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曹文诏的退路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正文卷第三百一十五章曹文诏的退路怀仁以西五十里,正黄旗大营。

      皇太极脸色铁青的坐在大帐内,一言不发地望着跪在下面的几个人。

      营帐内,大金国的重臣云集一堂,但没人敢说话,只肃然坐在两侧,气氛极其凝重。

      跪在地上那几个人,是刚刚逃回来的正红旗旗主代善、正红旗固山额真叶克书、镶红旗旗主岳讬,还有两红旗的几个甲喇章京。

      他们带回来的是正红旗和镶红旗惨败的消息。

      所有抢来的钱粮、俘虏,还有他们带来的阿哈等,已经全部丢失了。

      两红旗的战兵加上蒙古兵,共一万八千战兵,活着逃回来的,不到六千。

      剩下的那一万二千战兵,解决可想而知。

      据探报得知,秦川只留牛录章京以上的将领,其余被俘的战兵,一律处死。

      也就是说,那一万二千战兵,几乎死绝了。

      其中有将近一万旗丁。

      都死绝了。

      一想到这,皇太极便下意识地拽紧拳头,牙关也绷得紧紧的。

      自他汗阿麦努尔哈赤起兵至今,他们后金八旗精锐,还从没遭受过如此惨败。

      更没战死过如此多的旗人。

      不论海西女真,还是大明国,亦或是蒙古诸部,还没有谁敢堂而皇之地残杀他们大金国的勇士。

      “汗阿麦,那姓秦的带有大量辎重和人口,行军速度肯定很慢,孩儿愿领一支精骑,日夜兼程,在他进入宁武关之前截住他。”

      年轻气盛的豪格突然打破宁静,拍着袖子跪在皇太极面前大声说道。

      营帐内的诸多大臣齐刷刷转头,齐齐把目光投到了他身上。

      “不。”

      皇太极摇摇头:“秦川是一头狡猾的恶狼,必然会在沿途设伏,轻骑急进只会羊入虎口。”

      “汗阿麦……”

      “不必说了。”

      豪格眼里有不甘之色,但不敢顶撞皇太极,只得道了声“喳”,然后乖乖退到一旁。

      皇太极摆摆手,又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双颚,朝下面问道:“德格类到哪了?”

      “启禀大汗,据昨日传来的消息,十贝勒已过了浑源州,离应州应该不远了。”

      “嗯,让他再加快进军速度,务必要三日内赶到朔州。”

      “再传令阿济格和多尔衮,让他们尽快扫除繁峙、代州和崞县一带,然后驻兵崞县,伺机翻越云中山,由东边夹击宁武关。”

      “喳。”

      皇太极深吸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沉声道:“诸位,此战关乎我大金国未来国运,望诸位上下用命,此战务必要斩除秦川,以绝后患。”

      “喳!”

      营中诸多将领齐齐跪下。

      皇太极又摆摆手:“代善、岳讬、硕讬、萨哈廉、叶克书,你等指挥不当,用兵不利,以至于两红旗精锐尽失,理应重罚,但念在你等曾为我大金国立下汗马功劳的份上,只罚你等三个月俸禄,望你等引以为戒。”

      “谢大汗隆恩。”

      岳讬和硕讬等人急忙伏在地上,齐声道谢,并纷纷松了一口气。

      代善则趁着伏在地上的机会,无奈地叹息一声。

      他知道,他的正红旗和镶红旗,是彻底废了。

      用不了多久,他们父子几人,恐怕就得逐渐淡出大金国的权力中枢了。

      ……

      大同镇城,总兵府。

      曹文诏听完属下的探报,兴奋得猛地一拍扶手,连道数声“好”。

      一旁的曹变蛟也兴奋不已,连连叹道:“秦将军真乃当世名将也,宣大两地千疮百孔,众将龟缩城池不敢出战之际,只有他以一己之力连破建奴,斩杀过万,抢回大量钱粮百姓,当得上英雄二字。”

      曹文诏也颔首叹道:“比起秦将军,你我叔侄二人是自愧不如啊。”

