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七十一章 大道通天
    李彪风后悔了,不是后悔背叛秦川,而是后悔跟了豹五。

      他本想投靠闯王高迎祥的,但通天柱说豹五正打算攻打临县,去投靠豹五的话,马上就能在临县捞一把。

      他听信了通天柱,一开始豹五那人也还不错,但王刚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

      王刚的人马大多是榆林镇的逃兵,战力比豹五强,豹五基本都听他的。

      从那之后,李彪风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王刚除了自己老营之外的人马,对待其他人马就如同草芥一般。

      他用九箕山大寨的钱粮招纳的人马,就经常被王刚派去送死,来娄烦之前他的人马就已不足四百,昨天攻打张可望的时候又被王刚调去打头阵,两轮下来就死光了。

      如今,他几乎成了光杆司令。

      这就罢了,刚才在孟家庄溃败的时候,姓秦的对那些没有坐骑的人视若无睹,对跪在地上求饶的也置之不理,偏偏就盯着他,死死咬在他后面。

      姓秦的是不杀他誓不罢休啊。

      见对方越追越近,李彪风心急如焚,看到一旁同样策马狂奔的通天柱后,突然眼睛一眯,透出一丝凶光,反手取弓箭朝通天柱的坐骑射了一箭。

      “你……”

      通天柱大吃一惊,来不及反应,座下战马就嘶鸣着翻了下去。

      紧接着,李彪风手臂翻飞,又朝通天柱几个心腹的坐骑一连射出三箭。

      三匹坐骑接连摔倒,后面的人来不及调转马头,又生生撞了上来,顿时间一片人仰马翻。

      李彪风趁机狠狠踹了几脚马肚子,领着自己的人折向南边,飞快逃得远远的。

      秦川最想杀的是李彪风。

      但前方的一片人仰马翻,让他不得不收紧马缰,让坐骑速度慢下来,免得被绊到马脚。

      他的手下也稍微放慢马速,抽出刀子朝那些落马的人扑去。

      望了望早已逃到远处的李彪风的背影,秦川懊恼地暗骂一句。

      只能让那狗东西多活几日了。

      “大当家的。”

      老黄从一堆尸体中拖出被摔断了腿,正痛苦哀嚎的通天柱。

      秦川下马,拖着长刀走过去。

      “我愿降……我愿降,别杀我……”

      通天柱知道自己死期将近,急忙跪在地上把脑袋磕得砰砰响,苦苦哀求道。

      秦川没说话,只长刀一劈,然后跪在地上,把通天柱的人头面朝南边,端端正正摆好。

      他身后的九箕山老匪也纷纷下马,依次跪在他身后。

      “兄弟们,你们的大仇已经报了一半,待我取了李彪风人头,再请几个和尚回九箕山给你们做场法事,让你们安安心心转世投胎。”

      说着,秦川朝南边九箕山的方向拜了三拜。

      身后二十几个老匪也跟着伏身拜了三拜。

      两百多关帝军不明所以,只在旁边看着。

      “把人头都带上,咱们去找郭彦。”

      秦川把通天柱的人头扔给老黄,后者拎起人头,绑在马鞍后面。

      等关帝军把地上的尸体脑袋全砍下来后,秦川便领着这两百多骑,沿着小涧河策马往西。

      一路上到处都是四处奔逃的溃兵,有张可望的人马,也有王刚豹五的流寇。

      秦川对这些人视若无睹,只一路往关帝山的方向疾驰。

      他知道,郭彦就在前边不远,他也知道,罗大牛应该已经领着人马从黄丛山横出来,截住郭彦的去路了。

      娄烦周围的几伙人当中,对他最有威胁的就是郭彦。

      追了大半个时辰,快到小涧河跟南川河交汇处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喊杀和惨叫声,紧接着就见一支人马仓皇地朝他们的方向奔逃,领头的正是郭彦。

      郭彦身后,又有另一支人马在后面紧追不舍,正是罗大牛领的黄丛山人马。

      秦川一声令下,两百多骑关帝军迅速散开阵型,呈扇形包抄过去。

      郭彦大吃一惊,身前身后全是追兵,左边是小涧河,情急之下,只得带着部下纵马冲进右边干涸的圪洞湖。

      他只能祈求,这片湖滩的泥地够结实。

      但事与愿违,圪洞湖哪怕早已干涸,那些湖滩烂泥却依然十分松软,郭彦和一百多个部下刚冲进去,马匹就陷在烂泥里迈不动步子,动弹不得。

      半途截杀他的,正是从黄丛山横出来的罗大牛,只带了一百骑,却把郭彦仓皇而逃的三百多人杀了个七零八落。

      如今,见他陷入圪洞湖,秦川和罗大牛便从东西两边把河滩围住,把郭彦这一百多人堵得严严实实。

      吃了一通乱箭后,郭彦的部下便纷纷下马,跪在烂泥中求饶。

      郭彦也下马,远远地朝秦川拱了拱手,喊道:“秦大当家的,郭某此行只为了截杀张可望,无意与大当家为敌,这一战郭某甘拜下风,望大当家的高抬贵手,郭某愿将关帝山拱手奉上,并远走他乡,永不踏入吕梁山一步。”

      秦川笑了笑,指着湖滩边上的大路,道:“好说,好说,通天大道就在这,郭爷尽管放宽心离去。”

      说着,秦川让部下让开一条道路。

      郭彦看了看四周,犹豫片刻后,便拱手道了一声谢,然后从烂泥里缓缓走出来,踏上大路。

      这时,罗大牛突然策马而至,手中长刀一撩,郭彦那颗大好人头便抛飞了出去。

      “杀。”

      秦川淡淡道。

      话音落下,二十几个九箕山老匪带着三百多关帝军下马,挺着刀枪,一步步朝湖滩挺进。

      郭彦的部下绝望了,有的跪在烂泥里等死,有的则抄起刀枪,状若癫狂地冲了出来,很快又变成一具具尸体,把干涸的湖滩染得跟炽血炼狱一样。

      圪洞湖的惨叫声停息后,秦川领着部下,牵着从郭彦那缴获的一百多战马,由西往东,一路杀回孟家庄。

      ……

      黄昏时分,秦川领着全被鲜血染红的部下,带着大量缴获的战马和兵器,驮着数百颗人头,回到了孟家庄。

      虎大威已经领着两千骑兵在孟家庄一里外扎下营盘了,正亲自清点营盘里堆成小山的人头。

      见秦川回来,这位参将大人便骑上马,领着十几个部下驰向孟家庄。

      到了近前,黑着脸说了句“秦庄主好大的威风啊”。

      秦川知道,孟家庄的人不放他进庄,这吊毛正生闷气呢。

      秦川也不跟他啰嗦,指了指身后那些驮着人头的战马,笑道:“虎大人,这里有四百多人头,庄子里还有七百多,大多是些积年老匪和流寇老营,开个价吧。”

      虎大威依然黑着脸,不咸不淡道:“都是些小角色,值不了几个钱。”

      “那……关帝山魁首郭彦的人头呢?”

      虎大威眼睛一亮:“你斩了郭彦?”

      秦川朝后面打了个眼色,罗大牛便把一颗人头扔了过去。

      虎大威接过一看,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虎大人,你那有酒吗?”

      “有,特地带了不少。”

      “那咱们边喝酒边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