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三百零九章 强攻建奴大营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正文卷第三百零九章强攻建奴大营代善的大营是一个大方阵,一半是马坊村的数十间房屋,房屋之间的缺口和道路,用骡马车和拒马堵住,另一半则是由骡马车和拒马围起来。

      整座大营长宽约一里,里面圈着六千战兵,四千阿哈和一万余掳来的百姓。

      秦川是从西边发起的进攻,主攻一面拒马和骡马车围成的营墙。

      发起进攻的只有一千关帝军,秦川给他们每个都配上两层甲,一层棉甲,一层是这两天刚缴获的布面铁甲,还有带顿项的铁盔、皮护臂、护腿等等,再配上一面蒙了两层牛皮的木盾,所有人装甲齐全,防护严丝合缝。

      除此之外,还有二十面连夜赶制的大盾,用来抵挡建奴的火炮。

      火力方面,秦川给了他们五十门虎蹲炮,四百燧发枪,还有黄六喜的五十名带线膛枪的神射手,正好五百火器,五百刀盾和枪矛手,专门帮枪手和炮手举盾牌。

      剩余的七千兵马,则在两翼摆开阵势,提防建奴从侧面突击。

      代善也有不少火器,乃是从明军的军堡缴获的,其中佛朗机炮两门,都是炮管长三尺七寸的小炮,能打差不多两百步,虎蹲炮十二门,两尺和三尺各半,四门只能打数十步的二将军三将军炮,鸟铳六十七支,三眼铳一百一十二。

      眼见秦川主攻西侧,代善急忙把火器和大部分步弓手都集中在这一侧。

      那一千关帝军缓缓推进到两百步距离时,代善一声令下,那两门小弗朗机炮从骡马车的缝隙中探出炮口,并齐齐喷出了怒火。

      两发炮弹划破天际,呼啸着落入了关帝军阵中。

      其中一发炮弹击在一面大盾上,发出“砰”的一声大响,那面大盾安然无恙。

      另一发炮弹则将一名关帝军的半边身体打得稀烂,然后在地上弹跳,又撞断了另外两名关帝军的脚。

      “竖盾墙,疏散阵型,黄六喜,带你的人打掉那两门炮。”

      负责主攻的罗大牛高喝一声,在众多军官的指挥下,关帝军们纷纷停下脚步,一部分躲进那二十面大盾后面,另一部分则分散开,摆出稀稀落落的阵型。

      黄六喜和他的五十神射手,或从大盾的孔洞中伸出枪口,或在盾牌的掩护下趴在地上,纷纷瞄准了那两门佛朗机炮的炮手。

      “甲队先打,接着是乙队,以此类推。”

      黄六喜大喊一声,然后屏息凝神,扣动了手中扳机。

      “砰”的一声响,锥形的铅弹在膛线作用下,高速旋转着射出枪口,带着尖锐的嘶鸣,穿过两辆骡马车之间的缝隙,精准地击中一名正装填弹药的建奴。

      高速旋转的弹头将布面铁甲的甲片旋开,经过甲片折射后变形严重的弹头,斜斜贯入那名建奴的胸口,击断两根肋骨,没入了跳动的心脏。

      那名建奴仰天倒地,抽搐几下之后,就再也不动弹了。

      几乎与此同时,另外十一支线膛枪的枪声也响了起来,呼啸的子弹或击在骡马车的粮袋上,打得黄灿灿的粮食飞溅,或穿过缝隙,击在骡马车后面的建奴身上。

      只第一轮射击,四名正装填弹药的建奴悉数倒了下去。

      后面压阵的代善脸色大变。

      据这几日逃回来的溃兵所说,秦川军中有能打两百多步,而且精准无比的鸟铳。

      起初他还怀疑那些溃兵是不是搞错了,如今看来,还真的有。

      也不知那姓秦的是怎么造出来的。

      “快补上,快,去把弹药装上。”

      在前面指挥的硕讬急忙让旁边四个战兵补不上去,继续装填弹药。

      但,那四个战兵刚上去,关帝军阵中又响起了十二道枪声,四个战兵倒了三个,其中一个吓得脸色惨白,连滚带爬地跑了回来。

      “蠢货!盾牌掩护,盾牌掩护!”后面的代善气得破口大骂。

      硕讬急忙又找来几个战兵,用盾牌掩护着,上去给佛朗机炮装弹。文学大

      果然,又一轮枪响后,装填的战兵只倒了一个。

      很快,那两门佛朗机炮再次发出了怒吼。

      只不过,关帝军们或躲在大盾后面,或分散开了,只有一个倒霉的被炮弹弹中腿部而负伤。

      “大牛,距离太远,破不了对面的盾牌。”黄六喜朝后面喊了一声。

      罗大牛举起望远镜看了一眼,然后抬手喊道:“继续前进。”

      一千关帝军又迈开步子,顶着那两门佛朗机炮继续推进。

      付出好几人的伤亡之后,终于推进到了一百二十步的距离。

      这个距离是关帝军的优势距离,因为建奴的火器,除了三尺虎蹲炮之外,其余的都打不了那么远,就连三尺虎蹲炮到了这距离也没多大威力了。

      而关帝军的五十门虎蹲炮,在这距离上依然能发挥不小威力。

      最关键是,这距离的线膛枪不仅打得更准,还能破蒙牛皮的木盾。

      队伍刚停下来,黄六喜等神射手又纷纷探出枪口,分四个小队轮流射击,枪声几乎一刻不停。

      在极其精准,而且能打穿盾牌的子弹威胁之下,建奴的炮手纷纷倒下,谁也不敢探头装填弹药,只能每打一炮,就把火炮拖到粮车后面,装填好之后再把炮推出去继续开火。

      如此一来,他们发炮的效率大大降低,也毫无精度可言,而且还有不少倒霉的炮手被缝隙钻进来的子弹击中。

      但,这个距离已经进入弓箭的射程了。

      建奴军中大部分步弓手都集中到了这一侧,挤在粮车后面。

      代善一声令下,那些步弓手纷纷张弓搭箭,数千箭支如蝗虫般划过天际,簌簌落入关帝军阵中。

      “举盾!”

      罗大牛从望远镜里看到了这一幕,急忙扬声大喊。

      关帝军们纷纷举起盾牌,黄六喜等人也躲进旁人帮他们举起的盾牌当中。

      眨眼后,阵中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还有此起彼伏的闷哼。

      数千支箭,将关帝军的盾牌扎得密密麻麻,还有不少人身上都插着箭支,幸好都穿了两层盔甲,那些抛射的轻箭无法破甲,没造成什么伤害。

      “开炮!”

      箭雨刚过,罗大牛又喊了一句。

      炮手们迅速将虎蹲炮钉在地上,瞄准,然后点燃了事先装填好的弹药。

      五十门虎蹲炮齐齐发出怒吼,呼啸的炮弹狠狠砸在建奴的防线上,将几座拒马和两辆粮车砸得七零八落,也砸得那些粮食漫天飞舞。

      “举盾!”

      罗大牛借助望远镜的观察,时刻盯着对方的举动,对方一放箭,便指挥关帝军防备箭雨,箭雨刚过,又纷纷出来装填的弹药继续开火。

      打了五轮跑之后,建奴阵前的七八辆粮车都被打翻了,缺少了防护,后面的建奴就倒了大霉,黄六喜等神射手一枪一个准,打得那缺口后面的建奴头都抬不起来。

      代善越看越心惊,也越来越不安。

      他知道,这么守下去不是办法,被炮火彻底压制的情况下,那些粮车和拒马挡不住对方。

      得想别的法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