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两百四十八章 怎么又是秦川?
    京师,紫禁城,弘德殿。

      朱由检打开一本奏疏,粗略扫了几眼,然后随手丢在地上,接着又从御案上厚厚的奏疏当中拿出一本,打开,粗略扫几眼,再次随手丢在地上。

      这些奏疏,都是弹劾秦川劫掠百姓,屠杀介休张原村范家和周家,让他下旨逮拿秦川,凌迟处死。

      这几个月来,朱由检看有关秦川的奏疏看得都麻木了。

      那些个大臣们,言官们,不是榆木脑袋就是包藏私心,若不是国家危难之际,朱由检真想砍了他们的脑袋。

      秦川该杀,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而且,这么大张旗鼓地弹劾他,难保那厮不会再次反叛。

      更何况,那厮刚在介休绵山大破九千贼寇,活捉魁首刘国能,斩首一千四百余级,其中还有另一个魁首李养纯。

      这是大功一件。

      若此时杀秦川,恐怕会寒了其余各路将士们的心。

      所以,秦川暂时不能杀。

      至于介休张原村的范家……也该杀!

      朱由检不是傻子,经过这件事之后,他已经知道不少朝中大臣和晋宣大众多将官,都跟张家口堡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他只是不知道,通敌的到底是不是范家,朝中众多大臣和山西众多将官,有没有参与通敌。

      他也想查清楚这事,曾把几位大臣单独叫到弘德殿,但每次他刚开口,那些大臣就急急忙忙跪在地上,大呼此举万万不可,理由是河套地区已经落入东奴手中了,宣大两地应该加强防备,稳定军心。

      若此时突然严查宣大通敌之事,恐怕会寒了将士们的心,使得宣大军政动荡,唯恐东奴趁虚而入。

      朱由检听着觉得有些道理,便只能作罢。

      可如今,秦川那胆大包天的又去屠戮范家的人,又把这事给掀了起来。

      这该死的,等平了贼寇动乱,定要将他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朱由检越看越烦,干脆一甩手,把所有奏疏都扫到地上,然后靠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心。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曹化淳手里捧一封奏疏,神情激动地跑进来。

      “皇爷,大捷,山西大捷啊。”

      “哦?”

      朱由检滕地站起身:“快,快将捷报拿来。”

      “遵旨。”

      曹化淳急忙将手中奏疏双手递过去,一边激动地说道:“山西秦川以不足一千五百兵力,在泽州夺火乡一带阻截魁首张秉忠之三万大军,连战连胜。”

      “延绥总兵曹文诏星夜赶路,命帐下游击曹变蛟分兵一千扼守夺火乡以北之中家岭,待贼寇连夜弃营而逃时,秦川奇兵杀出,杀得贼寇落花流水,曹文诏与曹变蛟又于各个要道设伏堵截,三人联手大破贼军,共斩首六千七百余级,生擒一千二百余。”

      “此乃曹文诏营中监军刘中允八百里快马送来的捷报,再过几日,便将贼寇首级押解京师,悬门示众。”

      听到曹化淳的话,朱由检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怎么又是秦川?

      ……

      那个杀千刀的秦川,如今已到了文水县,从文水进吕梁山,再行两百里山路就到娄烦了。

      一路过来,他又收了两千多饥民,加上俘虏,拢共带了一万人回来。

      但新收留的饥民不允许靠近关帝军和俘虏,否则杀无赦,只能隔着数十步跟在后面。美丽

      而且,不论俘虏还是饥民,每天都要下汾河洗澡,不洗澡不换洗衣服的没饭吃。

      粮食还是够的,因为沿途州县凡是不开门给他的人进去买粮食的,统统把虎蹲炮架到对方城外,赵城、灵石和介休的官府脖子比较硬,非但不开门,还在城头辱骂秦川,然后吃了好几轮炮击,被揍得哇哇大叫。

