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两百三十七章 猛虎下山
    日上三竿时,张秉忠的大军将边隘山三面围了起来,只空出陡峭的北坡。

      《孙子兵法》有曰,围师必阙,如今张秉忠布的便是围三而阙一。

      那七架投石车是配重式的,打造得很粗糙,安置在东面山坡大约两百步外的位置,然后一群人开始往大藤篮里装石头。

      张秉忠就站在那排投石车前面,定定望着山上的秦川。

      “注意躲避投石机。”

      眼见对方的投石机藤篮已经拉起来后,秦川冲周围的关帝军大声喊道。

      没多久,山坡下突然响起“砰”的一声,一架投石车的藤篮重重砸在地上,巨大的拉力将吊杆一头急速往下拉,装着石块的另一头猛地往上抛,将一块石头抛上天空,呼啸着朝边隘山上砸来。

      墩台附近的关帝军呼啦地散开了,那块大腿粗细的石头“砰”的一声砸在离墩台十几步之外的空地上。

      这一发不知是想砸墩台,还是要砸附近的关帝军,总之准头很差。

      一发过后,其他的投石机也开始纷纷投射,几块大腿粗的石头呼啸而至,轰轰轰地砸在边隘山上,其中一块石头将一名来不及躲避的关帝军整条手臂都给卸了下来。

      很快有同伴将那名关帝军抬进墩台,拿来蒸馏过的烧酒和煮过的纱布包扎伤口。

      秦川确认过那几块石头的落点之后,便让墩台左侧的关帝军散开,只在壕沟里留一排关帝军,其余的部撤到别处。

      他猜测,张秉忠那几架投石机要轰炸这片地方。

      果然,那七台投石机纷纷调整角度和藤篮里的石头重量,没多久又开始砸石头,这次的石块大多就落在墩台左侧,还有一块砸在墩台上,将斑驳的砖石砸得碎砖四处飞溅。

      尽管秦川让关帝军提前撤离,也依然有一块偏得厉害的石块落入人群中,砸碎一面盾牌,出现了一死一伤的情况。

      “他们的投石车打不了几炮,用不了多久肯定会坏掉。”

      见关帝军有些骚动,秦川不急不躁地喊道。

      投石车这种器械本身就很容易出故障,张秉忠那七架投石车粗制滥造,转轴连铁皮都没有,就是几根木头用麻绳甚至树藤固定,不可能有多耐用。

      投射第四轮的时候,其中一架投石机的支架垮了,因惯性甩出去的吊杆将几个倒霉的流寇给生生拍飞,也不知是死是活。

      紧接着,第六轮的时候又垮了一架。

      这时,张秉忠忽然抽出刀子,朝后面喊了几声,那些流寇便在一群老营人马的催促下,扛着几门虎蹲炮,顶着厚厚的大盾,乱糟糟地朝边隘山涌来。

      大约一万人左右,黑压压地布满了边隘山山脚。

      “稳住,火枪手等对方进了一百步再开枪,所有虎蹲炮瞄准扛火炮的敌人,礌石滚木等对方上到五十步内再扔,扔一波过后开始投枪,注意躲避对方投石车,虎豹营准备好突击。”

      秦川在防线来回走动,有条不紊地发布命令,不是还拍了拍几个紧张的关帝军的肩膀。

      敌人人数太多,己方又是孤守一座山岭,紧张是难免的。

      张秉忠和他的老营人马没上来,吆喝着在后面压阵。

      李彪风也没上来,只定定盯着秦川。

      张秉忠的虎蹲炮是从明军那缴获的,有效射程比秦川的虎蹲炮差上许多,得搬到八十步左右的距离才能开炮。

      山脚下用石头做有距离标记,早在张秉忠大军抵达之前,秦川也让炮手试射过,定好了射击标尺,南坡这边的六门虎蹲炮早已瞄好了射击位置,等对方的炮队扛着虎蹲炮进入预定的射击位置时,六门虎蹲炮便同时开炮。

