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两百二十四章 南征流寇
    赵三刀降了。

      这家伙知道秦川跟其他大明官将不一样,很不一样。

      虽然他搞不懂秦川到底是要反,还是要当大官,但他知道跟着秦川混,少不了他和手下那帮兄弟的好日子。

      于是,李顶梁和冯一龙率领一千关帝军,运着二十几门火炮还没走到五峰山时,这家伙就带着钱财下山献降了。

      相比于秦川之前打下来的几座山寨,赵三刀的钱财简直少得可怜,只有不到三百石粮食,白银八百两,黄金倒是有一百六十两,金银首饰也有一些,各式文钱一大堆。

      这是因为赵三刀的地盘很尴尬,西边和南边都是秦川的地盘,他不敢来惹秦川,北边是长城和宁武关,死路一条,只剩东边的忻州可以抢一抢,可忻州城他是不可能打得进去的,城外的百姓又大多跑去当流民了,剩下的村寨个个都有围墙箭楼之类的防御设施,基本都很难啃。

      最重要的是,他的人马都被秦川打垮了,新拉来的五百饥民饭没少吃,出去劫粮的时候屁用都没有。

      赵三刀只得拿寨子里的银两去买粮食,然后坐吃山空。

      吃着吃着,秦川就打来了。

      思量再三,他最终还是决定投降。

      算上家属和劫来的女人,五峰山大寨一共九百多人,全被带回了娄烦。

      秦川让人仔细甄别,将其中一百多个送到黑山挖矿改造,又挑了两百人出了,打散分配到各个营头,让各营的将官训练这些新兵蛋子,剩下的人则打散了安置进各个村寨。

      赵三刀原名叫赵财旺,头脑、武力、人格魅力等都比较中庸,既不算好也不算差,三刀这名号是别人送的,因为他使一柄两尺六寸长的鬼头大刀,由精铁打造,重达二十二斤,体力充沛时前三刀极其霸道,所以人送外号赵三刀。

      秦川给他当了个参将,也就是副营官的位置,领兵三百,隶属刘有柱麾下,先在娄烦待一个月,识字、学军规法度、学行伍操练,去到岚城之后也要在那识字学兵法。

      岚城和静乐城除了旧有的学堂书院之外,秦川各新开了一间军官学堂,用来教导军官、衙役、官吏等,还有驻守各个地方的关帝军,都设有讲师,除了识字,还要教算经和科学,当地的军官还要轮流回娄烦讲武堂进修。

      所谓百年大计,教育为本,秦川很重视教育这一块,当他的地盘逐渐扩大,他需要大量识字的,懂一些先进知识的人帮他治理地方。

      作为科教司司长的宋知庭已经没时间玩丹青水墨了,正忙着在静乐和岚县拜访文人墨士,在他们的学堂书院里增加算经和科学这两门课程。

      那些文人墨士若是不肯的话,等娄烦的讲师队伍壮大之后,自然会在那两座县城开设新的学堂,专门面对平民老百姓,不收学费,只收书费。

      秦川还让宋知庭在那两地设立教科所,专管教育这一块,还设有助学金,但凡是穷苦人家的孩子想上学,只要向教科所申请,核实家庭情况之后可由教科所代为缴纳书费。

      ……

      六月十四这天,出征的事宜准备得差不多了。

      当天晚上,秦川又让文素心穿上大红嫁衣,又当了一夜新郎。

      文素心面红耳赤地嘤嘤嘤半个晚上,又趴在秦川怀里嘤嘤嘤说了半个晚上的话,但天没亮就黑着眼圈爬起来给秦川做早饭。

      天亮后,秦川吃过早饭,在文素心的伺候下穿上官服,又腻歪一会之后,这才打着呵欠出门。

      一千五百关帝军和五百匹驮马已经在演武场上列好队了,王继宗、文成、陈詹等人全都在,李顶梁、刘有柱和宋知庭等人也特地赶回来,没有训练任务的关帝军和娄烦的百姓也都围在演武场四周。

