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两百五十九章 言出必行秦大人
    最先开火的是城头上的守军。

      关帝军刚进入两百步距离,城头上就冒起了两团硝烟,“轰轰”巨响后,两发炮弹呼啸而至,一发落在关帝军的盾车前十来步,一发直接越过盾车,落在了后面二三十步外。

      秦川用望远镜看过了,城头上那两门佛朗机炮应该是五尺长的,射程两三百步。

      就是准头太差了。

      而且数量太少了,才两门炮,威胁并不是很大。

      关帝军继续缓缓推进,城头上那两门佛朗机也接连不断地喷出火舌,射速很快,呼啸的炮弹不断落在关帝军周围,有的击中正中间的盾车或两旁的大盾,发出“砰砰砰”的巨响。

      但,不论盾车还是大盾,都经过加厚加固处理,表面还涂有泥巴,不但能放火,还能缓冲炸弹的冲击力,有一辆盾车和好几个大盾都被击中了,却都安然无恙,没造成什么损伤。

      打了大概五轮,城头的佛朗机炮停了下来,秦川透过望远镜,可以看到那两门火炮的炮管和母铳正冒着热气,应该是太热了,不敢再打下去,得散热那么一会儿,否则很容易炸膛。

      这五轮炮击,很走运地打烂了一面大盾,藏在后面的关帝军被飞溅的木屑炸伤了三个,正惨叫着被同伴抬回来。

      没多久,关帝军进入了一百二十步距离,城头上的十来门虎蹲炮也纷纷开火,肉眼可见的炮弹如雨般落在关帝军阵中,不断响起大盾或盾车被击中的巨响。

      其中还有一面大盾被砸破的声响,以及关帝军的惨叫声。

      守军的炮声刚过,关帝军便立马从大盾后面推出火炮,迅速固定,瞄准,密集的炮声很快响了起来。

      虽然时间仓促,只能粗略瞄准,但二十六发炮弹当中,仍有不少炮弹击在城头的女墙上,打得砖石飞溅,其中一截女墙还被打崩一截,露出垛口后面的一门佛朗机炮。

      有几发炮弹还从女墙上方擦过,正好落在城头上,几个倒霉的守军瞬间就被砸得四分五裂。

      几乎与此同时,躲在大盾后面的火枪手纷纷推动大盾,继续前进,炮兵则留在原地,在大盾的掩护下压制城头的守军。

      两轮炮击之后,火枪手推进到一百步之内,趁着城头火炮的间歇,纷纷从大盾后面探出头,或从大盾的孔洞伸出枪头,对着城头一阵乱射。

      又有一群关帝军用马王钉和木料迅速搭建高台,高台底部前面扎有两面大盾,用来抵挡守军的炮弹。

      在一百多支燧发枪和二十六门火炮的密集火力压制之下,城头守军的炮火很快就蔫了下去,守军死了几个炮兵,有的被密集的火力吓得半天装不好弹药,有的惊恐不已地往后躲。

      仍在发炮的炮兵不敢探头去观察城外的状况,火炮根本无法瞄准,只往外一通乱放。

      鸟铳手更不敢探头,本身他们的鸟铳就打不远,超出六十步距离的话,根本就没有什么准头可言,百步距离就算打中了,也未必打得死人。

      关帝军又人人穿棉甲戴铁盔,打中咽喉或者脸面的几率微乎其微,鸟铳对他们造不成多大威胁。

      随着时间推移,关帝军的炮火和枪声渐渐减弱下来,因为有些枪炮已经过热了,再继续打下去,会有炸膛的风险。

      没多久,四座高台也搭好了,八名枪手背着燧发枪爬上去,瞄准了城头上守军的炮手。

      这八名枪手乃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神射手,其中就有火枪教头黄六喜,手上拿的又是最好的枪,哪怕距离上百步,每一轮射击仍有两三名守军的炮手中枪倒下。

      几轮射击过后,城上的炮火变得愈发稀落。

      城头上的炮手想打那四座高台,但没人敢探头瞄准,有胆大的刚露头,不是被炮火导致的碎砖石溅到,就是被燧发枪击中。

      两架盾车和几面负责掩护的大盾,正一刻不停地朝城门逼近。

      大约一刻钟之后,两架盾车抵达了城下,其中一架径直抵在已经被流寇掏去不少砖石的门洞里,另一家则接在后面,搭建一个安全通道,既能运送掏出来的砖石,又能在危急时刻给前面那架盾车里的关帝军逃生。

