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九十六章 冯山七子和风刀走龙
    秦川去了一趟关帝山神台峰大寨,去看望各位被贼人掳去的缙绅老爷和公子哥。

      当然,他没在那些人面前露面,只隐在黑暗里静静看罗大牛表演。

      罗大牛把他那张粗犷的大脸蒙起来,化身三座崖的王刚王大当家,对各位被掳来的谨慎老爷和公子哥好一顿毒打,好彰显三座崖王大当家的凶狠。

      虽然被毒打的各位都猜得出他是孟家庄的人,但表面功夫还是得做做的。

      秦川没让他下太重的手,这些人可都是活生生的粮食。

      杜家三十口人值两千石,张大公子、吴四公子和胡老爷各值一千石,加起来五千石之多。

      如今,秦川共有一万一千石粮食,如果能顺利收到那几家的粮食,拢共一万六千石。

      现在黑山矿场有一千八百人,娄烦乡民和秦川收留的饥民共两千二百,关帝军一千,加上临时被拉来修水利的静游镇一千乡民,拢共六千人,加一千五百匹战马。

      六千人每天要吃掉六十石粮食,娄烦马和蒙古马都是耐粗粮的品种,但就算没有战事的时候一天吃两斤精料,一千五百战马每天要吃掉三十石粮食,所有人马加起来一天要九十石。

      离冬小麦收割还有半年时间,以目前的人马数量来计算,一共需要一万六千石粮食。

      秦川现有的粮食刚好够吃。

      而且,秦川还有一万七千多两银子,还能买八千石粮食,给养方面基本没啥问题。

      秦川的计划是,明年冬小麦收获之前,黑山矿场先维持两千人左右,日产生铁一万五千斤,一部分自用,一部分卖掉。

      娄烦镇可以招纳三千乡民,他要吞并杜家和宁化王府的田地,连带孟家的田地,拢共一万八千亩,需要三千劳动力才能种得完。

      除此之外,秦川还会尽可能地开荒,沿着小涧河河畔和新修的几座水库下游,明年春播之前开三到五千亩地。

      关帝军不会扩充太快,维持一千到一千五百人之间就可以了,前期的资源要先投入到生产当中,等农业发展稳定下来后,再扩军并向外扩张也不迟。

      ……

      罗大牛毒打了一会,看看时间好像差不多了,便抽出刀子,说了句“三日期限已到,你们的死期也到了”,把杜家好几个公子哥吓得尿了一地。

      秦川怕罗大牛这厮真把人给砍了,急忙在后面轻咳一声,罗大牛在杜英广次子的脖子上比划几下,那公子哥头一歪就昏了过去。

      这时,一个部下匆匆进来,在秦川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秦川一听乐了,朝罗大牛叫过来,吩咐几句。

      杜家的粮食已经在路上了。

      没多久,秦川仅带几十骑赶回孟家庄,罗大牛则率领蒙面的先登营,押着被捆得严严实实的杜家三十口人,在黄丛山附近等待消息。

      秦川不打算杀杜英广等人,他觉得,做买卖得讲究盗亦有道,得给广大的缙绅老爷们竖立一个高大上的形象:秦大管事是个一言九鼎的人,只要交了粮食,他必然会放人。

      只有这样,以后再绑票的时候,那些老爷们才会乖乖地运粮食过来。

      除此之外,秦川还表达了自己的最大诚意,亲自率领三百关帝军,北上二十里迎接杜家的运粮队。

      ……

      运粮队到了静游镇之后,杜有亮下令原地休息片刻,自己带着几个亲信,在范三拨的陪同下急匆匆进了杜家庄。

      穿过空荡荡的门洞,看清里面的景象后,杜有亮身体一阵摇晃,差点从马上摔下来。

      他昔日辉煌的杜家,如今已成了一片废墟。

      “贤弟,这个仇,终是要报的。”

      一旁的范三拨微眯着眼,淡淡说道。

      杜有亮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咬牙说道:“我杜有亮对天发誓,不手撕了姓秦那狗贼,誓不为人!”

      “大公子,不好了,那姓秦的狗贼来了。”

      他刚发完誓,一个护院就仓皇跑进来喊道。

      杜有亮脸色一变:“那狗贼来了?来了多少人?”

      “三……三百人左右,列于南边山梁上,那姓秦的只带了二十骑,正朝咱们而来。”

      “好个胆大包天的狗贼,竟还敢来送死!”