      秦川走上演武场前方的高台,说了几句话,然后骑上一匹精挑细选的娄烦白马,走上新修的大道,朝东边行去。

      演武场的一千五百关帝军也排着队列上大道,高举“秦”字将旗,浩浩荡荡前行。

      这次,秦川带了罗大牛、任亮、赵武、廖三枪、老黄、山猫儿和黄六喜,还有李定国等十几个讲武堂学院随行。

      br/>

      一千五百兵力当中,有一百红衣侍从,四百虎豹营,四百龙武营,六百先登营。

      因为打流寇大部分都在你追我赶,所以他没带大型火炮,只带了二十门虎蹲炮,但火枪手带了两百名,除了一人一支枪之外,还多带了二十支燧发枪,子弹火药无数,全部分散了让马匹驮着。

      李顶梁、刘有柱、罗八、冯一龙等人留守各处,军事由李顶梁做主,政事由王继宗决定,若遇大事,就由几人开会讨论决定。

      送行的人群一直送出五里外,还有一大群小屁孩跟在后面跑。

      文素心和李家两姐妹蒙着面纱,在宁氏等几个女眷陪同下,站在路边的山梁上定定望着秦川和罗大牛远去。

      秦川回头朝文素心笑着摆摆手,罗大牛则望着李安茹呵呵傻笑。

      罗大牛说,昨晚上他差一丁点就得手了。

      就差那么一丁点。

      衣服都给扒了,最后被李安茹一脚踹在命根子上,疼得他满地打滚。

      当时,李安茹吓得脸都白了,在一旁不知所措,后来罗大牛这蠢货傻乎乎地说了句“俺没事”,然后李安茹穿上衣服跑了。

      听完罗大牛的话,秦川说就你这脑子,活该吃不上肉。

      一旁的任亮和赵武等人捧腹大笑,就罗大牛揉着脑袋没听明白。

      ……

      山西都司早已准备好了粮草,但只有三百石粮食、三百石豆子,和六十车草料。

      这些草料只够一千五百兵马吃二十日,据杜应堂所说,这些只是路上是所需的而已,到了潞安自然有粮草供应。

      秦川也懒得讨价还价,只照单全收了。

      他的一千五百关帝军从娄烦带了十日干粮,以备不时之需,若这些粮草吃完,还没人给他们补充的话,他就有理由抢几家大户了。

      在太原城外接收粮草的那天,宁化王朱敏济和晋王世子朱审烜特地带着一群宗亲跑上城楼,冲着城外的秦川破口大骂,他们还懂得轮着骂,足足骂了半日,整个太原城都听得到那些难听的骂声。

      一开始,秦川懒得理他们,只四平八稳地坐在城外,等粮食运出城。

      可久了之后就不耐烦了,干脆让罗大牛去放一炮吓唬吓唬那些吊毛。

      罗大牛早就窝了一肚子火,亲自扛着一门虎蹲炮跑到城外一百步,架炮,瞄准,放药子。

      城头上,宁化王和晋王世子等人根本就不怕他,炮都架好了还骂个不停。

      杜应堂倒叫苦不迭,见罗大牛好像要来真的,便急急忙忙跑上城头,求那帮王爷们不要骂了。

      结果,那群王爷连他也骂。

      骂得正欢的时候,城外忽然“轰”一声大响,一颗炮弹呼啸着砸在女墙上,砸得碎砖四下飞溅。

      有几个倒霉的宗亲被碎砖击中,痛得哇哇大叫,有一个伤得重的还满地打滚。

      朱敏济等人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跑下了城楼。

      然后再也不敢骂了。

      秦川也没搭理他们,取了粮食,便开拨南下,朝潞安府方向而去。

      一路上,秦川的一千五百兵马不让任何人接近,不论是饥民,还是明军的传令兵,顶多只能隔着一丈说话,目的就是防鼠疫。

      许鼎臣就潞安府,流寇最近在潞安、泽州及河南北部的涉县、林县、辉县等地的太行山一带来回蹦跶。

      除了许鼎臣之外,泽州城还有宣大总督张宗衡,解州有陕西三边总督洪承畴,东边安阳、淇县一带有率领七千京营的倪宠和王朴,西边是虎大威、贺人龙等人,南边是黄河天险,太行山里还有曹文诏、邓玘、左良玉等人紧紧咬着流寇。

      太行山东西六百里,南北八百里,有天下脊梁之称,山西与河南交界一带的山岭高耸连绵,地形复杂,流寇就在那一带窜来窜去,明军三面包围偏偏奈何不了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