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四章 锦衣日行
    听到手下人的回话,巴山虎楞了,本以为姓秦的会跟他要人,至少也要拉上两三百人才敢去打孟家门楼。

      没想到,姓秦的竟然不要人,而是要绸子和快马。

      快马倒是好理解,逃命可以用得上,但那匹绸子是几个意思?

      巴山虎想不明白,也懒得想了,大手一挥,绸子给他,马匹也给,但给的全是老弱瘦马,骑着那些瘦马,还能跑上天去不成?

      拿到想要的东西,秦川就忙碌开了,先是照着自己以前在网上看过的图片,画出一套罩甲和几套锦衣卫官服的模样,然后找来针线,让一群粗手大脚的山贼缝衣服。

      他要的衣服,不讲究结实耐用,也不讲究手工精细,不缝边或者缝错针都没关系,只需要看着像模像样,远远看去没啥大纰漏就行了。

      接着又弄来墨水、朱砂和黄泥水,让因为沉迷水墨丹青而落榜的宋知庭,在做好的衣服上临摹自己画出来的图案。

      宋知庭虽然智谋不怎么样,但画功确实了得,硬是把秦川那些丑得没边的图案,画得栩栩如生。

      两天之后,秦川把一套画好的伪劣麒麟服往身上一套,活脱脱一个人见人怕的锦衣卫千户大人。

      他就是要靠着这身皮,拿下孟家庄。

      这两天里,老黄凭着他那憨厚的笑容,在黄丛山打听到了两件事。

      一是巴山虎之所以敢打孟家庄,是有一伙流寇联手的缘故,那伙人,竟然就是九箕山老匪们的仇家,李彪风和通天柱,前者原来是九箕山的二当家,带着几十个人反水,跟后者来个里应外合,杀了寨子里好多兄弟。

      这消息让九箕山的老匪们个个脸色阴沉,包括秦川在内,早早就发过毒誓,不杀李彪风和通天柱,誓不为人。

      老黄打听来的第二件事,是关于孟家庄的。

      前些日子,黄丛山的人得到消息,有一支数量庞大的骡马车队拉着货物进了孟家庄,从那之后,就没出来过,车上装的十有八九是粮食,估摸着有三四千石。

      正因为那批东西,巴山虎才不惜找来强援对孟家庄下手。

      听完老黄的话,秦川皱着眉若有所思。

      这不太正常,十几万流寇正在山西四处劫掠,没哪个行商敢在这时候运粮食,孟家不至于傻到这地步。

      除非,那批粮食不得不运。

      ……

      十月初一,秋分已过,吕梁山已是冷风萧瑟。

      孟圭明捧着精巧暖炉,站在门楼顶上,朝庄子周围四下眺望。

      陕晋连年大旱,流民也越来越多,连藏在群山深处的娄烦镇,每日也有许多成群结伙的流民经过。

      让人恼的是,总有许多流民到他家门口乞食,赶都赶不走,让护院打死几十个后,走了一批,又来一批,从早到晚在庄子外惨兮兮哭求,扰得他耳根不清净。

      现在,天气一冷,庄子外终于清净下来了。

      先前还聚在他家门口的几百个流民,全给冻死了,他让护院出去挖坑埋了那些离得近的尸体,离得远的则没理会,反正吕梁山多得是豺狼,过几天那些尸体自然就会消失。

      最近外边不太平,孟圭明每天清晨都要上门楼看看外边的情况,生怕流寇杀来,尤其是前些日子庄子里来了客人之后。

      客人是介休的范家,流寇逼近介休的时候,范家就把介休老家的族人都撤到了张家口,路上又不敢带太多钱粮,怕引起流寇注意,干脆把五千石粮食和几大箱银锭,全都拉到孟家庄子暂存,还派几个范家族人和三十几个护院进孟家看守。

      孟范两家是亲家,这些年孟圭明借着范家的门道,挣了好些银子,自然不好拒绝对方。

      只不过,那批钱粮太显眼了,他有些担心流寇顺着车辙找来。

      今天,外边似乎也风平浪……

      孟圭明突然眼睛一眯,东南方向那片白雾里,隐约有些人影正朝庄子奔来。

      不多时,他看清楚了,大概二十来个人,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有大腹便便的富家翁,有佝偻身子的老头老太,也有些扭着腰肢哭哭啼啼的女人。

      那些人,似乎在逃命。

      不多时,白雾里边杀出来十来个骑着马,身穿各色官服或罩甲的汉子,挥舞着刀子紧追不舍。

      跑在最后的一个老太太,被那明晃晃的长刀一挥,就惨叫了躺了下去,那群花花绿绿顿时跑得更快,也哭喊得愈发惨了。

      孟圭明仔细瞧了一会,忽然脸色一变。

      他瞧清楚了,那些骑马的人当中,为首一个器宇轩昂的高大男子,穿的乃是一件麒麟服,还有两个穿着虎彪服。

      他曾亲眼见过穿着麒麟服的锦衣卫大官,听说那是皇帝赏赐的官服,只有跟皇帝亲近的人才有机会穿。

      也就是说,那些官兵是锦衣卫,穿麒麟服那个还是跟皇帝亲近的大官。

      可是,锦衣卫怎么会出现在这穷乡僻壤?