      轰然大响中,六颗实心铅弹呼啸着落入了扛虎蹲炮的一群流寇当中,砸碎几张大盾,将几个倒霉的流寇和两门虎蹲炮掀翻在地,然后沿着缓坡往下弹跳,硬生生趟开几条血路。

      那群流寇顿时哭爹喊娘,惨叫声此起彼伏,不少人扭头就跑,有的还直接扔下了扛在肩膀的虎蹲炮。

      但没跑出多远,就被张秉忠的老营人马用刀子砍翻几个,又给生生逼了回来。

      这时,关帝军的虎蹲炮已经装填完毕,再次发出怒吼,被逼回来的流寇也再次被砸得东倒西歪,余下的人一哄而散,有的往前跑,有的往两侧跑,还有的跑回头没多远就被老营人马砍翻在地。

      “你们他娘的不会散开吗?都散开,把火炮分散推进。”

      后面不远,张秉忠连声大吼道。

      听到他的话,那群流寇急急忙忙扛着虎蹲炮分散开,从不同方向往山坡上爬。

      但这就害苦了其他流寇,因为虎蹲炮到哪,山上的炮火就打到哪,而且极有准头。

      一时间流寇们对自家的虎蹲炮就像见了瘟神似的,纷纷避开,一团团地挤在一起,导致原本就很乱的阵型愈发混乱了。

      “你们这帮驴球子,入你妈妈的毞!”

      张秉忠愈发恼怒,张口就是一顿怒骂。

      骂完了还冷冷瞟了一眼旁边的李彪风,后者急忙解释道:“八大王,小的在娄烦没见过姓秦的有如此威力的火炮,定然是他新近造出来的。”

      张秉忠气消了些,没往下骂,只收回视线,继续望着战场。

      姓秦的有火炮他是知道的,绵山逃回来那些人说过,但他没料到那些虎蹲炮竟打得这么远,还打这么准。

      这该有一百二十步距离吧,明军的虎蹲炮超过一百步就没准头,也没多大威力了,姓秦的那些虎蹲炮为何还打得这么准,威力还如此之大?

      山上,见有些流寇都挤在一起后,秦川当机立断,喊道:“虎蹲炮打那些密集的流寇,火枪手打对方的炮队,快。”

      他的手下闻言,纷纷调转炮口,开始瞄准挤作一团的流寇。

      火枪手们则开始瞄准对方的炮手。

      枪炮声很快便密集地响了起来,边隘山上腾起一片硝烟,山下就响起了一大片惨叫,再厚的木盾也挡不住火炮,滚烫的铁弹沿着山坡一路往下跳,碾出了一条条血路。

      扛虎蹲炮和搬运弹药那些流寇被燧发枪集火,纵然有盾牌抵挡,仍有不少人倒了下去。

      在后面的老营人马的逼迫下,乱作一团的流寇们硬着头皮继续往上爬。

      山上的枪炮声也一阵阵地响个不停。

      没多久,边隘山三面山坡上就留下了数百具尸体和伤兵。

      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流寇终于在八十步外架起了三门虎蹲炮,其中一门没来得及开炮,就被一颗铁弹砸中,哐当当地带着几个流寇滚下山坡,另外两门则顺利地喷出了火舌,两颗铅弹毫无准头地砸在关帝军的防线附近。

      他们只有一次开炮的机会,还没来得及调整角度,就被关帝军的火炮集火一波掀飞了。

      张秉忠的炮队几乎死伤殆尽,六门虎蹲炮已经废了。

      其他流寇倒是靠着厚重的木盾和不计死伤爬上半坡,有的开始往山上射箭,关帝军也开始陆续出现伤亡。

      “放礌石滚木,虎豹营准备,罗大牛、赵武、廖三枪准备随我冲阵!”

      眼见流寇已经进入五十步距离,秦川便放声大喊。

      原本躲在墩台后面的四百虎豹营突然鱼贯而出,老黄还亲自牵着秦川那匹雪白骏马跑出来。

      防线上的关帝军纷纷将身前的石块或圆木往下推,一时间边隘山浓烟滚滚,轰轰作响,无数石头和圆木巨浪似的朝下方奔涌而去。

      半坡的流寇们惊恐万分,急忙蹲在地上,将各式各样的盾牌斜斜顶在身前。

      但,除了足够厚重,又有支脚的大盾之外,其余的盾牌无一不被掀翻,盾牌后的流寇便遭了秧,大片大片地被砸得稀烂。

      只一波礌石滚木,攻山的一万流寇就死伤超过两成。

      眼见时机一到,秦川便翻身上马,抽出一支投枪,一马当先,大喊一声:“杀!”

      四百虎豹营如猛虎下山,奔腾而下,呼啸着朝半坡的流寇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