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回头,决战
    自从皇太极把林丹汗撵走之后,偏头关往来的行商就几乎断绝了,雷平安这个偏头关守备的油水就少了起来,日子也渐渐有些难过。

      幸亏,前段时间静乐县一个姓罗的小白脸,突然跑过来花四百多两银子从他这买了几个人,紧接着又有张家口堡范家从他的偏头关出关,孝敬了他五百两银子。

      于是,雷平安的日子又舒坦起来。

      这天,罗小白脸又来了,带来了二百两银子,说他有一支商队要从偏头关入关,事成之后,再给他建奴和鞑子的首级各五级。

      雷平安很喜欢这小白脸,俊俏得很,比他见过的所有娘们都俊。

      而且这厮很是能说会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那种,总能把他雷守备捧得开怀不已。

      雷平安知道,罗小白脸嘴里所说的那支商队,绝不是什么所谓的商队。

      偏头关的夜不收早就探到这两天在清水河跟狮子梁一带发生的事了。

      一支神秘的明人骑兵,在清水河把数百建奴和鞑子杀得落花流水,接着又在狮子梁劫了范家大半个粮队。

      显然,罗小白脸嘴里的商队,就是那支胆大包天的汉人骑兵。

      雷平安懒得去刨根问底,更无心打听那支骑兵到底是谁的人马,他秉承的是少说话,多收钱的原则。

      看在二百两银子和建奴首级的份上,他答应了罗小白脸,到时候自会打开关门,让他们进关。

      至于范家……反正又不是他劫的粮队,与他何干?

      更何况,别以为他不知道范家做的是什么买卖,要不是范家在宣大和镇西卫手眼通天,他就狠狠敲一笔这条私通外敌的老狗了。

      跟罗小白脸谈好后,雷平安客客气气地把对方送到门关,约好一个时辰后开门给那支骑兵入关。

      正准备打开关门,让罗小白脸出去的时候,南边突然有数骑飞奔而来,远远喊道:“指挥使薛大人有令,近日有叛军勾结东虏,意图从偏头关入寇,命偏头关守备紧闭关门,加强防备,不得放任何人出入关门!薛大人率镇西卫援军即刻便到。”

      雷平安脸色一变,朝罗小白脸张了张嘴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罗小白脸便是罗文天,听到那番话,也脸色大变,冷汗直冒。

      那几名骑兵越过雷平安和罗文天,径直冲到门关那,命守门的士兵把大栓重新落下。

      显然,他们不想让罗文天出去。

      罗文天脸色煞白,半响才回过神来,急忙朝关外竭力大吼:“快去禀告大管事,偏头关走不得!”

      “呔!大胆奸细,我大明朝煌煌军威之下还敢通敌报信!来啊,把他给我绑起来!”

      那几名骑兵当中,一个领头的怒喝一声,旁边几个便抽出刀子,朝罗文天逼去。

      罗文天腿一软,瘫在地上呐呐说不出话。

      雷平安咽了咽干涩的喉咙,朝城关上一个心腹打了个眼色。

      偏头关外,一向憨厚开朗的老黄,此刻却神情凝重,紧皱眉头,定定望着紧闭的关门。

      没多久,城关上突然射出一支箭,落在他身前不远。

      老黄捡起箭支,把绑在上面的一块布塞进怀里,然后翻身上马,朝北边疾驰而去。

      ……

      从早上天刚亮,那头海东青就阴魂不散地一直盘旋在关帝军的头顶。

      赵武和廖三枪带着几个夜不收,还有二十个精锐关帝军在后面截杀后金的探子,不时有消息传回来,后金的大军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距离偏头关只剩一个时辰路程的时候,赵武和廖三枪等人回来了,带回来四级建奴首级,还带回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后金主力离他们只有不到二十里路。

      秦川拿地图比照了一下,然后勉强松了一口气。

      他们应该能在后金主力追上来之前,进入偏头关。

      可他刚下令加快速度,就见南边一骑飞奔而来,正是跟罗文天去偏头关联络的老黄。

      “大当家的,不好了,罗文天说偏头关走不得,听声音他好像是被人给抓起来了,城关上的守军还给俺射了一封信出来。”

      远远地,老黄便扯开喉咙喊道。

      秦川心里咯噔一声,急忙策马迎上去。

      他周围的部下也纷纷色变,迅速骚动起来。

      “大当家的,信在这。”老黄赶到后,从怀中掏出一块破布。

      秦川接过,展开一看,脖子上的青筋瞬间便绷了起来。

      “大当家的,信上怎么说?”

