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十一章 发达了
    秦川把刚才孟圭明的动作全部牢记于心,然后朝罗大牛点了点头。

      看来,古代还真有机关术,但跟电视上演的那些一摁机关就开门的不一样,得使劲掰扯才能打开。

      孟圭明这个密室机关,应该是一把巨大的锁,分不同方向拉扯铁链,就是按步骤打开几根插梢,不懂方法的话,恐怕还真开不了那扇厚厚的石门,

      更何况,别人的密室入口都设在祠堂或者主人的卧室,孟圭明反倒设在毫不起眼的草料房里,没人能想得到这里还有机关。

      不得不说,孟圭明那小老头的脑瓜子还挺机灵的。

      罗大牛带了几个人过去,把石板用力往上抬,随着一阵咔咔怪响,石板一头沉了下去,另一头则翘了起来,露出一个宽高约三尺的洞口,里面幽黑一片。

      “范家那些狼心狗肺的肯定就在里边。”孟圭明喘着粗气,恨恨说道。

      秦川走到入口,冲里面喊道:“里边的人听着,我们只要钱粮,乖乖走出来,我放你们一条生路,如若不从,放烟熏死。”

      洪亮的声音从洞口传进去,在里边幽幽地回荡。

      但,里边没人回应。

      秦川又喊道:“少跟老子装死,再不出来就放烟了。”

      里边还是没回应。

      秦川有些恼:“大牛,放烟。”

      “好咧。”

      罗大牛从旁人手中接过火把,塞一堆草料进洞口,然后毫不犹豫地点燃了草料。

      浓烟刚起,里面就传出一道怒吼:“你若是敢放烟,我等就敢把里边的粮食一把火烧了!”

      一听到这声音,孟圭明猛地跳过来,怒睁着两眼,张口就要冲里边破口大骂。

      秦川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他嘴巴,然后让手下把他拖出去。

      里边的人应该就是范家的了,孟圭明一家,应该也是他们杀的,如果给孟圭明一顿乱骂,恐怕他们就不敢出来了。

      罗大牛用征询的目光望着秦川,想问他要不要把火灭掉。

      毕竟,里边可是有几千钱粮,那些粮食足够九箕山老匪们吃很多很多年。

      秦川对他摇摇头,然后凑到洞口,冷笑说道:“爷爷我已经劫了孟家庄三千多石粮食,不差你那点,你爱烧就烧吧,来啊,放多点草料,再去弄点马粪驴粪什么的来,老子要熏死里边那些狗娘养,看他还敢不敢跟老子讨价还价。”

      “好咧。”

      一个九箕山老匪应了一声,然后真跑出去找马粪了。

      这时,里边传出了一阵咳嗽声,浓烟已经灌到里面了。

      “别烧了,我等愿降,我等愿降……”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出现在洞口,不管不顾地跨过燃烧的草料,硬生生冲出来,然后一头栽倒在地,剧烈地咳嗽着。

      两个九箕山老匪扑上去,卸下对方手中的兵器。

      秦川把预备好的一桶水浇在火堆上,然后冲里边喊:“放下兵器再出来,否则杀无赦!”

      里边的咳嗽声中夹杂着兵器掉落的声音,接着便有一道道身影踉踉跄跄钻出来。

      秦川也不杀他们,只把他们都赶进院子,院门已经锁起来了,外边还埋伏着二十几条九箕山老匪,给他们安上翅膀也飞不出去。

      咧着一口大黄牙的老黄,还傻笑着给那伙人挑来两桶清水,给对方留下一种这伙山贼憨厚老实的印象。

      里边钻出来足足四十多个人,全都是些身强力壮的汉子,看模样是些身手不错的护院,由于手无寸铁,出来后也不敢反抗,都聚在院子里大口大口喝着老黄挑来的清水。

      见里边没动静之后,秦川皱了皱眉头,故意提高音量说道:“大牛,放烟,熏死里边的老鼠,别让他们啃坏了粮食。”

      “好咧。”

      罗大牛真把那堆草料又给点燃了。

      “别,别,我们出来,这就出来。”

      里边响起一道慌张声音后,就有人影跨过火堆冲了出来。

      一共三个,其中两个脸皮白净的后生,一个约四五十岁的富态中年人。

      看来,这几个就是范家在此的主事人了。

      秦川没把他们赶进院子,而是朝那中年人拱了拱手,笑道:“这位想必就是范先生了把?”

