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两百八十五章 强攻宁武关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正文卷第两百八十五章强攻宁武关王朴等人退兵的当日,秦川便派人去静乐城告诉李顶梁,让他明天一早率兵前往宁武关汇合。

      还派人回娄烦,让王继宗把一封提前写好的奏疏送到阳曲,让山西的官员替他呈送京师。

      奏疏的内容,是先数一轮自己的功绩,说朱由检君逼臣反,臣不得不反。

      还说建奴要入关了,国难当头,君臣之间应该摒弃前嫌,抚去间隙,上下齐心抗击外敌。

      秦川预计,等朱由检收到这封奏疏时,正是建奴在宣大两地肆虐之际,再等朱由检的圣旨送到吕梁山腹地时,他已经攻占了内长城一带的其他军堡,控制了山西西北部的岢岚州等地。

      拿到了自己想要的地盘,就可以跟朱由检讲和了。

      ……

      王朴退兵的第二天早上,秦川只留了五百预备役驻守宁化所,亲自率领三千关帝军,五百预备役,运着大炮和各种木料,往宁武关进发。

      该去取宁武关了。

      李顶梁也率领一千陷阵营、五百预备役、两百施工队和一千民夫,运着钢筋水泥和沙石,浩浩荡荡出城,北上宁武关跟秦川汇合。

      当初参与建黑山堡城墙的上千人建筑队,已经拆分为四个施工队,一队在方山堡和炉峪口堡,一队跟随冯一龙去了兴县,另一队跟着罗大牛和李顶梁北上岢岚州,最后一队就是李顶梁这两百人,准备去加强宁武关的防卫设施。

      秦川出兵的时候,王朴已经率领三万大军出关,往宣大两地去了。

      镇守宁武关的是山西副总兵姜瓖。

      这位年纪轻轻的副总兵,和张应昌一样出身将门世家,兄长和弟弟都在九边重镇带兵。

      历史上的姜瓖是根墙头草,李洪基攻陷宁武关,斩首周遇吉之后,时任大同总兵的姜瓖便主动归降李洪基。

      李洪基在山海关被建奴和吴三桂揍得落花流水,满清英亲王阿济格率兵逼近大同时,姜瓖又叛变大顺,并斩了张天琳等大顺军将领,提人头向满清纳投名状。

      投效满清后,这货还不懂满清有入主中原的意图,竟然又拥戴明朝宗亲枣强王,惹得满清极不满意,幸亏这货认错态度积极,这才免了一死。

      没过多久,这货又说满清的官员无恶不作,还对他极尽苛刻,于是又率领部下叛清反正,但最终被自己的部下杀死,拿他的人头又去降清。

      对于这人,秦川只用一句话来总结:没头没脑,反复横跳。

      收到秦川率兵进逼宁武关的消息时,姜瓖慌了,急急忙忙派快马去追刚走一天的王朴,请求援兵前来接应。

      快马刚去没多久,秦川就到了。

      秦川有急着攻城,也没有摆开阵势,而是让关帝军在后面等着,自己只带了一百红衣侍从朝宁武关行去。

      走到百来步外,秦川扯开喉咙喊道:“姜总兵,下官山西游击秦川,奉命驰援宣大,抗击建奴,还请姜总兵打开关门让下官及众将士出关杀敌,扬我大明国威。”

      城头上,姜瓖皱了皱眉头,脸色有些疑惑。

      姓秦的不是叛贼吗?

      怎么又奉命出关抗击建奴了?

      “大人,他这是在诈城呢。”一旁的宁武守备温不游低声说道。

      “哦……”

      姜瓖恍然大悟,接着又恼怒不已,冲着城外喊道:“秦川,你休想诓我,若真是奉命出关,就把调令拿来,否则,你休想过宁武关一步。”

      城外,秦川挠了挠额头,喊道:“姜总兵,事态紧急,下官并没有文书调令,只有皇帝口谕,还请姜总兵莫要为难下官。”

      “我呸,你一个叛贼,还有皇帝口谕?可笑死老子了。”

      “咳,姜总兵若决意要为难下官,就休怪下官不客气了。”

      “建奴已至宣大边外,国家危难之际,百姓苦难当头,秦某唯有强攻宁武,硬闯关城,北出抗敌挽救国家黎民于危难之中!”

      “介时,一应罪责由你姜瓖和这关城里的将士承担!”

