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九十三章 早死早超生
    岚县,官地岭。

      张家大公子张士敬骑在高头大马上,在五十精悍家丁的簇拥下,沿着官地岭山脚朝岚县方向缓缓行去。

      不多时,一骑哨探迎面快马赶来,远远喊道:“大公子,前面小梁河有水。”

      张士敬点点头,一催座下马匹:“过去让坐骑喝点水,喂些豆子,大家伙也吃点干粮休息一下。”

      “好咧。”

      一行人催马前行,绕过一个山沟,就见原本从官地岭上流淌而下的小梁河,如今已变成一条不过两尺宽的小溪,潺潺汇入山脚一个水潭里。

      大旱连年,这一带许多河流早已干涸断流,小梁河还能有水已算是幸运的了。

      张士敬一行从静乐县回来,走了大半天的路,人困马乏的,随身携带的水囊早已所剩无几,当即便催动马匹朝那水潭而去。

      到了近前,只见水潭旁边的平地上或坐或躺着一群衣衫褴褛,脸色发青的饥民,其中还有个半大小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旁边守着个小老头,正咧着一口大黄牙唉声叹气。

      不远处还横着几具饥民尸体,半藏在草丛中,也不知死状如何。

      一见这群饥民,张士敬就厌恶地皱起眉头:“统统赶走,水潭里的水不要喝了,小心瘟病,喝上游的。”

      “是。”

      几个魁梧家丁抽出刀子,策马上前,恶狠狠骂道:“不长眼的东西,没看到我家大公子在此吗?还不快滚远点?”

      那群饥民一听,急忙爬起来,屁滚尿流地往下游跑,那黄牙小老头也苦着脸,抱起地上那半大小子,步伐蹒跚地跟着走了。

      大概是饿得没力气了,这伙人跑出几十步之后便停了下来,纷纷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几名家丁还想继续赶人,但张士敬有些不耐烦地招招手:“罢了,由着他们吧,别让他们到上游吃水就行了。”

      几名家丁闻言,这才收起刀子策马往回走。

      早有家丁把柔软的鹿皮垫子铺在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了,张士敬从马鞍下取出水囊和装着肉干的袋子,把马缰交给手下,自顾自走过去坐在鹿皮垫子上,拧开水囊喝了一口,撕下一块牛肉干放进嘴里。

      他的五十名家丁当中,有四个在他四周不远坐下,也取出水和干粮吃了起来,其他人则牵着马到水潭上方的浅溪喝水,拿豆子喂马。

      “大公子,咱们张家真要出四百人马,跟那几家联手打孟家庄吗?”正吃着,一个缺了颗大门牙的家丁忽然问道。

      张士敬嚼着肉含糊不清道:“打啊,为什么不打?”

      “可那姓秦的不过是在娄烦静游两地闹腾而已,离咱们岚县远得很,对咱们张家没啥威胁,他那点人马也闹腾不出几个浪,而且,他现在还是朝廷命官,咱们是民,冒然攻打朝廷命官,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啊。”

      张士敬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摇摇头:“说你蠢不是没道理的,姓秦的的确是朝廷命官,也的确对我们张家构不成威胁,但,只要郭大人给朝廷上个题本,说他披着朝廷命官的皮行匪盗之事为祸乡里,我二叔在朝中也说他是贼,静乐吴老爷的二公子在晋王府也说他是贼……那么,他就是个贼!”

      “我们几家联手铲奸除恶,协助官兵剿灭匪冦,朝廷嘉奖我们还来不及呢。”

      “更何况……你知道孟家庄有多少钱粮吗?”

      崩牙家丁摇摇头:“小的不知,应该也有个三五千银子吧。”

      张士敬又嫌弃地瞥了他一眼,然后望向娄烦方向,淡淡道:“姓秦的接连打下黄丛山和关帝山之后,现在至少有一万石粮食,白银一万五千两以上,马匹一千五以上,牛羊铁器等不计其数。”

      “我们张家出四百人就能拿两成,那就是至少两千石粮食,三千两银子了,何乐而不为呢?”

