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明最狠一个山贼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皇太极的反击大计
    辽东,沈阳城。

      皇太极端坐在大政殿上端的龙椅上,眉头微皱,静静听着下方杜度和索尼的讲述。

      努尔哈赤家族的人基本都长了一对八字眉,皇太极也不例外,因为这段时间经常皱眉,使得他的八字眉尤为明显。

      能让他频频皱眉的人,除了秦川之外,别无他人。

      如今,杜度和索尼正讲述他们在浑河跟秦川面谈的经过。

      十万包衣,二十万石粮食,五十万白银……这些他都有,几个月前劫掠宣大所获的钱粮人口就不止这个数。

      但,他不可能将这些钱粮和人口拱手送给秦川。

      那样的话,他这个大金国大汗就不用当了。

      更何况,秦川要他们大金国永不踏入关内一步,这个条件更不可能答应。

      大金国势要入主中原,八旗兵锋定要剑指江南。

      看来,秦川压根就没打算和谈,否则也不会如此狮子大开口。

      没法和谈,那就只能战了。

      想到这,皇太极眼睛微微一眯,眼里闪过一丝果敢之色。

      杜度和索尼讲完之后便退了下去,可大殿里却没人说话,各旗主、总管八大臣、文官众大学士等,无一人出班进言。

      如今,已没人敢轻视秦川了,所有人都知道这昔日小蟊贼非等闲之辈,需慎重对待。

      皇太极本也不指望底下的人能想出什么好对策,安静只持续片刻后,他便轻咳一声,不疾不徐道:“既然秦川无心议和,我等用心备战即可。”

      “宣大之行远达千里,长途跋涉不便携带大炮,由此才让他在大同与宁武关之战占了些许便宜,也使得那小蟊贼心高气傲,丝毫不将我大金国放在眼里。”

      “汉书有云,骄兵必败,于我大金国而言,此乃好事。”

      说到这,皇太极顿了顿,朝下方环视一圈,突然神色一正,朗声道:“范文程。”

      “奴才在。”

      文馆大学士范文程急忙出班跪地。

      “命你拟国书一封,本汗要与大明皇帝议和,以大凌河为界,互不进犯,我大金国愿归还由宣大劫掠的部分人口,并助大明牵制秦川北上河套之兵力。”

      听到这话,大殿里突然响起一片轻微的骚动,但很快又平息下来。

      “嗻。”

      范文程领命,拍打着袖子缓缓退回原位。

      皇太极又朗声叫道:“佟养性,孔有德,耿仲明。”

      “奴才在。”

      佟养性、孔有德和耿仲明三人也急忙出班,以手点地单膝跪下。

      “命你等即刻扩征乌真超哈营和天佑军,可征调各旗汉人旗丁及包衣奴才,天佑军可扩征至三万人,孔有德耿仲明你二人各领一万五千兵力,加紧操练,切勿辜负本汗厚望。”

      “佟养性,命你自领一营乌真超哈,由辽西防线各镇抽调四十门红衣大炮,兵力以火器配备为准。”

      “嗻。”

      “大汗圣明!奴才必不负大汗厚望。”

      佟养性、孔有德和耿仲明三人急忙叩谢,然后同时站起身,垂首后退。

      “索尼,命你拟国书两封前往喀尔喀部,寻却图汗及车臣汗议和,我大金国愿与两位可汗永结邻好,攻守同盟,共同抵御秦川北上。。”

      “嗻。”

      “多尔衮,阿济格,命你二人领兵五千,前去接应土默特部,将其部暂且安置在科尔沁部的克什克腾一带。”

      “安置妥当后,你二人便可绕过前套,往后套的方向搜寻额哲和林丹汗的八大福晋,将他们带回来。”

      “若无法带回来……就想办法把额哲手中的传国玉玺和玛哈噶喇金佛带回来,你等且记住了,务必要讲这两样东西带来。”

      “此行务必要小心谨慎,切勿与秦川正面交战,尽可能远离此人的兵马。”

      “嗻。”

      “大汗圣明。”

      多尔衮和阿济格也急忙领命,然后退了下去。

      “众将听令。”

      安排妥当后,皇太极又正色道:“即日起,望诸位多备粮草,勤加操练,明年开春,我大金国将精锐尽出,一举灭除秦贼,收服前套地区。”

