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首战告捷
    秦川又犹豫片刻,最终一咬牙:“好,你俩去做了那两个建奴。”

      “是。”

      赵武和李顶梁下马,一个从腰间掏出旱烟斗,一个掏出一包肉干,笑呵呵朝那两个建奴走去。

      秦川朝不远处的关帝军打了个眼色,又朝山坡上的刘有柱喊道:“老刘,你上西边两百步之外搭座桥,一会咱们的粮食从我这过河,金国勇士的货物就从你那座桥过来。”

      刘有柱心领会神,应了一声,然后带着三百关帝军把附近的地窝子一通乱拆,把木料茅草等搭在马背上,往西边两百步之外驼去。

      巴图的八十部族,则仍留在那,或坐或趟,装作偷懒。

      河对岸的建奴对刘有柱那三百人视若无睹,但对巴图的人,却是很有兴趣,扬声就朝秦川问道:“尼堪,山坡上那些人,可是原来河套地区的察哈尔余部?”

      秦川一听,急忙打哈哈道:“这……诸位勇士,他们……”

      “哼!”那建奴冷哼一声,“你难道不知,我们可汗正四处搜捕察哈尔余孽吗?你与我大金国通商,却收留大金国的敌人,是何居心?”

      秦川顿时慌了神:“这……这……小的哪敢有什么居心啊,就是运粮食人手不够,临时收的一批人而已。”

      图鲁什也冷哼一声,道:“限你一刻钟之内,将那些察哈尔余孽交给我大金国勇士,否则……死!”

      “是,是,小的这就去把那伙人抓起来,给老爷送过去。”

      秦川擦着冷汗,骑马跑回去对后面的关帝军低声吩咐几句。

      那三百关帝军便朝两侧散开,往山坡上的巴图族人包抄而去。

      秦川示意李顶梁和赵武慢点动手,然后背对建奴,猛地朝巴图打眼色。

      山坡上,巴图的赤儿山族人见关帝军朝他们包抄过去后,顿时骚动起来,纷纷抄起刀枪棍棒,警惕地盯着关帝军。

      巴图一直望着秦川,看了好一会,直到逼近他们的关帝军也朝他们猛打眼色,并出声让他们配合演戏之后,才让族人先假装慌张,但不可厮杀起来,配合秦川过河袭杀建奴。

      没多久,三百关帝军把八十赤儿山族人团团围住,逼他们放下兵器,然后骑着马,押着他们朝河边走来。

      原本在检查粮食的那两个建奴,已经放下了手中腰刀,正在赵武和刘有柱的恭维中一脸享受地吞云吐雾,不时还咬两口肉干。

      刘有柱的桥梁搭得很快,只一刻钟,一座既宽敞又结实的木桥就铺在了河泥上。

      三百关帝军和八十赤儿山族人也走得很快,不多时就到了河边。

      这时,山猫儿从一辆粮车后面钻出来,悄悄靠近那两个建奴,和李顶梁、赵武三人,借助关帝军的遮挡,悄无声息地把短刀扎进了两个建奴的咽喉。

      紧接着,三人连身上的血迹都没擦,径直上马,越过关帝军,来到秦川身边。

      “诸位勇士,诸位老爷,察哈尔余孽已经送到了。”

      秦川笑呵呵说着,右手探到马鞍后面,取出一支短标枪。

      后面的三百关帝军也纷纷把手探到后面,取出标枪。

      赵武和二十个弓箭手则摘下背后的弓箭。

      他们和建奴只有二十步距离。

      这么近的距离,他有把握指哪打哪。

      对岸的建奴看到对方拿标枪弓箭,顿时脸色大变。

      但,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秦川便一拧身,率先掷出第一支投标。

      紧接着,赵武猛一甩手,一支利箭破空而去,狠狠贯入图鲁什坐骑的马脖子上。

      几乎与此同时,李顶梁和三百关帝军齐齐掷出了手中投标。

      三百支标枪,遮天蔽日,梨花暴雨般,在清水河上空发出厉鬼索命般的呼啸。

      巴图和他八十个族人,返身朝百步外的马匹跑去,准备从东边包抄。

      西边两百步外,刘有柱长刀一指,三百关帝军策马狂奔,从那座刚铺好的桥梁上冲过对岸。

      对岸的两百建奴和三百鞑子整整齐齐驻马立在河对岸,简直就是活生生的靶子,只第一波标枪就倒下了近百个。

      图鲁什乃后金出了名的勇士,身手强横,反应极快,被战马掀翻的时候侧身一滚,躲过了那匹挣扎乱窜的战马。

      赵武知道他是后金的主将,至少也是个牛录额真,只紧紧盯着他,一箭过后,反手抽出一支短标枪,用力掷了过去。

      图鲁什刚想起身,眼见一支标枪迎面而来,急忙又趴了下去。

      赵武甩手如飞,两支标枪又接连飞了过去。

      图鲁什在地上连滚带爬,硬是躲了过去。

      他倒是暂时保住了小命,但他的部下就遭殃了。

      突遭袭击的时候,他手下五百人阵脚大乱,又不见将领的命令,一时间不知该进还是退,只在原地勒紧马缰,控制住受惊乱窜的马匹。

      第二波标枪过后,五百人死伤已达三成。

      有人终于忍不住,调转马头就逃,也有的赤红着眼,嗷嗷叫地策马冲过河,朝关帝军杀去。

      这些人无一例外死在了河滩上。

      “撤!快撤!快去禀报阿山大人,让他率大军杀光尼堪!”