      “叔,前段时日那一战,我等只三千兵马,寡不敌众,败得并不冤,实属有心杀的却无力回天,若我等也有秦将军那般气魄,能大肆招兵买马,搜罗乡绅大户的钱粮充军饷的话……”

      “变蛟,慎言,慎言。”

      没等他说完,曹文诏便脸色一变,急忙出声打断他。

      曹变蛟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闭上嘴巴,四下张望。

      幸好这厅内只有他们叔侄二人。

      曹文诏侧耳倾听,确定门外没有动静之后,才走到曹变蛟身边,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变蛟,你听好了,秦川必反无疑,且已占据了晋西北一隅,气候已成,用不了多久,这天下必成三国鼎立之势。”

      “哦?”

      曹变蛟眉头一皱:“他真反得成?”

      “必成无疑,晋西北虽然是贫瘠之地,但南有吕梁山屏障,东有内长城防线,西有黄河天险,往北可入富饶的河套地区,可谓兵家险地,易守难攻。”

      “若我没猜错的话,明年,秦川必然会攻取河套。”

      “察哈尔部已被后金打得分崩离析,林丹汗残部在青海一带苟延残喘,已是无力回天之势,后金兵力不足,无法在河套地区长期驻兵,如今的河套地区,只有少量鄂尔多斯部和土默特部的兵力,肯定挡不住秦川的关帝军。”

      “后金又远在辽东,远水救不了近火,只要给秦川在河套地区扎下脚跟,等他在归化城遗址上筑起一座坚城,后金再想夺回来恐怕就难了。”

      “如今的大明已千疮百孔,朝廷腐朽不堪,流寇四起,光是建奴和流寇,朝廷都应付不来,更无力去对付秦川。”

      “而且,若秦川在河套地区站稳脚跟的话,朝廷估计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在漠南一带牵制后金。”

      “如此一来,便成了三国鼎立之势。”

      听完这番话,曹变蛟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越想越心惊。

      “叔,照这般说来,秦川还真可能反得成。”

      曹文诏没接话,而是在大厅里缓缓踱步。

      良久,他莫名叹了一口气,道:“变蛟,你还记得战前朝廷的那张檄文吗?”

      “城陷者论死!”

      “虽然大同城没有失陷,但应州、浑源州、灵丘、广灵等地已悉数失陷,城中百姓惨死建奴刀下,我这个大同总兵难咎其责。”

      “皇太极退兵之后,朝廷必然要追责论罪,介时,你我必然难逃其罪,轻则充军戍边,重则……论死杀头。”

      “当今皇帝杀人可从不心软,辽东袁都督,登莱孙抚台等人便是先例。”

      曹变蛟眉头一皱,但没说话,显然已有了心理准备。

      “唉。”

      曹文诏又叹了一声,压低声音说道:“你我戎马半生,为朝廷南征北战,这些年为朝廷而战死沙场的曹家子弟,两个巴掌都数不过来,去年剿匪时,你父亲还战死于忻州城,我们曹家,也算对得起朝廷厚恩了。”

      说到这,曹文诏把曹变蛟招到身边,用极低的声音凝重地说道:“你且听好了,待皇太极退兵,你便去宁武关与秦将军走动走动,朝廷降罪之日,便是你转投秦将军之日。”

      “从那之后,你可带着我们曹家子弟,随他征战鞑虏,除灭建奴,替我完成此生夙愿。”

      曹变蛟脸色大变:“叔……”

      “你与秦将军曾并肩杀敌,也曾一起喝过酒,对他也了解一二,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

      “成王败寇,自古青史只由胜者书写,我们曹家是名垂青史,还是遗臭万年,全看秦将军能否成事,所以,你要尽心助他一统天下。”

      “叔,那你呢?”

      曹文诏低垂着眼帘,莫名叹了一声:“我好歹也是大明朝廷的九边总兵官之一,戎马一生,荣光厚禄,就算无法善终,也必然要为朝廷尽忠。”

      “叔……”

      “别说了,你只需谨记我方才所说便可。”

      曹变蛟咬了咬牙,忽诏磕了三个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