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鞑靼饥民
    崇祯五年四月,皇太极亲自率领后金八旗及蒙古诸部十万大军,西征林丹汗。

      喀喇沁、东土默特、喀喇车里克等几乎所有归降后金的蒙古诸部,都参与这次西征。

      林丹汗得知消息后大惊失色,急忙驱赶归化城富民扔下一切辎重,西渡黄河仓皇而逃,远遁青海。

      皇太极深知追赶不上,于是分兵两路,一路寇略宣大边外,一路扫荡归化城一带,肃清林丹汗余孽,搜捕部民。

      自此,河套地区尽落后金之手。

      皇太极率领他的大军在大明边外耀武扬威之际,明廷却持观望态度,放纵其在边墙一带搜捕逃亡的蒙古余部而无动于衷。

      甚至,皇太极致书明军边境守将,向其索要逃进边墙的察哈尔所属余部时,明军还将所有蒙古人及财物乖乖送出边墙,拱手奉上。

      皇太极收兵返还建州时,率兵逼近宣府边墙,宣府边境的明军将领又急忙献出犒赏林丹汗的财物,计缎布及虎豹等皮,共一万二千五百多件。

      可谓窝囊到极点了。

      皇太极临走之前,还一把火烧了归化城,又命正白旗梅勒额真伊尔根觉罗阿山领四个牛录七百人、镶黄旗甲喇额真图鲁什领两个牛录五百人,及蒙古左右两营四千多兵力,在归化城一带继续肃清并收编察哈尔余部,并防备林丹汗渡河反攻。

      十月,寒冬将至,河套地区察哈尔余部降的降,死的死,林丹汗所部逃到青海的十不存三,缺衣少粮的情况下正忙着侵入明廷边境劫掠,已无力反攻河套。

      伊尔根觉罗阿山和图鲁什也收兵归化城,在旧址上筑起了矮墙,准备在此渡过寒冬。

      十月中,皇太极忽然传令阿山,命他在归化城备齐战马及挽马各三百匹,各种皮张五千张,并准备接收从泰宁运往归化城的五百张貂皮和五百支人参。

      准备齐全后,将上述货物运往清水河,于十一月二十日前后,与张家口范家交易,换取七千石粮食。

      接到命令后,阿山急忙命周边各归降的蒙古诸部献马和皮张,准备骡马车,并派人往东接应泰宁的貂皮和人参。

      ……

      秦川出征第四天傍晚,六百骑在井坪以西扎营,埋锅造饭燃起篝火后不久,就见四面八方忽然来了不少饥民,大概是被篝火[笔趣岛 www.biqudao.vip]和熏烤的大饼香气引来的。

      刘有柱刚要派人出去驱赶时,秦川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于是制止了刘有柱,亲自带着数十骑迎向那些饥民。

      到了近前,秦川右手持长刀,左手扬起一张大饼,朝那些眼巴巴的饥民喊道:“我乃宁化守御千户所百户秦川,此去是要出关杀建奴和鞑子,粮食我有的是,谁想吃的,跟我出关,想吃多少有多少,但若是没那个胆子的话……劝你还是趁早去别处讨食吧。”

      那群骨瘦如柴可怜巴巴的饥民便纷纷止住脚步,不时望着他手中长刀,竟没人敢往前一步。

      秦川又道:“你们放心,我不是要跟建奴拼命,只是要截杀对方一伙人而已,那伙人可是带有不少粮食。”

      那群饥民依然不敢上前,只眼巴巴望着他手中大饼,又忌惮他手中长刀。

      一个又瘦又高,五官粗犷的汉子突然越众而出,朝秦川叽里呱啦说了一通什么。

      秦川皱着眉头,愣了好一会,压根听不懂对方说的啥,只得问了句:“鞑靼人?”

      那汉子点点头,拍着自己胸膛,用生硬的汉语说道:“我,土默特部。”

      秦川点点头,朝后面喊了一句。

      没多久,赵武便领着几个部下骑马赶来。

      “赵武,那是个鞑子,给翻译一下,问他什么来路,刚才跟我说的啥。”秦川招了招手道。

      赵武抱拳点头,然后对那蒙古人一通叽里呱啦。

      对方也一通叽里呱啦。

      两人叽里呱啦一会之后,赵武便转头说道:“大管事,他说他们原本是林丹汗的西土默特部,建奴杀过来之后便逃进了边墙,没去投效明军,而是四处流落,这群饥民里边十有七八都是林丹汗旗下蒙人,各个部落都有,其中以他们西土默特部人数最多,有一百一十多个。”

      “他刚刚问你,要去杀那支建奴,那个部落,事成之后分他们多少粮食?”

