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宦官刘文忠
    秦川以建奴和鞑子首级各十级,加上一百石粮食的代价,最终从三山墩回到了关内。

      一过长城,老黄、山猫儿、赵武和廖三枪便带了二十个精挑细选的关帝军折向西南方向,往偏头关和岢岚州而去。

      他们要去救罗文天,不管成不成,都要试一试。

      同时,他们要去岢岚州绑薛东亭的家人,不论男女老幼,能绑的一律绑了再说。

      事关属下的性命,秦川不想对任何人仁慈。

      一支数百辆粮车组成的庞大运粮队,自然逃不过各路兵马的眼睛。

      实际上,这几天在关外发生的事,早就在平虏卫和威远卫一带传开了。

      粮队离开三山墩,刚过磨儿山,迎面就碰上了一支军队,约一千人左右,领头的自称大同西路参将赵勇,盘查沿途商旅,捉拿奸细。

      秦川知道,对方是冲着粮食和首级来的,一给他们盘查就必然会出事,他们只需抓几个蒙古人,一口咬定是建奴的奸细,就能以此来勒索他。

      让四百关帝军摆开阵势,刀出鞘,弯弓搭箭后,秦川这才亮出自己的百户腰牌。

      看到他的腰牌,赵勇依然没让开,说最近很多建奴和鞑子冒充大明官兵的奸细,成群结伙地入寇劫掠。

      秦川高喊一句“挡我者死”,然后领着关帝军,一步步朝对方逼去。

      赵勇没料到他会这么莽,一时间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直到他的四百关帝军逼近一百步,赵勇这才慌了,连忙率兵后撤。

      他不过是想吓吓对方,讨点好处罢了,哪怕他兵力再有优势,也不敢跟对方动手,无端攻伐友军劫掠钱粮,与谋反无异,那可是死罪一条。

      一千多兵力厮杀的规模,绝对瞒不住别人,到时候上面一查起来,不说乌纱帽了,他项上人头都难保。

      更何况,就算他想跟对方开战,他的部下肯不肯上还是两说。

      他引兵退开后,四百关帝军也没追上去,只隔着两三百步和他对峙,让后面车队通过。

      见那一车车的粮食,成群的军马,还有几个大车的首级,赵勇瞧得直眼馋,忍不住又上前,好声好气地跟对方讨要一些。

      秦川冷笑,简单明了地告诉对方,一个子也别想拿走。

      赵勇大怒,差点就忍不住挥兵攻过去了。

      好不容易按捺下怒气后,赵勇怒哼一声,然后领兵走了。

      从那之后,秦川的归途顺利了很多,一连数日,到了井坪守御千户所的时候,才再次遇到了拦截。

      这次来的不是五官,而是个文官,大同巡按王桦。

      王桦不像赵勇那样耍手段,而是开门见山,客客气气地说想买粮食和建奴首级。

      秦川笑了笑,说粮食不卖,给多少钱都不卖。

      首级可以,建奴二十两一级,鞑子五两,限购各一百级。

      这一趟,他共斩了九百多首级回来,其中建奴四百余,鞑子五百多。

      他并不打算用这些首级来升官,因为升了官是要被调走的。

      大明朝几乎不存在武官升文官的可能性,所以他一旦升官,就得当个带兵打仗的武官,不是调去镇守边疆,就是去剿匪。

      短时间内,他还不能离开娄烦。

      但必要的功绩还是要的,所以,他只打算给带建奴和鞑子首级各两百回娄烦,包括仍活着的阿山和图鲁什,这两位可比一百级首级值钱多了。

      届时要先看看新来的巡抚许鼎臣是个什么样的人,能不能通过他把人头递上去。

      如果不行,那就另寻他人帮报功。

      多余的人头本就是要卖掉的,卖给谁都是卖,有客户主动上门了,趁早卖一些也好。

      王桦仔细算了算,二十两也不算太贵,一百级也就二千两而已,这点银子顶多能买个知州,但一百真奴首级所带来的功绩,可不是一个知州能比的。

      而且,这一百建奴首级里边的功绩他一个人吃不完,还得带上几个边军将领,那些将领自然要孝敬他,说不定都能把二千两银子挣回来了。

      想到这,王桦干净利落地说了句“成交”,然后开始点银子。

      他自然带了银子,还足足带了五千两之多。

      没多久,他取了一百建奴和一百鞑子的首级,美滋滋地走了。

      秦川则多了二千五百两银子,继续往南边行进。

      行了一日,到达朔州时,又有一伙人挡住了去路。

      那数百真奴首级就像一坨冒着热气的屎,引来了一群有一群的苍蝇。

      这次拦住他的既不是文官也不是五官,而是一个面皮白净的太监,大同监军刘文忠。

      刘文忠带的人不多,只两三百,而且他竟然在路边一个草亭里摆下了一桌酒席,并亲自站在路边迎接秦川。

      听到手下汇报这人的身份后,秦川不由眼前一亮。

      对方是监军太监,就能将奏本直达天听,不用通过山西巡抚,也不用通过兵部,被瞒报和篡改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