      正疑惑间,锦衣卫已经追上了那群穿花花绿绿衣服的人,长刀翻飞,又砍翻了好几个,剩下的人便齐刷刷跪下来,哭喊着求饶。

      锦衣卫下马,那绳索把人串成一串,其中两个锦衣卫大官则朝庄子走来。

      见此情形,孟圭明不免有些紧张。

      虽说现在锦衣卫失势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道理他还是懂的。

      “此处庄主何人?出来说话。”那俩锦衣卫走近后,其中一个穿绣虎服的粗声问道。

      孟圭明急忙拱了拱手:“小老儿孟圭明,乃本庄庄主,见过几位大人。”

      那锦衣卫冷声叫道:“我等乃北镇抚司锦衣卫,奉旨查办魏逆余党,追至此处,见逆党欲奔进你这庄子,由此,我等怀疑这庄子里边有人与魏逆牵连,还不快快打开庄门,让我等进庄盘查。”

      一听这话,孟圭明不由一阵哆嗦。

      魏逆余党这个词,他是听过的,这伙锦衣卫一来,竟张口就说他们孟家是魏逆余党?

      这……这顶帽子一扣下来,他们孟家还不得满门抄斩?

      可是,他又不敢随便开门,且不说这伙人是不是锦衣卫,就算是,也能把他们庄子闹得鸡飞狗跳。

      孟圭明擦了擦冷汗,苦着脸道:“大人,冤枉啊,我们孟家世代清白,谨守规矩,从不是什么魏逆余党啊。”

      “你孟家若不是魏逆余党的话,这些人怎会拼死往你孟家的庄子跑?”

      “大人,小老儿也不知这些人为何要如此啊,或许……或许只是想躲进庄子求一条活路罢了。”

      “哼!魏逆余党进了你的庄子就有活路,你还敢说你不是魏逆余党?”

      孟圭明脸色大变:“大人……冤枉啊!”

      这时,旁边那个器宇轩昂的大官,不耐烦地挥挥手:“罗百户,少于他废话,速速传令山西都指挥使司,调大军攻进庄子,扫除逆党。”

      “遵命。”

      另一个锦衣卫拱手领命,调转马头。

      “大人……”

      孟圭明差点晕过去,颤颤巍巍地扶着墙垛,高喊:“大人远道而来,一路劳苦,还请稍待片刻,鄙庄前些日子进山剿匪,缴获些许财帛赃款,有劳大人代为上缴吧。”

      “快,快去库房取五百两……不,取一千两银子来,快。”孟圭明又急忙对旁边的管家说道。

      “是。”

      那管家撒腿就跑。

      谁知,那器宇轩昂的大官怒哼一声:“哼!本官连日追查魏逆余党,不辞劳苦,人困马乏,到了你这破庄子,你非但把本官挡在门外,还想让本官替你上缴赃款?谁给你的狗胆?”

      听到这,孟圭明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下来了。

      对方没直言拒绝财帛,又说到人困马乏,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他们不但要银子,还想进庄子吃一顿,再找几个女人伺候伺候。

      只要不把魏逆余党的帽子,扣他们孟家头上就好了,给些钱财女人也不打紧。

      “快,快打开庄门,迎几位大人进来,赶紧让厨房准备好酒好菜,再找几个年轻些的,好看些的女人过来……让忠亮和忠昌那两个小妾也过来伺候吧。”

      孟圭明不疑有他,急急忙忙飞奔下楼。

      门外的锦衣卫倒没再为难他,骂骂咧咧几句之后,就把那些个被捆成串的魏逆余党往庄子里赶,地上那些尸体也一并抬了进来。

      孟圭明怕那些个长得歪瓜裂枣,鲁莽无礼的护院和矿工坏事,所以把人都赶到东西两座望楼去了,身边只带了管家和两个机灵些的护院,门楼上倒是留了二十几个人把守。

      等那些锦衣卫走近,孟圭明悄悄抬头,不敢直视那大官,只偷偷瞄了一眼那件刺眼的麒麟服。

      “你这庄子里,共有多少人口?”那名大官突然问道。

      孟圭明急忙低头:“回大人,本庄有孟家族人一百一十六人,丫鬟下人两百四十,护院五十人,还有镇上防贼而编练的民壮一百八十人,拢共五百八十几人。”

      说着,他心里暗暗嘀咕,奇怪了,那件麒麟服上面的图案,怎么看着像是画上去的?

      孟圭明又偷瞄了一眼其他锦衣卫和那些被抓的魏逆余党,心中疑惑更盛了,那些锦衣卫穿的官服全都是崭新的料子,上面的图案似乎也是画上去的。

      明明一身官服崭新亮眼,但他们夸下的马匹,却是瘦弱不堪,此刻正不停打着粗气,似乎累坏了。

      而那些魏逆余党……大腹便便的富家老爷看起来黑不溜秋,鼠头鼠脑的,穿的花花绿绿的小媳妇,则大手大脚,脸上也是黑漆漆的,压根看不清模样。

      “北镇抚司奉旨追查魏逆余党,所有人等不可妄动,等候盘查,妄动者杀无赦!”

      那群锦衣卫进了庄子,一声大喝之后,便纷纷提刀上楼。

      门楼上那些护院,急忙放下兵器,乖乖站在墙角,不敢动弹。

      孟圭明心里闪过一丝不妙,刚要开口,就见远处一匹快马飞奔而来。

      那是他放出去的哨探。

      “不好了,贼寇来了……”那骑士远远便高声大喊。

      孟桂明心里咯噔一声,中计了!

      这时,一把明晃晃的长刀,搭在了他脖子上。

      “孟庄主,得罪了,咱们进庄聊聊吧。”

      “好汉若要钱粮,拿去便是,还请好汉能饶了小老儿一家老小。”

      孟圭明反应极快,一见形势不妙,急忙拱着手低声求道。

      那名大官笑了笑:“孟庄主,兄弟几个是来救你一家老小性命的,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