      秦川仔细打量了一圈,这才发现那些人黑乎乎的脸上五官普遍比较粗大,应该都是鞑靼人没错了。

      人数将近三百,其中有半数长得比较大个,应该是些青壮,有好几十个小孩,还有一些剪了短头发或者头上包了块布,看面相应该是女人。

      “问问他们,对偏头关到归化城一带的地形熟不熟悉。”

      赵武点头,又朝那人叽里呱啦说了一通。

      很快,赵武便回道:“大管事,他们原本就是赤儿山一带定居,半放牧半农耕,对这一带最熟悉不过了。”

      “好,告诉他们,我要在清水河一带截杀一支建奴,完事之后,会把他们带回娄烦,给他们吃的,给他们田地耕种。”

      闻言,赵武转头又对那汉子叽里呱啦一通。

      他话刚说完,那伙鞑靼人便一阵骚动,纷纷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好一会之后,那伙人当中才有一个黑黝黝的老头越众而出,以手捂胸,朝秦川鞠了一躬,用流利的汉语说道:“我叫阿木尔,见过秦大人,秦大人刚才所说可当真?我等又该如何信得过大人?”

      秦川不由暗骂几句,明明有人懂汉语,却非要找翻译来。

      但表面上,他仍淡淡笑道:“我手上的粮食可以证明我的话是真是假,可以先给你们吃粮,吃饱了肚子为我打仗,就这么简单,打赢了,我拿到我想要的东西,你们日后也依然有饭吃,当然,你们以后也得为我打仗。”

      那老头脸色有些犹豫,片刻后又问:“不知秦大人想要的是什么东西?”

      “你们跟我去了就知道了。”

      老头又犹豫片刻,然后转头跟身后的人商量起来。

      良久之后,他才拉着刚才那个高大汉子出来,道:“大人,他叫巴图,汉语中如石头般坚固的意思,乃是我赤儿山部族第一勇士,我们愿意为你打仗,但族中有许多老弱,早已上不了战场了,只能让巴图和族中青壮随你去,但族中老弱也必须要吃粮。”

      “成。”

      秦川笑了笑:“青壮随我杀敌,老弱妇孺就在后面等着搬运东西,到时候我要把所有缴获都搬回娄烦,你们也得跟我回娄烦。”

      “一言为定。”

      老头说着,朝旁边汉子耳语几句。

      那叫巴图的汉子定定看了秦川片刻,突然高举双手,然后把右手捂在胸前,朝秦川躬身行了一礼,嘴里还叽里呱啦喊了句什么。

      接着,汉子身后几十个青壮也有模有样,齐齐对秦川躬身行礼,嘴里也叽里呱啦喊着。

      “大管事,他们是在说从今往后会效忠于你。”赵武在旁边翻译道。

      “好。”

      秦川呵呵笑了笑。

      见这边赤儿山部族的人向秦川效忠后,另外几个人数较少的部族,也纷纷过来行礼表态,愿意效忠秦川。

      少数汉人饥民也纷纷跑过来,喊着愿意给秦大人打仗,只求秦大人给口饼吃。

      这些人秦川统统都收下了,共两百七十余人,其中约半数青壮,半数老弱。

      秦川并不指望这些人能给自己打仗,包括那些青壮,因为他们除了极少数之外,大多都太瘦了。

      但用来虚张声势,再驱赶骡马赶车还是可以的,若能赢下这一仗,他有几百辆骡马车要运回娄烦,得有人帮着赶车。

      当即,秦川便让部下拿出大饼,不论男女老弱,一人分半个大饼,秦川又挑出八十青壮,每人给了半碗没有肉的肉干汤。

      他这一趟带了五百人十天的干粮,罗文天又筹集了两百石粮食和三百豆子,还有几十车干草,够五百人马吃三十天,若能劫下那批粮食,再多几百张嘴巴吃饭都没问题。

      ……

      第二天早上,秦川把八十匹用来运干粮和被褥的战马,分给巴图在内的八十个精挑细选出来的鞑靼汉子骑乘,并给其他老弱饥民留下两天干粮,让他们步行赶去磨儿山找罗文天再领三天口粮,然后从三山墩出关,沿着清水河往西跟他们会合。

      安排妥当后,秦川便领着六百八十骑继续北上。

      中午时分,他突然收到罗文天传信,说平虏卫将领最近在阻胡堡整编军队,大部人马难以出关,让秦川去磨儿山北边五里的三山墩,他已经把那座墩台的关节打通了。

      秦川派人去仔细调查,确认罗文天所说确有其事后,便绕过阻胡堡,直奔三山墩。

      ……

      此时此刻,张家等大户的运粮队已经过了五寨堡,离偏头关一百五十里,仍需超过三日才能到达。

      从宁武关赶回去报信的探子,也终于回到岚县了。

      但运粮队早已走远,张家急忙又排出另一批探子往北追去。

      归化城,伊尔根觉罗阿山接到了泰宁运来的五百张貂皮和五百支参,正给皮张装车,清点马匹,准备南下清水河跟范家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