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六十三章 没出息的罗大牛
    自穿越以来,秦川见过的女人并不少,娄烦镇和孟家庄都有不少女人。

      但那些女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又黑又瘦,基本上都是些饭都吃不饱,严重营养不良,又常年风吹日晒的女人,当然说不上好看。

      孟圭明的侄女倒是挺白净的,营养也足,但可能是因为基因问题,那张脸长得实在有点磕碜。

      相比之下,眼前这个女人可以用美若天仙来形容了,就算放到后代,也能打个七八十分,在如今绝对是鹤立鸡群一枝独秀的存在。

      这妞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大小姐,看起来才十七八岁,很不幸地被巴山虎掳上黄丛山做了压寨夫人。

      只不过,这妞有点冷,见秦川进门也不怕,就坐在屋子中间的椅子上,一直冷冷地看着他,看得秦川心里直发毛。

      除这妞之外,屋子里还有五个女人,正缩在屋角瑟瑟发抖。

      “姑娘哪里人?是不是被巴山虎掳上山的?”秦川拉了张椅子坐在那妞面前。

      那妞没应声,只冷冷望着他。

      秦川有些尴尬:“咳,我不是坏人,我是娄烦镇的巡检使,黄丛山贼众已经被剿灭了,从今天起,你们就自由了。”

      那妞还是没应声,依然冷冷望着他。

      秦川有些恼了。

      “恩人,救救我吧,求你救救我吧,我可以给你做牛做马,做什么都行……”

      屋角那倒是跑出来另一个老女人,看模样四十岁上下,头发乱糟糟的,感恩戴德地扑到秦川面前,一边哀求一边朝秦川爬过来。

      “起来吧,我不兴这套。”

      秦川怕她扒自己裤子,急忙把脚挪到一边。

      就在这一刹那,那老女人突然一跃而起,袖中探出一把匕首,直直刺向秦川胸口。

      秦川一惊,急忙双脚一蹬,把座下椅子生生往后蹬出两尺。

      但,那把匕首还是扎中了他的胸膛。

      闷痛中,秦川抓住那老女人的手腕,一推一扭,“咔嚓”一声,生生扭断了那截手臂,又抬脚朝对方膝盖用力一踹,又是咔嚓一声响。

      老女人惨叫着躺了下去。

      那把匕首也掉在地上了,秦川用脚踩住后,扒开自己的衣服,这才松了一口气。

      估计是这老女人力气不够,匕首没能扎破里面的棉甲,如果对方是个壮汉的话,自己可就要嗝屁了。

      大意了,还以为在女人面前用不着那么小心的,没想到贼窝里的女人竟然这么狠。

      “我救了你们,为何还要杀我?”

      秦川一边捡起那把匕首,一边冷声问道。

      那老女人喘着大气,脸色扭曲地盯着他,恶毒地说道:“等我男人回来,非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喝你的血不可!”

      秦川皱眉:“你说巴山虎?”

      “没错,我男人就是鼎鼎大名的巴山虎,怕了吧?怕就给老娘滚远点,这屋子里的女人都是我男人的,你若敢碰他们一根汗毛,我男人绝不饶你。”

      “咳……”

      秦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捶了捶胸口,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后,又朝屋角那几个女的问道:“她是被巴山虎掳来的,还是一直都跟着巴山虎?”

      那几个女人跟受惊的灰兔子一样,把头埋得深深的,一个字也不敢说。

      “说!”

      秦川恼了,沉着脸怒哼一声。

      那几个女的吓得哇哇直哭,半响才有个稍微胆大的边哭边说道:“她……她是寨主夫人,寨主怕小姐自尽,所以派她跟……跟我们住一起,让她日夜看着小姐。”

      “小姐是谁?”

      “是……奴婢的小姐。”

      那女的指了指那个面若寒霜的漂亮小妞。

      秦川大概明白了,哭哇哇这女的,是那个漂亮小妞的丫鬟,双双被巴山虎掳上山,又双双被巴山虎给占了。

      “你家小姐姓什么?哪里人?家里做什么的?”

