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两百一十六章 掀起她的红盖头
    杨业兴最终还是和罗文天达成了约定。

      就按罗文天所说的,他上娄烦提货,生铁每百斤一两五钱,熟铁百斤三两。

      而且,他可以用粮食来抵一半货款,整个山东和北直隶地界只给他一家供货。

      他并不担心粮食的问题,德州乃大明四大漕运粮仓之一,本身河流湖泊众多,水源充足,粮食产量也很充足。

      而且,南方的粮食基本都经过德州,除了朝廷的漕粮粮仓之外,德州也云集了众多民间粮商,在这采买粮食极其方便。

      其实,这价格他还有很大赚头。

      广铁在北直隶的小宗买卖,生铁能卖到百斤二两二钱上下,熟铁百斤四两,大宗买卖会低一钱到二钱之间。

      娄烦铁品相比广铁还好,价格比广铁高上一成应该是没问题的。

      德州到娄烦八百里路,骡马车队往返要走三十多天,按一辆骡车配车把式一人,随行护卫一人,两人的工钱加起来大约二两,骡子肯定每天要喂豆子,往返所需的草料钱大约要五钱。

      再加上杂七杂八的花销,每辆骡车往返的成本接近三两,按一辆骡车拉一千斤铁来算,每百斤娄烦生铁的运费三钱银子。

      也就是说,杨业兴进一百斤娄烦生铁的成本是一两八钱,小宗买卖应该能卖上二两三钱甚至二两四钱,大宗卖二两二钱应该没问题,若放在自家铁铺散卖,至少能卖三两,铸成铁锅还会挣得更多。

      这买卖很值当。

      谈好价钱后,杨业兴便叫来家中兄弟子侄,安排他们准备货银、骡马车和人手,并找粮商卖粮食。

      两日后,他带着二十几个家丁,随罗文天先一步前往娄烦,确认货物无误,路线畅通之后,再派人回来引骡马队拉着粮食和现银去娄烦取货。

      罗文天的底细他已经查得差不多了,知道这人背后的主子是一个新授的游击将军,叫秦川,听说先前在山西闹出不小动静,杀了一个都指挥佥事和三百私兵,静乐县和岚县两地乡绅士族绝大部分都被他抄家了,而且还打赢了朝廷大军,最后皇帝赦免了他的罪行,还让他当游击将军。

      这人不是个好惹的主,可是会绑票抄家的。

      对此,杨业兴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那位游击秦将军占了不少矿,急于卖掉手中大量铁料,也急于找人长期合作,应该是真心想跟自己做买卖。

      原本罗文天赶路慢悠悠的,途中每次入城总要逛一趟勾栏,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

      杨业兴好说歹说,才让这位既长得英俊潇洒,又喜好风流的罗公子加快脚程,但八百里仍走了整整十天才到。

      刚进娄烦地界,杨业兴就发现一处地势险要的路口有大量军队把守,拦截任何想进入娄烦的人。

      杨兴业因为是跟罗文天同行,所以只被检查队伍中是否有人患病,仔细检查一遍之后便放他们进去了。

      到了娄烦,杨业兴惊奇地发现,这地方不但有大量百姓在修水利和开垦农田,还有许多百姓在修路。

      那道路可容两辆马车并排而行,笔直而且平整,走在上面又快又稳。

      就是那些修路的百姓,一见他就像躲鬼怪一样躲得远远的,这点让他有点不舒服。

      更不舒服的还在后头,他们被安置在娄烦镇难免一间院子,院子里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似乎有火熏焦味,石灰粉的刺鼻味道,甚至还有醋的酸溜溜味道。