      这是个可以在利益为基础上的结交对象。

      当即,他便让关帝军留下一车人头,然后护送车队先行一步,自己只带了一百关帝军,朝刘文忠策马行去。

      “恭迎秦大人凯旋归来,恭贺秦大人步步高升。”

      远远地,刘文忠便用尖细的嗓音笑吟吟说道。

      秦川下马,笑着拱手道:“下官宁化所百户秦川,见过刘公公。”

      “诶。”

      刘文忠一把执过秦川的手,把他往草亭里带,还一边说道:“你我一人监饷大同,一人驻守山西宁化所,所属地方不同,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上下官之分。”

      “不如咱们便以兄弟相称,老哥我虚长你几岁,就叫你一声老弟,如何?”

      秦川心底一阵恶寒,急忙接着行礼的机会,把自己的手抽回来,拱手道:“承蒙公公抬举,秦川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哈哈哈哈,好,秦老弟请,你我今日不醉不归。”

      刘文忠那尖细的嗓音哈哈大笑时,显得各位刺耳。

      秦川随他进草亭,落座,刘文忠便亲自给秦川斟上一杯酒,自己也斟上一杯后,朝秦川举起杯子,道:“这杯乃是哥哥我敬老弟的,老弟智勇无双,用兵如神,以六百铁军袭杀一千三百建奴,并大获全胜,斩敌千级,扬我大明国威,实乃建州老奴逆反以来第一大功。”

      说罢,刘文忠便仰头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接着他斟了一杯,道:“这一杯乃是敬贺你我今日有缘,草亭相识,把酒言欢,来来来,秦老弟,你我一同干了这杯吧。”

      秦川没有拿那个杯子,而是从腰间取出一个皮制小酒壶,歉然说道:“老哥,对不住了,老弟我喝不惯烧酒,只喝得惯鞑虏的血和马奶酒,就以这马奶酒与老哥干一杯吧。”

      “哈哈哈哈,好,秦老弟,干了。”

      刘文忠也不介意,只率先把就被灌进嘴巴。

      秦川也举起酒壶闷了一口。

      这酒壶是从阿山腰间缴获的,不知用什么皮制成,很精致好看,秦川看着喜欢,就挂在腰间了。

      里面装的是蒙古人的马奶酒,秦川路上喝着喝着就喜欢上了。

      但,他不喝刘文忠那杯酒并非是因为喜欢马奶酒,而是因为怕酒里有毒,谁知道那酒杯里有没有涂了毒药。

      干过一杯后,秦川便开门见山问道:“刘老哥在此等候,为的是那批建奴首级吧。”

      刘文忠脸色有些尴尬,很快又哈哈大笑:“秦老弟果然性子豪爽,快人快语,没错,老哥此行为的便是那些首级。”

      “既然如此,刘老哥应该已经听说,秦某以真奴二十两一级,和鞑子五两的价格,卖了一百给大同巡按王大人了吧。”

      “知道。”刘文忠点点头,“但老哥不打算用银子买首级,而是用……用老弟的性命和前程。”

      秦川眉头一皱:“此话怎讲?”

      “老弟应该还不知道吧,前些日子,东阁大学士温大人和晋王世子上奏弹劾秦老弟打家劫舍,为祸乡里,皇上已经派了两路人马前来静乐和岚县调查此事,一路乃是山西新任巡抚许大人调派的都指挥使杜大人,另一路嘛……呵呵,连老哥我也不知是谁。”

      “就老弟在静乐和岚县做的事,恐怕是瞒不住的,就连老弟这数百真奴首级,恐怕也只会沦落为他人功绩,用不了多久,老弟你头上这顶乌纱帽,可就保不住了。”

      “但,若秦老弟肯让一些首级出来,老哥我必然会将奏本直达天听,奏明老弟奋勇杀敌之功,还有老弟在娄烦县爱民如子廉洁勤政之政绩,甚至……来静乐暗查的另一路人马,也能帮老弟打点打点。”

      “届时,不说这顶六品百户的乌纱帽了,就是三品四品的指挥同知或指挥佥事,也是手到拿来的事。”

      听到他的话,秦川不急着回应,而是低垂眼帘陷入沉思。

      刘文忠也不着急,只有滋有味地喝起酒[笔趣阁 www.biqugexx.info]来。

      良久,秦川忽然开口问道:“老哥想要多少首级?”

      刘文忠伸出两根手指:“两百真奴,两百鞑子。”

      “这么多首级值五千两银子,太多了。”

      “那……秦老弟可以让出多少?”

      秦川伸出一根手指:“一百级真奴,一百级鞑子,而且……我要宁化千户所的董梁和镇西卫指挥使薛东亭这两位大人出点事,不要他们死,只需要他们罢官或者贬职就行了。”

      “至于升官……我只要宁化所的千户一职,其他卫所或营兵的官职,一律不要,宁愿继续当我的百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