      图鲁什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扯开喉咙大声嘶吼。

      此时的他周身泥土狼狈不堪,身上铁甲已被标枪撕开一大片,肩膀上还有一片猩红的血迹。

      赵武依然紧紧盯着他,五支标枪已经扔完了,正拉开角弓,一箭接一箭地朝他射去,将他插得跟刺猬似的。

      凡是穿双甲的建奴,抗弓箭能力都特别强,鳌拜每次上阵厮杀都伤痕累累,身上插满箭支还一样生龙活虎。

      如今的图鲁什也一样,身上插着了好几支箭,也依然能从地上爬起来,撒腿往北边逃去。

      “杀!”

      三轮投标一过,秦川一马当先,冲过对岸,甩手掷出一支标枪,将一个跑得慢的建奴钉在马背上。

      “杀!”

      刘有柱的三百骑已经渡过清水河,很多人连新铺好的桥都不走,径直从河滩冲过去,呼啸着从西边杀到了建奴侧面。

      坐骑高速冲刺的情况下,短标枪能掷出五十步之外,刘有柱的三百人只一轮投射,对方逃跑的队伍就变得稀落起来。

      在他的逼迫下建奴无法北逃,只得沿着清水河往东,逃向金盖山山脚那段狭窄的河滩。

      巴图和八十个族人已经到了河边,连桥都不搭,策马跨过清水河,截住敌人的去路。

      秦川已经注意到图鲁什了,一过河就朝那身上插满箭支,却仍然拔腿狂奔的壮汉杀去。

      图鲁什心知跑不过对方的马匹,听得后面马蹄声越来越近的时候,突然一转身,手持腰刀,凶狠地盯着秦川。

      秦川嘴角挂着冷笑,毫不畏惧直冲而去。

      距离只几步的时候,图鲁什一矮身,手中腰刀斩向秦川坐骑的马脚。

      秦川眼疾手快,将手中长刀狠狠一掷,那柄三尺七寸长刀如箭般射向图鲁什。

      后者避无可避,只得将腰刀回扫,堪堪将那柄长刀击飞。

      就在这时,秦川的坐骑硬生生撞了上去,将壮如牛的图鲁什撞翻在地。

      他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紧随在秦川后面的廖三枪,把手中大枪像毒蛇一样朝他胸口扎去。

      图鲁什大吃一惊,双脚用力一蹬,硬生生蹬出数尺,但廖三枪那杆枪仍扎在了他膝盖上。

      “啊……”

      图鲁什惨叫一声,对着廖三枪的背影破口大骂:“尼堪,给图鲁什大爷等着,爷爷我定要杀你亲人,抢你的女人,让她们给爷爷我做牛做马!”

      廖三枪没有停下来,只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喊道:“武哥,捉生。”

      “好咧。”

      赵武策马掠过,手中长刀从图鲁什的另一个膝盖拖过。

      图鲁什又是一声惨叫,冲着赵武背影破口大骂。

      “抓活的。”

      赵武没鸟他,只朝后面喊了一声,然后继续跟着秦川往前冲杀。

      三百骑关帝军过后,图鲁什的四肢已经全断了,像堆烂泥般躺在地上,一边哀嚎一边破口大骂。

      根本就没人鸟他,秦川率领的三百骑紧紧追在他那群残兵败将后面,刘有柱领着另外三百骑,从侧面把残兵赶进金盖山山脚的那片狭窄河滩中。

      巴图领着八十族人,在那片狭窄河滩的另一端截杀溃兵。

      秦川给他的任务只是牵制,但他大概是对建奴恨之入骨,硬是领着族人在那狭窄的口子把溃兵挡了下来,一个个红着眼挥刀乱砍。

      有了他的阻挡,溃兵逃跑的速度慢了下来,秦川和刘有柱的人马从后面追上来,像一群狼一样席卷而过。

      秦川长刀已经扔了出去,只拿最后一支投标当兵器,从后面扎进一个鞑子的背部,并顺手夺过对方腰刀,像一支箭头似的杀进了乱做一团的溃兵里。

      廖三枪紧随在他左侧,一杆大枪吞吐如蛇,如游龙出海,所过之处溃兵纷纷惨叫落马。

      身长手长的李顶梁在右侧,手里的五尺长刀上下翻飞,割草一般从溃兵背后席卷而过。

      很快,秦川穿过溃兵群,见到了巴图,后者见他策马冲来,下意识地举起长刀,就要朝他劈去。

      看清来者是秦川后,巴图急忙收刀,有些畏惧地望着这个一马当先,满身是血的新首领。

      秦川从他身边掠过,腰刀轻轻磕了一下他举起的长刀,发出“铛”的一声脆响。

      巴图顺势高举长刀,用生硬的汉语喊了声:“杀!”

      “杀!”

      数百关帝军从他身前呼啸而过。

      清水河边,已经没有能站着的建奴和鞑子了。

      只有十来骑跑得快的鞑子远远地没命往北边逃去。

      “不用追了,追不上的。”

      见有关帝军要追去,秦川便急忙喊道。

      数百关帝军这才放缓速度,没多久就停了下来。

      不知谁先笑起来的,陆陆续续的不少人开始放声大笑。

      没多久,清水河边就响起了几百人的山呼海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