      杨业兴正疑惑这是什么院子时,就有一群人抬着大铁锅,挑着一桶桶清水放在门外,并叫他们所有人必须马上洗澡,所有衣服被褥必须放锅里煮滚。

      而且,他们要在这待十日,未经允许不得踏出这间院子半步。

      说是最近山西地界有大头瘟,这瘟病是经由虼蚤传染的,所以人人都得洗澡煮衣服,最好是把长发剪掉,若不肯剪,则必须每日洗头,除灭头上的虼蚤。

      不给他们离开院子,是怕他们当中有人得了大头瘟,怕他们传染给别人。

      听到这番话,杨业兴是又惊又怒。

      惊的是怕自己进了贼窝,被绑票勒索。

      怒的是娄烦的人竟然把他们当成了大头瘟,对他们避而远之。

      可他不敢说出来,更不敢踏出院子一步,生怕被逮住宰掉,他只得乖乖地把对方所要求的事全都干了。

      当天,他听到了周围传来的谩骂声,说他们堂堂读书人,相信罗文天才来到这里,原本是想来谋一份差事的,没想到刚进娄烦就被软禁起来了。

      没人理会那些人的谩骂,骂破天也没人搭理。

      杨业兴听了两日,终于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罗文天不光找他杨家谈买卖,还四处去招揽人才,那些谩骂的人肯定是跟他一样,刚进娄烦就被软禁起来。

      对杨业兴来说,这是好事,起码能说明姓秦的目的不是被绑票,因为那些谩骂的人当中不乏穷酸秀才,傻子才会才会绑那些人。

      到娄烦第三天,不远处忽然响起阵阵唢呐声,这是娶媳妇的调子。

      接着,罗文天来看他了,带来了三桌酒肉,说他们秦大人今日成亲,请他们吃喜酒,还说再过几日,他们秦大人就能跟杨业兴当面谈买卖了。

      杨业兴很是烦躁,因为一直窝在院子里实在憋得慌,接下来的几天只会更难熬。

      但他不敢发作,只能慢慢熬。

      ……

      秦川这几日的心情好得很,每日里一得闲便吹着口哨,悠哉悠哉的模样。

      因为,他终于有老婆了。

      洞房花烛夜,掀开红盖头那一刻,文素心那副娇羞模样让他精神为之一振。

      于是,第二夜他又让文素心穿上大红嫁衣,盖上红盖头。

      第三夜,他又让文素心穿上大红嫁衣,盖上红盖头。

      第四夜……

      秦川终于找到了一个夜夜当新郎的好方法。

      可怜文素心一连几日都不敢出院子一步。

      几日如漆如胶下来,秦川还发现另一件让他精神又为之一振的事:文素心是个算经高手,连她老爹都时常要向她请教,文家的账还全是她管的,可以说井井有条事无巨细。

      发现自己老婆有这特长之后,秦川脑海里便浮现一群穿着职业套裙的女会计模样。

      第二天他立马让人腾一间院子出来,让文素心挑选一些聪明伶俐的女子,专门教她们算经,并全部使用阿拉伯数字。

      李家姐妹一直还在孟家庄,秦川本着能用就用的原则,让这二人负责教导女子识字。

      他并不是为了什么女权,而是要尽量利用人力资源。

      女人心细,很适合当会计和文书工作,若能培训一群识字懂算经的女人出来,能大大降低王继宗他们的工作量。

      因为他手下懂算经的人才实在太少了。

      很快,文素心这小媳妇就开始整理并抄录秦川给她弄来的十部算经,而且每天大部分时间都保持脸颊熏红。

      秦川觉得这老婆娶得太值了。

      因为随嫁的嫁妆当中,除去财物,还有数十名读书人和各行各业的工匠,甚至还有搞机械,搞炼丹的。

      这些人,都是文成帮忙笼络,秦川又花上每人一两到三两月钱请来的。

      最重要的是,他老丈人也来了。

      成亲第七天,文成带着文家几乎所有人搬到了娄烦。

      他之所以肯来,除了秦川给他描绘的一幅盛世景象吸引他之外,还有鼠疫的缘故。

      秦川很认真地告诉过他,汾阳城不可能常年不让外人进入,只要有外人进去,就很难防得住鼠疫,因为汾阳城不会搞隔离。

      而他的地盘里,任何进来的人都要经过隔离,包括文成一家。

      就算有感染鼠疫的人进来,也能用隔离这种手段将疫情控制在极小的范围内。

      可以说,未来几年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娄烦。

      文成斟酌了今天,最终还是来了。

      反正他文家已经跟秦川捆上了关系。

      除了躲避鼠疫之外,他还很想看看,这个一点都不便宜的姑爷所说的盛世,到底是一幅什么样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