      “大汗圣明。”

      ……

      第二日,沈阳城外,重兵把守的乌真超哈营驻地。

      大金国额驸佟养性和乌真超哈教官曹振彦率领一帮工匠,顶着寒风候在营门外,远远看到一顶明黄大纛朝营门而来之后,便纷纷跪了下来。

      那是皇太极视察乌真超哈营来了。

      “奴才恭迎大汗。”

      待大纛下骑着骏马的皇太极抵达营门,佟养性等人便恭敬喊道。

      “都平身吧。”

      皇太极摆摆手,然后翻身下马,走到佟养性面前。

      “走吧,带本汗去看看红衣大炮的铸造情况。”

      “奴才领命,大汗请。”

      在侍卫的左右护卫下,皇太极和佟养性等人入了大营,直奔铸炮厂。

      沈阳城并不大,城内腾不出地方,所以皇太极干脆把铸炮厂安置在城外,四面由栅栏和箭楼圈死,日夜重兵把守。

      这里也是乌真超哈营的驻地,炮兵和火铳手的训练大多在此进行,孔有德和耿仲明带来的那批铸炮工匠,还有佛朗机炮手也在这。

      如今,这些刚到鸭绿江口就被孔有德逼着剃头的佛朗机炮手,和其他人一样跪在路边,迎接大金国的可汗。

      皇太极特意停下来,好好勉怀了一番这些个佛朗机人。

      没过多人,众人来到铸炮厂,厂里的工匠早已跪在路边恭候多时。

      “额驸,迄今为止,共造了多少红衣大炮?”

      皇太极摆摆手让那些工匠起来,直截了当地对佟养性问道。

      “回大汗,自从熟练运用失蜡法,乌真超哈营的造炮成功率也越来越高,迄今为止共造了一百一十七门红衣大炮,其中七十五门分别安置在辽西各城,营内尚有四十二门。”

      “嗯,很好。”

      皇太极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摸了摸旁边一门冰冷的红衣大炮,神情有些感慨:“宣大一行,是本汗轻敌了,低估了秦川的实力,若带上这些红衣大炮的话,也不至于让他占了便宜。”

      佟养性摇摇头:“大汗,是秦川那厮太过奸猾罢了,宣大一行之前,那厮故意隐藏实力,并未显露其真正的火器实力,此始料未及之事,并非大汗之过。”

      皇太极显然不想过多谈及此事,只笑了笑,并未回话。

      “大汗请看。”

      佟养性见机,急忙跑到一门最大的红衣大炮旁边,道:“大汗,此乃奴才新造的大炮,射程可达三里之外,丝毫不亚于秦川的大炮。”

      “哦?”

      皇太极眼睛一亮,快步走过来,仔细端详这门明显比其他炮大上一圈的红衣大炮。

      “只不过……”

      佟养性犹豫了一下,接着道:“只不过这门炮过于笨重,为铁心铜皮炮,重达四千斤,有碍长途跋涉。”

      “而且这门炮准头有些差,孔大人从登州带来的佛朗机炮手试炮多日,仍难以在三里外的距离命中目标。”

      “嗯。”

      皇太极也不生气,只鼓励地拍了拍佟养性的肩膀,道:“无妨,多加改进便是了。”

      “多谢大汗体恤。”

      “虎蹲炮和小佛朗机炮造得如何了?”

      “回大汗,这数月以来,已经造出了一百六十门虎蹲炮,五尺以下的小佛朗机炮共一百四十余门。”

      “很好,这些小炮也得多造点,先前本汗以为大金国的八旗精锐野外浪战不惧任何人,可代善、岳讬等人在大同却连番惨败,究其原因,便是我大金国只一心钻研大炮,缺乏野外浪战之小炮,这才败得如此彻底。”

      “大汗且放心,奴才已让工匠们日夜赶工,务必要在明年开春之前,造出五百门各式小炮。”

      “好,好好。”

      “对了,自生火铳呢?”

      “大汗,这……请恕奴才无能,这自生火铳尚未研制出来。”

      “无妨,无妨,多试几次便是了,只怪宣大一行没能剿回一两支自生火铳,也不知秦川那厮是如何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