      刘有柱、李顶梁和赵武廖三枪等人纷纷赶上来,脸色凝重地在旁边问道。

      秦川握紧拳头,定定望着南边偏头关的方向,道:“镇西卫指挥使薛东亭接管了偏头关,把罗文天抓了起来,还说,有一伙叛军勾结建奴,意图从偏头关入寇边疆,要加强偏头关的防备,不得放任何人出入关门。”

      “很显然,那姓薛的是冲咱们来的。”

      刘有柱等人一听,顿时纷纷色变。

      “大当家的,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寻一处有利地形,跟建奴决战,解决了追兵再往东走,回三山墩。”

      “那……罗文天怎么办?”

      听到这,秦川沉默了,定定望着南边远方。

      片刻后,他一字一顿说道:“先派个人去偏头关,就说咱们愿意拿银子赎回罗文天,再派几个人翻越边墙入关,去岢岚州查清楚薛东亭的家人在哪。”

      “他若是敢杀罗文天,我就杀他全家。”

      “俺去挑人。”一旁的老黄接过话,“查清楚之后,俺再和山猫儿带几个人去办这事,这行当俺们最拿手。”

      “宰了那伙建奴之后,我和老廖也一起去。”赵武也接过话,“卫所的情况我比你们熟悉,说不定还能找些老兄弟帮忙。”

      廖三枪也说道:“对头,先宰了建奴,杀了个痛快再说,俺这杆大枪一天不喝建奴的血就渴得厉害。”

      “去让兄弟们提前做好准备,我去看看周围地形。”

      说罢,秦川便策马朝不远处一座山梁驰去。

      轻骑急进的话,十几里路两刻钟就能赶到,这么短的时间内,粮队没法爬上高山占据有利地形,附近有没有险峻山谷,可以说几乎没什么有利地形。

      关帝军虽然经历了不少战斗,但才成军一个多月,战力远远比不上建奴,更何况对方还有兵力优势。

      这一仗不好打,很不好打。

      他六百关帝军说不定就要葬送在这了。

      秦川拧紧眉头,任凭呼啸的北风刀子似的刮在脸上,只来回在附近扫视。

      良久,他才终于狠下决心,指着车队前头一座山谷,道:“进那个山谷,摆车阵,用装火药的骡车堵住两端谷口,两侧用骡车顶在山脚,拆一部分骡车做拒马,别让建奴和鞑子的骑兵从上往下冲锋。”

      ……

      罗文天被关进了一间屋子,雷平安亲自关的,临走之前,悄悄替罗小白脸松了松绳子,还命人偷偷送来吃食。

      从屋子出来没多久,雷平安就见到了镇西卫指挥使薛大人,随行的还有原镇西卫镇抚官董梁,这两位一共带了一千八百兵马,对他这位守备视若无睹,径直开进关城。

      雷平安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薛大人搞出如此大阵仗,跟关外那支骑兵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还有那位原镇抚官董梁,听说他早就调去宁化守御千户所当千户了,突然跑来这干嘛?

      雷平安想不明白,也不敢得罪自己的顶头上司,只秉承少说话,少做事的原则,缩在自己屋子里喝闷酒。

      没多久,城关外突然有人叩关,雷平安跑上城关一看,好像是跟罗小白脸一伙的。

      来者朝上边大喊,说愿意拿银子赎回罗文天,请薛大人开个价。

      那位指挥使薛东亭大人则横眉竖眼地怒斥对方休想收买大明将士,还说宁化守御千户所百户秦川身为朝廷命官,却行匪冦之事,打家劫舍为祸乡里,甚至率兵攻打宁化所,意图谋反,如今又勾结东虏进犯大明疆土,投敌叛国,罪该万死!

      外边那人没再说话,只冷冷看了看城关上的薛大人,然后掉头就走。

      听到这,雷平安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关外那支胆大包天的骑兵,是宁化所百户秦川的人马,罗文天也是他的人。

      这位秦百户不但得罪了薛大人的心腹爱将董梁,还得罪了静乐县和岚县一带的缙绅大户。

      于是就被扣上意图谋反和投敌叛国的罪名。

      看来,那位秦百户是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