      几面大盾则在排在盾车两侧的后方,一见城头上有人点燃柴垛往下扔,便急忙用长长的竹篙将柴垛扒走,免得盾车里的同伴被烤死熏死。

      ……

      阎章和邵安宪早就躲到城墙下了,外面密集的炮火声,震得他们心惊胆战。

      “大人,他们开始掏门洞了。”

      门洞后面,一名守军听到外面传来搬砖石的声音后,急忙冲他们大喊道。

      阎章和邵安宪脸色大变,齐声喊道:“史成亮,快,快扔柴火!”

      灰头土脸的史成亮从城墙上探出头:“两位大人,他们有大盾掩护,扔下去一捆柴垛他们就钩走一捆。”

      “你不会多扔点吗?一次扔十捆二十捆,他们钩得那么快吗?”

      “大人,扔不了啊,城外火器极其犀利,好多火炮和鸟铳瞄着城头的位置,将士们根本就不敢抬头,也无法抬头,一起来就是死,只能将柴垛小心翼翼地捅下去。”

      “那……倒煤油,快,倒煤油。”

      “倒了,他们会从盾车里往外刨土,土一盖煤油也烧不起来。”

      “这……怎么会这样?”邵安宪慌得六神无主,“我等连一万流寇都挡住了,姓秦的兵力不过一千出头而已,为何就挡不住?”

      旁边有几个赶来助威的缙绅老爷,听到这番对话,几人脸都白了。

      阎章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道:“那一万流寇已败在了秦川手下,此人诡计多端,虽然兵少,但手下兵将骁勇善战,火器犀利至极,远不是流寇可比的,平定城恐怕是守不住了。”

      “这……这可怎么办?”邵安宪面如土色,手脚哆嗦不止。

      旁边几位缙绅老爷也慌作一团,其中一个还径直瘫软在地,吓得魂都丢了。

      阎章看了看这些人,接着道:“诸位,如今还有最后一个法子,可以解平定之围,也可救诸位于危难之中。”

      “阎大人有何妙计?还请快快道来吧。”

      那几位老爷像抓住救命稻草般,纷纷扑了过来。

      阎章正色道:“为今之计,只有按秦川所说,给他两千石粮食,两千石豆料,两百车草料,他拿了粮食,说不定会心满意足地离去。”

      一听这话,那几位老爷脸上的表情都僵住了。

      阎章看在眼里,心里默默叹了一声,又道:“诸位,阎某家室不在平定城,拿不出粮食,但可以拿二百两白银出来买粮食,剩余的,诸位只需每家出个两三石也就够了。”

      “对于诸位来说,这点粮食并不多,但若是被他攻进来……他取的可就不是两千石了,以他的行事手段,恐怕诸位家中都要被他搜刮一空。”

      那几位老爷面面相觑,然后纷纷点头:“阎大人所言极是,我等愿意捐粮,这就去安排。”

      “好,本官冒死上城头,先让秦川停止攻城,但诸位一定要快,万不可拖沓,更不能克扣,该多少就是多少,一斤也不能少他的。”

      说罢,阎章便走上楼梯,没几步便停下来抚胸喘气,接着又蹭蹭往上跑。

      几位缙绅老爷则急急忙忙跑回城内,安排粮食去了。

      到了城墙上,阎章刚要开口,就见一发炮弹呼啸而来,砸在阎章身前不远的垛口上,将几块砖头击得粉碎。

      阎章一个狗啃食趴在地上,但仍有一块碎砖砸到他屁股,痛得他龇牙咧嘴。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后,阎章扯开喉咙大喊:“秦将军,城内已在筹集粮草了,请将军先停手,就按将军所说,粮食和豆料各两千石,在家两百车材料,即可便可运出城送与将军。”

      秦川离得远,阵阵枪炮声中,根本就听不到他的话。

      但城下的关帝军听到了,很快就有一名关帝军跑回来转告秦川。

      秦川哑然失笑,挥了挥手道:“去告诉他们,时辰已过,秦川说过要亲自入城去取,就不劳烦他们了。”

      那名关帝军去了,冲着城头上大喊了几句。

      阎章闻言,顿时心如死灰。

      平定城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