      秦川这番话喊得抑扬顿挫,铿锵有力。人人

      喊完,他便调转马头往后驰去。

      “大胆逆贼!竟敢口出狂言,若敢攻城,定叫你有来无回。”

      姜瓖气得脸色铁青,指着秦川的背影大骂不止。

      “准备迎敌!”

      一旁的温不游则扬声大喊。

      关城里的官兵纷纷忙碌了起来,搬运擂石滚木,准备火药炮弹等等。

      但,有的士兵边忙边暗暗嘀咕起来,姜大人干嘛要跟姓秦的作对,万一那人屠真的是奉命北上呢?

      就算不是,姓秦的也不好惹吧,之前他兵力还少的时候,[乡村小说 www.yanjuexiangcun.com]静乐城和岚城根本就挡不住他,如今,听说他有数十门大炮,宁武关能挡得住他吗?

      ……

      在秦川的指挥下,关帝军迅速分成两部,一部留在原地,开始组装各种攻城器械。

      另一部则推着四十门火炮便宁武关逼来。

      到了两里距离后,关帝军便停了下来,八门天威将军炮和十二门红衣将军炮开始瞄准城头,二十门大佛郎机炮则原地待命。

      这时,几名关帝军继续策马前行,来到关城前方百步外,其中一人扯开喉咙大喊道:“宁武关的兄弟们,我是宁化千户所镇抚官莫得哉,我家秦大人从来就没想过要为难诸位兄弟,只是想北上杀建奴,奈何姜瓖这狗官是非不分,置家国危难和百姓疾苦而不顾,竟阻拦秦大人北上,无奈之下,我等只有随秦大人强攻宁武,硬闯关城,若是祸及诸位兄弟,还望诸位海涵。”

      莫得哉喊完,另一个关帝军又扬声大喊:“城关的兄弟们听好了,建奴正往宣大而来,用不了多久就要攻破边口,打到朔州甚至宁武关来,关里有不少兄弟的家眷都在阳方口和朔州一带,建奴若是打到这,大家伙的家眷可就遭殃了。”

      “兄弟们,秦大人是要去打建奴,是去保卫你们的家人,你们别跟着姜瓖那狗官了,把那狗官给绑了,打开关门迎秦大人,绝亏待不了你们。”

      “俺是阳方百户所的何老皮,大家伙还记得俺不?俺现在跟了秦大人,每天三顿饭管饱,还有肉,每个月月饷一两银子,从不拖欠,大家伙都过来投效秦大人吧。”

      “秦大人打仗每战必胜,打了胜仗都有赏银赏肉,死了家人还有抚恤,伤了有秦大人供养,绝不亏待大家伙。”

      “大家伙还记得前些年鞑子怎么对咱们的吗?怎么对咱们的家乡父老的吗?”

      “随秦大人北上杀建奴,杀鞑子啦!”

      那几名关帝军一人喊过一遍话,城头上的守军开始有些骚动了。

      姜瓖和温不游呵斥连连,好不容易才把骚动压下去。

      宁武关的守军确实很多家眷都在朔州和阳方口一带,因为关内耕地少,关城的军田大多分布在那片区域,关城里的守军很多是军户,家眷都在那一带耕作军田。

      若建奴打到朔州,他们的家人来不及撤走的话,恐怕就真遭殃了。

      秦川特意等了一会,见城头的骚动压下去之后,便一声令下,八门天威将军炮和十二门红衣将军炮便齐齐发出怒吼,对着城头一顿狂轰。

      城头上的守军乱作一团,纷纷跑下城墙躲避炮火。

      三轮炮击后,秦川让炮手停止射击,然后又派了几名关帝军前去喊话劝降。

      喊了一遍,大炮又继续开火,对城头又是一顿狂轰滥炸。

      接着,又有几名关帝军前去喊话。

      如此反复几轮之后,秦川让炮兵往前推进到一里距离,那二十门大佛朗机炮也加入了炮轰行列。

      随着炮击变得密集,攻心战也变得频繁起来。

      关城内的守军,也越来越不安分了。

      炮轰和攻心战持续了大半天时间,第二天,李顶梁的兵马也赶到了。

      他带来了原本驻守静乐城的两门天威将军炮、四门红衣将军炮和五门大佛朗机炮。

      眼见城外的敌人有援军抵达,又多了十几门火炮,刚组装完成的攻城塔和冲车盾车也开始往关城逼近,宁武关的守军越来越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