      “大公子英明。”

      崩牙家丁嘿嘿傻笑起来。

      这时,刚才被赶到远处的那黄牙小老头,抱着那一动不动的半大小子,吃力地朝他们走来。

      剩下那十几个饥民闻到肉香,也像行尸走肉般,眼勾勾望着他们手里的肉干,脚下不由自主地走了过来。

      “你们活腻歪了是吧?”

      崩牙家丁横着脸骂道。

      黄牙小老头腰都快要弯到地上了,可怜兮兮地哀求道:“几位老爷,俺娃快要饿死了,可怜可怜俺们,赏点吃的吧。”

      “呔!讨吃的都讨到我家大公子这来了?没长眼是吧?还不快滚?”

      黄牙小老头拧巴着一张老脸,像是快要哭了。

      张士敬又把一块牛肉干塞到嘴里,边嚼边笑眯眯说道:“老人家,这年头到处都是饿死的饥民,活你一个不多,死你一个也不少,依本公子看啊,你和你的娃不如早死早超生。”

      黄牙小老头低下脑袋,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突然从怀里掏出一块羊脂般的玉佩,咬咬牙道:“公子,这是俺家的传家之宝,传到俺这已经整整六百年了,公子若是能给两斤肉干再加二两银子的话,俺就把这玉佩卖你。”

      “哦?”

      张士敬一下来了兴趣,眯眼盯着那块玉佩看了一小会,嘴角突然露出一抹冷笑:“大胆毛贼,竟敢偷我张家财宝,来啊,把他给本公子打杀了。”

      “是。”

      那崩牙家丁和另一名家丁立马起身,抽出刀子,脸色狰狞地朝黄牙小老头逼来。

      小老头脸色大变,急忙把怀中的半大小子扔在地上,自个转身就跑。

      但刚跑出几步,就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似乎还瘸了腿,挣扎半天硬是起不来。

      两个家丁越过那一动不动的半大小子,狞笑着朝小老头逼近。

      就在这时,那半大小子突然一跃而起,不知从哪抽出两把短刀,狠狠扎进崩牙家丁的后颈。

      另一个家丁大吃一惊,急忙转身,举刀劈去。

      这时,那黄牙小老头也从地上窜起来,破破烂烂的袖口中滑出一把短刃,不紧不慢地插进了家丁后背。

      “敌袭!”

      张士敬旁边一个家丁反应极快,一把拽起张士敬,拉着他往不远处正喂马的大部队冲去。

      几乎与此同时,一支利箭破空而来,扎进他后背,将他生生钉在地上。

      不远处,三具刚刚还躺在草丛里的“尸体”,正手持弓箭,对准了张士敬身边最后一名家丁。

      那黄牙小老头和半大小子,结果了两名家丁之后,便如豹子一般,一左一右朝张士敬奔来。

      他们身后那十几个饥民,也纷纷从身上、包袱中、周围的草丛中取出一件件兵器,一群狼似的杀了过来。

      官地岭上突然响起一阵马蹄声,一支三十骑左右的骑兵,从上而下呼啸而至。

      张士敬大惊失色,兵器都来不及拿,撒腿就朝他的人马跑去。

      这时,又是三支利箭破空而来,一支从他耳畔掠过,一支扎进他身旁家丁的胸膛里,另一支则精准地扎在他小腿上。

      张士敬踉跄倒地,黄牙小老头快步赶到,把短刃架在他脖子上。

      原本拧巴着一张苦瓜脸可怜兮兮的小老头,如今却咧着一口大黄牙冲他傻笑。

      “张公子,随俺们走一趟吧。”

      那原本奄奄一息的半大小子,正手持两把短刃,像一头凶猛的豹子,盯着他那四十多个正赶来救援的手下。

      “谁敢过来,小爷我一刀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