      那中年人脸色微微一僵,急忙也拱了拱手:“鄙人范永升,多谢好汉不杀之恩。”

      秦川笑得意味深长:“我没猜错的话,范先生乃是介休张原范家之人对吧?”

      范永升脸色愈发僵硬:“好汉火眼金睛,鄙人佩服,佩服。”

      “呵呵,这里边藏着几千钱粮,是你们范家准备运往张家口或者独石口,再出关往东,跟皇太极做买卖的对吧?”

      范永升脸色大变,喏喏说不出话来。

      “外边那孟家三十几口,是范先生让人杀的,对吧?”秦川的声音渐渐冷了下来。

      范永升一哆嗦,拧身就想往外跑。

      但,罗大牛那魁梧的身材横了过去,一把钳住他脖子,让他动弹不得。

      其他九箕山老匪也把长刀架在了那两个范家后生的脖子上。

      “好汉……这是何意……”范永升挣扎着发出嘶哑的声音。

      “没啥,我只是替关二爷来收了你们这些不忠不义的奸人罢了。”

      秦川笑了笑,然后冲外边喊了一句“送他们上路”。

      院墙的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露出四杆三眼铳的枪口,围墙上也冒出几把鸟铳和角弓。

      院子里的范家护院反应也快,一窝蜂朝草料房冲来。

      但,刚才还一脸憨厚地给他们挑水喝的老黄,提一把长刀守在草料房门口,来一个杀一个。

      一轮枪响后,二十几个九箕山老匪提着刀子像狼群一样冲进了院子。

      范永升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护院一个个躺在血泊中,身体止不住的哆嗦。

      很快,他看到了孟圭明。

      那小老头两眼赤红,疯了一样冲进院子。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只要饶我性命,我介休范家必有重酬……”

      范永升意识到大难临头了,嘶哑着声音连连求饶。

      但,秦川只是冷笑。

      罗大牛一甩手,把范永升扔到了院子里。

      “你个狼心狗肺的王八蛋,我好心收留你们,你竟然恩将仇报,杀我全家,你纳命来!”

      孟圭明状若癫狂,扑到范永升身上,张口就咬。

      范永升惨叫着推开对方,撒腿就跑。

      老黄咧一口大黄牙,憨笑着递了一把长刀给孟圭明。

      孟圭明接过长刀,哇哇大叫地追了上去。

      两人就在院子里,在一堆堆的尸体丛中你追我赶。

      没多久,范永升倒下了,孟圭明不理会对方的凄惨哀求,一刀又一刀地剁了下去。

      “你们等着……我范家绝绕不过你们……”

      范永升临死前,一直在念叨这句话。

      罗大牛又把那两个范家后生丢了出去。

      杀红眼的孟圭明提刀扑了过来。

      “大牛,老黄,拿着火把,再把军师叫上,咱们进去看看。”

      秦川对院子里的杀戮没兴趣,只对密室里的东西大感兴趣。

      等罗大牛和老黄拿来火把,并率先在前面开路之后,秦川便带着宋知庭跟了进去。

      密室的入口只有三尺见方,但里面并不狭窄,沿着入口下十来步楼梯,便是一条可供人直立行走的通道,宽度足可两人并排通行。

      通道长约四五丈,朝向北边黑山的方向,尽头有个黑黝黝的房间。

      由于担心里面还有人,罗大牛和老黄把刀子对准前方,做出随时突刺的姿势,一步步往前探。

      到了尽头,罗大牛脱下衣服,往里边一扔,见里边没动静,又扔了一根火把,这才往里面探了一下头,然后跟老黄一道闪身跃了进去。

      “大当家的……”

      罗大牛的声音在微微颤抖。

      秦川进去一看,里面是几间隔起来的房间,已被无数个大麻袋堆满了,还有好几个摆在地上的大箱子。里面是几座大麻袋垒起来的小山,还有好几个摆在地上的大箱子。

      “大当家的,咱们发了。”

      罗大牛咽了咽干涩的喉咙。

      老黄则咧着大黄牙一个劲傻笑。

      “他姥姥的,咱们这次是真发了。”

      就连一向装文雅的宋知庭,也冒了粗话,两眼直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