娘亲,随后,娘亲化作了无数的小星星,之后钻入自己的身体。

    “难道是那些魂灵碎片钻进了我的血脉之中?”当皇龙发现,血孔位置恰好是身体的重要穴位后,才确信娘亲的魂灵碎片到底还是进入了自己的血脉之中。

    “娘亲?是你在羽化的最后关头,将锤炼净化后的魂灵碎片给了我吗?”皇龙在心中默默问到。

    在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一种修炼方法,是在人羽化后,若灵魂力足够支撑强大的能量场,会净化成为魂灵碎片钻入心仪人的血脉之中。

    这样以来,羽化之人不但可以靠着新鲜血脉供养灵魂,还能够给心仪人以无穷无尽的能量。只要心仪人能成为皇者界别的大神,就能借用这些灵魂碎片将羽化之人重新锻造出来,而使羽化之人复活。

    “可是,娘亲,你把灵魂碎片给了我,岂不是等于跟我同归于尽啊!你的孩儿是个废物啊!我这一辈子连武者的资格都不能够拥有,又怎么会达到高不可攀的皇者大神界别呢?”皇龙自责加遗憾,烦闷不已。

    “龙哥哥,你别太担心了!我这里有药丸,你先服用几粒!”墨香儿从泰山莲花玉瓶里倒出几粒药丸来端到皇龙面前。

    “这些药丸是我昨日炼化的,本来是想找一些小动物试一试药效,结果那会儿形势危急,我便尝试了,虽然不知道对龙哥哥的诅咒封印到底起不起作用,不过对短时间内恢复内劲之力还是有奇效的。”

    墨香儿将皇龙扶起来,倚在自己的身上,将攥紧的手儿张开,将药丸倒入皇龙口中,之后,取出葫芦来,拔开塞子,给皇龙灌了一些水,将药丸送服下去。

    “药效需要等一片刻,龙哥哥先靠在我的身上休息会儿吧。”墨香儿关心地说到,眼睛却在紧紧地打量皇龙的脸色变化。

    “香儿,刚才是怎么回事儿?那头野猪呢?被炸成碎末了吗?怎么不见了?”

    皇龙这么一问,墨香儿才将刚才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原来,皇龙的红色玉坠被野猪误打误撞顶碎了之后,一团红雾就在他们中间升腾起来。之后,红雾突然爆炸开来,将皇龙和野猪崩开来。野猪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吓得一溜烟朝泰山傲徕峰的位置飞去了。而皇龙则被炸得衣衫不整,鲜血直流,躺在地上昏死过去。

    “我怕龙哥哥真的醒不来了,就一个劲儿地喊你。喊了大半天,等龙哥哥说了一句‘娘亲别走’之后,我才确认了龙哥哥没事了!”

    墨香儿说到这里,复又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