      洪洞、霍州和孝义这三个地方的官府比较老实,乖乖打开城门,让秦川派人进去买粮食。

      其中,洪洞的知县老爷和几家缙绅大户还凑了两百石粮食,还有五头肥猪十头羊送出城给秦川劳军。

      因为秦川和罗大牛等许多九箕山老匪,就是洪洞人氏,有些人从小上九箕山当山贼,亲人族人什么的都没了,但有些人的祖屋和族亲都还在。

      秦川属于前者,和很多人一样,前身从小被老寨主捡回山寨当山贼养,家在哪根本就不知道。

      洪洞当地官府不想得罪他,毕竟谁也不知道他日后会不会飞黄腾达,也不愿跟他走得太近,便凑粮食送出来打发他。

      秦川特意在洪洞停留了两日,让还有族人在的兄弟带些钱粮回一趟老家,愿意跟去娄烦的宗族同乡,统统带走,不愿意的就留些钱粮下来,好自为之。

      过了洪洞之后,一切很顺利,大军沿着汾河一路往北,到孝义县的时候,许鼎臣的人也追上来了,带来一封信和一封调令。

      信是许鼎臣私人名义写的,恭贺秦川又立下大功一件,他会如实给秦川报功巴拉巴拉的。

      调令则是公事,许鼎臣要调他去支援收复乐平县的颇希牧,并剿除又出现在平定州和孟县一带的贼寇,说是会命令沿途州县给秦川筹备粮草。

      秦川看完调令,心里暗道我信你个鬼,曹文诏在孟县要粮草都被当地官府炮轰,能给自己筹备粮草才怪。

      但秦川没拒绝,只回了一封信,说他的人马在边隘山损失惨重,要回娄烦休整几日,补充兵员,筹备粮草,过几日再去乐平。

      抵达文水县的时候,王继宗派了一千关帝军出来接应,抵达东西葫芦川交汇处时,还提前摆下了两百口大锅。

      所有俘虏和饥民,要在这里彻底洗个干干净净,身上还得撒石灰,衣服被褥行李什么的,也统统要滚水煮过,愿意剃头的一天管两稀一干,不剃头的一干一稀。

      清理完毕之后,就在东西葫芦川隔离七日。

      因为回来的路上已经花了几天时间,途中没发现队伍里有患鼠疫的人,所以隔离时间可以稍短一点。

      秦川和关帝军从进孝义买最后一次粮食之后,就开始实行隔离了,没再接触过任何外人,包括俘虏和饥民,全都隔着至少五步距离。

      吃食是煮好之后放在地上,给俘虏和饥民自己排队过来领,关帝军就隔着几步远,拿弓箭维持秩序,有插队或者抢食的,用不带箭头的弓箭射上几箭,屡教不改或者故意捣乱的,就用削尖的木箭头射个皮开肉绽,再跳脚的,直接上铁箭头射死了事。

      一边是吃的,一边是弓箭,那些俘虏和饥民都很老实。

      为了保险起见,秦川带着关帝军回到娄烦之后,仍在镇子外扎营隔离三天。

      王继宗和文成等人率领众多大小官员,带着酒肉远远出来迎接,李顶梁和刘有柱也特意赶回来,两伙人隔着好几步远说话。

      文素心也来了,蒙着面纱,在不远处眼神迷离地望着秦川。

      秦川朝她高喊一句:“就三日时间。”

      意思说,三天之后,你就可以再披上嫁衣,嘤嘤嘤地做新娘。

      文素心一听到他的话,隔着面纱都能隐隐看到她脸红了。

      那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好像会喊嘤嘤嘤一样。

      秦川只留下王继宗、文成、李顶梁、刘有柱等人汇报工作,包括文素心在内的其余人等,都赶了回去。

      他打算在娄烦休整几天,过几日他会带新的一批关帝军出征,原来那批人,则留在静乐和岚县,罗大牛和任亮也会留下来,这次他会带李顶梁和刘有柱出征,随行的是他俩的陷阵营和无当营。

      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练兵,练长途行军,练野外战阵、攻防、追击等等。

      这次会按许鼎臣的调令,直接去收复乐平,在平定州和孟县一带剿匪。

      到九月底,他就要回来了。

      因为那时候要秋收,秋收过后天气就要转冷了,随时都会下雪,他要在老窝猫着过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