      杜有亮“锵”地抽出腰间宝剑,脸色狰狞不已。

      一个护院急道:“公子不可,那会害了老爷他们的,更何况,姓秦的骑着高头大马,咱们未必能杀他。”

      杜有亮脸色挣扎,片刻后最终还是不甘地暗骂一句。

      “走,出去会会他。”

      一行人来到南边镇口,只见姓秦的已经到了镇口百步之外,穿着他爹新置办那件黑色貂皮大衣,骑在高头大马上。

      “杜公子,别来无恙。”

      见他出来,秦川笑眯眯地拱了拱手。

      “哟,范公子也来啦,上次范公子和范老爷来的那趟,给孟家庄捐了不少马匹兵器,实打实的贵客啊,范公子这次打算捐点什么啊?”

      话音落下,范三拨的脸色一阵红绿交替,难看至极。

      杜有亮则忍着怒气,喊道:“姓秦的,本公子已经把粮食运到了,赶紧放了我杜家的人。”

      “咳。”秦川清了清嗓子,“你杜家的人又不是秦某劫的,杜公子这说的啥话,秦某此次前来,是想给杜公子和三座崖王刚做个中间人,秦某帮公子把粮食运过去,再把人质接回来,可保令尊和其他人毫发无伤,杜公子以为如何?”

      杜有亮怒哼:“少在这装蒜,你不过一小蟊贼而已,披上官皮当别人认不出你了吗?赶紧把我家人带来,一手交人一手交粮。”

      “咳,秦某好心好意,却遭杜公子泼一身脏水,实在是……好委屈啊。”

      “既然杜公子信不过秦某,这个中间人不做也罢,免得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不过秦某得奉劝杜公子一句,娄烦以南一带匪冦横行,若没有秦某的护送,杜公子这两千石粮食恐怕是到不了铁史沟山喽。”

      秦川淡淡说罢,又朝杜有亮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调转马头就要离去。

      杜有亮咬牙切齿,恨恨望着他的背影。

      片刻后,杜有亮最终还是恨声道:“把粮食拿去,一个时辰之内,把我父亲等人送到这来,你若敢出尔反尔,本公子踏平你孟家庄。”

      秦川回头,淡淡笑道:“杜公子,粮食不是给我的,而是我替你运到铁史沟山,赎回你家人的。”

      “哼!”

      杜有亮重重怒哼一声,然后朝旁边说了句“让那些饥民把粮食运过去给他”。

      手下领命而去了,那姓秦的,也笑眯眯地朝拱了拱手,然后转身朝南边的山梁走去。

      没过多久,五百饥民运送着两千石粮食离开静游镇,在关帝军的押送下,朝娄烦缓缓而去。

      秦川亲自率领一百关帝军押后,直到最后一辆驴车通过之后,才微笑着朝杜有亮挥手道别,然后带着部下缓缓退走。

      走出没多远,一个哨探突然策马而来,急声道:“大当家的,西北边来了一伙人马,两三百人左右,看模样是岚县当地的匪冦。”

      “哦?”

      秦川皱了皱眉:“刘有柱,带两百无当营戒备,其他人马继续押送粮食回去,通知罗八带一百关帝军和五百乡民出来接应。”

      “孟家庄周围五里之内,不允许出现生人,让那些饥民在石炭岭把粮食交给罗八的乡民,然后在石炭岭等着,两个时辰后再去娄烦领粥。”

      “是。”

      刘有柱领命而去,迅速召集两百先登营,靠西北一侧戒备。

      秦川也没走,而是站在先登营前面,定定望着西北边。

      没多久,远处突然传来阵阵马蹄的轰鸣声,一支骑兵卷着烟尘,出现在远处山梁上。

      见这边已经戒备之后,那支骑兵停了下来,为首一个长须汉子,带这个十三四岁的毛头小子越众而出,遥遥望着秦川。

      秦川也冷眼望着他,只遥遥对视,互不出声。

      一个对周围一带很熟的关帝山说道:“大管事,是赤坚岭冯家的人,明面上的冯家和冯家村规规矩矩,只在赤坚岭上种田放马,但实际上,整个冯家村都是匪,冯家便是这这条匪村的龙头。”

      “那个长须汉子叫冯一龙,是冯家村大当家,也是冯家大哥,其下共有十三个兄弟,夭折四个,三个在做买卖的时候死了,冯一龙和剩下六个兄弟被称为冯山七子,除了那毛头小子年纪还小之外,其他人身手十分了得,尤其冯一龙,善使一把眉尖刀,一出手有如龙腾虎啸,人送诨号风刀走龙。”

      “哦?有点意思。”

      秦川嘴角露出一抹有趣的微笑。

      “我倒要看看,这条风刀龙到底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