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七十七章 好自为之
    王家大院早已被毁得完全不成样了,重建将是一件耗费良久的工程。

      王继宗知道,秦川要赶在土地彻底冻硬之前,修好几个水利工程,所以把秦川派给他修房子的人,都调去修水利了。

      王家二十几口人如今就住在孟家庄的内院,而且,除了老弱和女人之外,包括王继宗的叔伯在内的十来个青壮,都跟着庄民去挖水库了。

      孟家庄内院共有三个院子,王继宗一家住在西偏院,秦川以前一直住在门楼,孟家庄的局势稳定下来后,才跟宋知庭搬到东偏院去住。

      如今,王继宗就在东偏院招待罗文天,摆了两盆肉,一壶酒,给罗文天狼吞虎咽吃得满嘴肥肉。

      一顿酒肉下肚,王继宗开始慢慢讲述秦大管事的来历,讲娄烦镇最近发生的几场大战,讲大管事的抱负和各种利民利己的举措,再讲自己为何会投贼。

      他很想招揽罗文天,不仅因为他跟罗文天是好友,还因为他知道这位同窗颇有些才能,尤其是交涉谈吐方面。

      出众的外表,能言善辩和得体的举止,让罗文天一度成为静乐县的风头人物,不仅师长看重,还是各大豪绅门阀眼中的良婿人选。

      只可惜,他的长处亦为短处,不仅因为风花雪月耽误了学业功名,更因为招蜂引蝶跟吴家大小姐私通而毁了自己的前途。

      王继宗想把他招揽过来,不仅仅想让他当一个掌柜,还想让他为大管事经商。

      如今黑山矿场已经囤了几万斤生铁,还没找到合适的销路,未来孟家庄需要大量战马、硝石等,这两样都需要从外地大量买进,得找到合适的来源。

      同时,大管事需要一位代言人在外面替他做一些事情,比如目前最紧迫的:从各地招收各行各业的工匠。

      孟家庄不缺人,但很缺工匠,铁匠、砖瓦匠、木匠、织造、炉丁、窑工等等,尤其铁匠,乃是目前最为紧缺的人才,大管事想把矿场炼出来的铁都打制成铁锅和其他铁器,拿去跟土鲁番和土默特部换牛羊马匹和大量硝石。

      这条商路,得有人去打通。

      王继宗知道,罗文天可以胜任这项要务,这位交友广泛的同窗善于与人打交道,还很喜欢四处游历,尤其是去美女云集的地方,土鲁番和土默特那些高鼻大眼的美丽女子,能让他趋之若莺。

      罗文天听得很仔细,听说秦大管事要把静乐和岚县两地的大户都逐一铲除后,就有些心动起来。

      谈了足足一个时辰,桌上的肉热了一遍又一遍,那一囊酒也被喝去了大半,七八分醉的时候,罗文天终于一拍大腿,答应入伙了。

      豁出去之后,这位风流倜傥的美男子便恢复了他的本性,一顿高谈阔论,很快就帮大管事拟了好几条商道出来。

      正好秦川忙完了事情,回东偏院准备睡觉,远远地听到罗大帅哥的高谈阔论,一下来了兴趣,凑进去加了一副碗筷一个酒杯。

      谈着谈着,谈到了硝石,自然也就谈到了制造火器和火药,秦川感叹自己没这方面的人才,罗文天一听,立马向他推荐了几个人。

      一个是王恭厂之变时,因偷懒未上工而逃过一劫,最终被充军戍边的匠头,另外几个则是孙元化的旧属,孔有德登州之变后,孙元化刚被斩首不久,他这几个旧属则被发配充军。

      这些人如今都在偏头关军屯种地,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静乐吴家也做拿粮食跟边军换盐引的买卖,罗文天还在吴家当账房先生的时候,曾跟粮队去过偏头关,耐不住寂寞的他在关里跟那些边军聊天打屁的时候,凑巧就认识了那位王恭厂的匠头,不久前又听说孙元化的手下也被发配来偏头关了。

      据他说,边军的屯田军户里人才可不少,好多被充军的大小官员、豪绅门阀的族人、各行各业有头有脸的人物等等,其中还有好多匠户。

      除了以上那几个人之外,罗文天还给秦川介绍了一个人:王徵。

      就是受孙元化举荐,任辽海监军道,跟随孙元化在山东造炮的那个王徵。

      孙元化被斩首后,王徵得好友求情,得以免除一死,改为发配充军,又得好友相助,最终免除了充军之罪,如今正赋闲在西安府泾阳县老家。

      罗文天话刚说罢,秦川就摇了摇头,招纳王徵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事。

      人家好歹曾是朝廷大员,在当地又是豪绅名望,不可能会跟他一个小小的山贼头子造反。

      历史上王徵就是忠烈而死的,李洪基攻陷西安之后,曾派人去招揽他,他让人提前写好自己的墓碑碑文,然后要拔剑自刎,由此惹怒李洪基的人,他儿子为了救他一命,代他去见李洪基,但他最终还是绝食而死了。

      这种死节朝廷的忠臣,是招不到的。

      ……

      第二天早上,秦川调了几个九箕山老匪和一百关帝军,由老黄和山猫儿统领,帮罗文天把五百石粮食运到静乐县粮铺。

      还取了五百银子给罗文天,让他先招一个掌柜和几个伙计帮他打理粮铺,然后带上银子和老黄的兵马,去偏头关招纳他说的那几个人。

      若能贿赂那里的守将,明目张胆地把人带出来最好,若贿赂不成,就是偷,或者抢,也要把那些人给弄出来。

      最好再多弄些匠户出来,什么类型的匠户都要,尤其是铁匠,有多少要多少。

      秦川给他的第二个任务,是打探静乐和岚县两地那些缙绅大户的动向,一方面靠他四处打听消息,另一方面是让老黄和山猫儿挑些机灵的关帝军,扮成流民在两地之间游荡。

      罗文天信心满怀地去了,他打算去翠香楼找几个姑娘,送去偏头关给那几个守将舒坦两日,这事自然就成了。

      秦川本想去一趟三座崖和东葫芦川的,但还没来得及出发,就见虎大威又来了。

      这次,虎大威没有入庄,说是太原和寿阳方向军务紧急,只传了一句话:宋统殷想请秦川去赞画戎机,专司剿匪军务。

      秦川楞了一下,没想到宋统殷这么看得起他,还想请他去当参谋。

      可他压根就不想当什么参谋,别说山西巡抚了,就是皇帝老儿请他去当首辅,他也不愿去。

      大明朝廷已经烂到根了,诸葛在世也救不了,何况他一个小小的山贼头子。

      更何况,宋统殷能不能保住山西巡抚这个位置还是未知数,现在去了,万一宋统殷被罢官或者贬官,不又得灰头土脸地跑回来?

      当即,秦川便告诉虎大威,他这个人胸无大志,只想守住娄烦,免得这里的乡民再遭匪患,只因乡民曾有恩与他。

      虎大威当然不相信他这番鬼话,沉着脸问了一句:“你小子到底想干什么?”

      秦川当然不敢说自己想造反,只说了句:“想升官发财,但他跟抚台大人不是一条道的人,所以,走不到一块。”

      虎大威沉着脸定定望着他,良久后才丢下一句“你好自为之”,然后就走了。

      秦川当然要好自为之,毕竟,他干的买卖一不小心是会掉脑袋的。

      等虎大威走远,秦川便领着几十个部下,往东葫芦川而去。

      他想去跟任亮好好谈一谈。

      然后,再去见王刚和豹五,也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