      “我家小姐姓李……”

      那女的刚开口,就被那漂亮小妞瞪了一眼,急忙乖乖地闭上嘴巴。

      秦川懒得问了,只淡淡瞥了一眼那狗咬吕洞宾的大家闺秀,然后站起身,拔出长刀,朝巴山虎的老婆走去。

      老女人依然面目扭曲,满脸恶毒。

      “丢。”

      秦川懒得废话,径直手起刀落,一颗五官扭曲的人头就在地上滚了几圈,腥热的鲜血喷了那个姓李的大家闺秀一脸,把原本冷若冰霜的李大小姐吓得惊叫连连哆嗦不止。

      “大牛,把这人头仔细硝制好了,到时再拿给巴山虎瞧瞧。”

      秦川用长刀挑起人头,甩到门外。

      罗大牛在门外探出头,憨笑着应了声“好嘞”。

      “没出息。”

      秦川没好气地骂了一句,然后又对那几个女的沉声说道:“都给我听好了,我叫秦川,乃是娄烦镇巡检使,从今天起你们就自由了,想回家的,等几日外边太平了自己回去,或者叫家人来接你们。”

      “没家的人,或者不想回去的,过几日跟我去娄烦种田,至于你……”

      说到这,秦川望着李大小姐,揉了揉下巴,意味深长道:“还请李大小姐修书一封,让你家人把一百石粮食送到娄烦孟家庄,就当是秦某救你脱离苦海的酬劳。”

      被鲜血糊了一脸的李大小姐眉头一皱,冷冷望着秦川,依然没出声。

      “以后还是少在我面前摆谱吧,我杀女人可从不会手软。”

      秦川懒得再理她,说罢便转身走了出去。

      出到门外,发现罗大牛那愣货还在门口探头探脑的。

      “你个没出息的。”

      秦川一脚踹了过去。

      “哎哟。”

      罗大牛跟老黄一样咧一口黑乎乎的牙齿傻笑,又朝屋里瞄了一眼,这才揉着屁股拎着人头跑了。

      秦川知道这厮一直躲在门外,也知道他为什么躲在门外。

      凶神恶煞的九箕山三当家,是能把半夜啼哭的娃娃吓到闭气的存在,谁要是敢咬他的手,不被他打烂牙齿才怪。

      可是,李大小姐如今却毫发未伤,别说打烂牙齿了,那张白皙细嫩的脸蛋连个手指印都没有。

      秦川能想象得出,罗大牛被咬了手,却依然口水流法法的模样。

      就李大小姐这俊俏模样,十个男人见了起码有九个会流口水,剩下那个是秦川。

      秦川在后世见惯了美女,对这种七八十分却在他这个山贼头子面前摆谱的女人,一点都提不起兴趣。

      他喜欢温柔如水蕙质兰心那种款,不需要嗲嗲的,但必须要爱笑,还得笑得好看。

      咧开大嘴哈哈狂笑那种不要,得要抿着小嘴莞尔一笑的款。

      这种款也得高门大户里才有。

      ……

      秦川在黄丛山留了一百关帝军和一百矿工驻守,这里的三千多石粮食一时半会肯定运不回孟家庄,还得守上好一阵子。

      留下来指挥的是罗大牛,还有另外四个九箕山老匪,原本秦川想让刘有柱指挥的,但罗大牛主动请缨,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绝对能牢牢守住黄丛山。

      秦川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干脆就让他留下来了。

      休息了两个时辰,巳时一到,秦川便带着十五个九箕山老匪和一百个关帝军,一人配双马,迎着太阳朝东边而去。

      这会儿,张可望和另外两路人马,应该打得差不多了吧。

      他会先跟孟家庄的三百个关帝军汇合,教育教育那几路人马。

      看以后谁还敢来打孟家庄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