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攻略岚城
    岚县诸村寨很快就稳定了下来,该杀的人都杀了,钱粮财物等等也很快点清楚,并将大部分运往孟家庄,只留足够的口粮。

      留下来的乡民和长工佃户等,也继续忙着春耕,王继宗从娄烦调了年前收留的五千饥民过来,分批安置进各个村寨,让他们在那安家落户。

      除了自耕农所拥有的田地之外,其他田地全部租给之前的长工佃户和饥民耕种,佃租四成,两年后可以按土地优良程度,以一到三石粮食的价格卖给他们。

      各个村寨原有的长工和佃户,还有自己拥有田地的乡民等加起来,还剩四千人,把五千饥民安置进去后,那几个村寨一共拥有九千人,勉强种得完那七万亩耕地。

      这点人还不够,秦川还要在几个位处交通要道的村寨设粥棚,收留流落到这一带的饥民,甚至派人出去招纳饥民。

      岚县还有好几万亩荒废的田地,加上商业、手工业等各行各业需要的劳动力,再来个两万人也能安置得下。

      其实,岚县的人口大多都集中在岚城,秦川攻过来的时候,很多人跑进了岚城避难,起码跑进去三四千人,加上原有的百姓,再加上逃进去的明军和护院乡勇,如今岚城里的人口估计有两万左右。

      岚城是肯定要打下来的,那里面还有很多必须死的人,还有那么多人口。

      最重要的是,岚县位处岚河小平原的最西北端,北靠芦芽山,出北门就可以沿着芦芽山小路出岢岚州,也是岢岚州进入岚河平原的必经之路,就像一头狮子站在芦芽山脚,对整个岚河平原虎视眈眈。

      只有拿下岚城,吕梁山腹地才算是真正到手。

      当然,还有赤坚岭。

      若十天期限一过,冯一龙还不带着赤坚岭纳降的话,秦川会把十几门大炮拉上山,把冯家庄轰成渣渣。

      静乐县的饥民安置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调了五千人去岚县之后,娄烦还剩七千乡民,其中两千人分别安置在北上扫荡那天拿下的丰润村、张贵村和沙会村,还有静乐城、宁化千户所。

      秦川把李顶梁留在了静乐城,王德化的明军刚被击溃,李顶梁就带着两百人收复了宁化千户所,并在那留了一百关帝军。

      静乐城东边六十里还有两个村寨,一个是康家村,另一个是牛尾庄,这两个村寨都在山里面,每村只有小几十户人,据说民风很淳朴,都是些放羊牧马,靠山吃山的山民,并没有什么欺男霸女的缙绅大户存在。

      秦川没去那两个村庄,只让陈聪之遣人去告知那两个村的村民,静乐变天了,若是缺衣少粮,可以到静乐找知县大人借,不收任何利息。

      静游镇原来的乡民,也都回了静游,秦川还多安置了五百乡民进去,杜家的田地会全部分给他们耕种。

      当然,包括岚县的田地在内,所有田地里的冬小麦收成后,粮食全部收回秦川,他会给参与收割的乡民发粮食当工钱。

      忙着安置乡民的时候,秦川再次深感人才的重要性,要管理十几个村寨,一万多乡民,需要几十个民政官员,王继宗挑了好久才勉强挑够人,这些人当中大多是不识字的,只是脑瓜子稍微灵活些,或者以前当过甲首、里长之类的。

      看来,学堂得尽快扩大规模了,就是掳,也得掳些读书人过来教书。

      一连好几天,秦川东奔西跑,忙得焦头烂额,大致安顿下来之后,便把后面的事都扔给王继宗和宋知庭等人,让他们自个解决去。

      他该准备收拾赤坚岭了。

      ……

      三月二十八,离秦川给冯一龙的期限只剩一天。

      一大早,秦川就在普明镇调兵遣将,调集火炮,准备杀上赤坚岭。

      中午时分,一个哨骑忽然来报冯一龙来了。

      &nbs-->>

      p;秦川楞了一下,然后笑了,幸好那家伙识相。

      命人去准备酒肉后,秦川领着罗大牛和一百红衣侍,在镇口静静等待。

      没多久,一支人马出现在了视线了,约四百人左右。

      冯家庄不愧是马匪窝,那四百人个个骑着健马,装备也很齐整。

      看来,冯一龙不像其他土匪头子一样只顾花天酒地,而是很舍得花钱装备自己的手下。

      那支人马到了近前,为首的冯一龙翻身下马,独自朝秦川走来,他身后的四百人也纷纷下马,就呆在原地等待。

      “冯某愿率领冯家庄投效秦大人,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冯一龙倒也爽快,直接单膝跪下,朝秦川抱拳行礼。

      他身后那伙人也纷纷单膝跪下,齐刷刷地朝秦川抱拳行礼。

      “哈哈哈哈。”

      秦川笑呵呵地上前扶起他,笑道“从今往后,大家伙就是自家兄弟了,无须多礼。”

      冯一龙又抱拳道“大人,冯家庄所有青壮都在这了,共四百二十个兄弟,赤坚岭上只剩些老弱妇孺,都是这些兄弟的家人,还望大人能善待一二。”

      “这是当然。”

      秦川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也不跟你玩虚的了,你的人,我是肯定要拆散一部分,再给你安插一部分关帝军的,因为我的人马当中,不允许有任何派系存在,而且,我军中所有人都必须绝对听从军令,你的人不能再以马匪那一套来行事,若有违反军令者,必严惩不贷,因为这是强军之道。

      “但你放心,我既然要收你们做兄弟,自然会善待你们的家人,冯家庄的粮食我也不会动,更会善待你的兄弟,和其他关帝军一样,他们也能每人领一两月饷,打了胜仗、血战等会论功行赏,日后还能分到田地,军功显赫者更少不了荣华富贵。”

      “多谢大人,大人且放心,冯某先前知会过兄弟们,他们心里都有数。”

      冯一龙早已有了心理准备,知道投了秦川肯定会多了许多规矩,相应的,兄弟们也有了奔头。

      “有数就好,免得出了什么乱子,你我都为难,对了,你那几个亲兄弟就先跟着你好了,日后他们若是想单独领兵,就拿军功来换。”

      “多谢大人。”

      冯一龙脸上露出一抹喜色,他原本还担心秦川把他几个兄弟拆开,担心兄弟在别人账下受气1,秦川肯让几个兄弟跟着自己,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走吧,带兄弟们进去吃酒。”

      秦川又拍了拍他肩膀,然后和他并肩走入镇子。

      冯一龙和他麾下四百人马的投效,简直就是火中送碳,秦川缺兵,正头疼出多少兵力去打岚城,娄烦、静乐城以及岚县几个村寨各留多少兵力,有了冯一龙的四百人之后,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他目前的难题。

      当天,秦川便派了一百关帝军上赤坚岭,驻防冯家庄,这地方是岚河小平原的西边门户,是肯定要驻兵的。

      于是,冯家庄的老弱妇孺就成了人质。

      但秦川一再告诫那一百关帝军,绝不可欺压冯家庄的人,更不能抢东西,否则杀无赦。

      花了两天时间,把冯一龙的四百人马打散一部分,安插进各个营头后,秦川便调兵遣将,进逼岚城。

      其中罗大牛和冯一龙随秦川攻打岚城南门,兵力一千五,火炮二十三门。

      刘有柱则率领三百无当营,绕道爬上芦芽山,在狮吼峪设伏,可以放溃散的明军通过,但那些缙绅大户不能跑,岚县知县也得死。

      至于运钱粮的骡马车,一辆也不能通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