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离婚吧我仇富全文免费阅读 > 第519章 真的离婚了
    唐初露正琢磨着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就看到莫商有些激动地说了一句什么。

    对面的男人无动于衷,两个人好像是在吵架,气氛剑拔弩张。

    说是吵架似乎不太准确,更像是莫商单方面的指责。

    唐初露能隐隐约约听到一些,但没法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事件。

    她觉得有些尴尬,别人在那里吵架,自己在这偷听似乎不太好,于是便悄悄地离开了,去了另外一个安静的地方。

    阳台上。

    莫商一脸失望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大哥,你真的跟嫂子离婚了,没有任何可能了?”

    男人眸色淡淡,斜靠在栏杆上,“嗯。”

    莫商没办法接受他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不放她走?”

    为什么还要把许清嘉圈禁起来?

    就算是为了孩子,但是许清嘉她也是个独立的人,不是生产机器,为什么要这么不尊重她?

    莫商只要一想到这个嫂子,就忍不住为她心疼,回想起那天见到她的情形。

    那天,许清嘉从别墅离开之后。

    她只能暂时住在酒店,带出来的行李很少,都是一些生活用品和简单的衣物,那些珠宝礼物她一个没带,全都留在了那间别墅。

    许清嘉将东西收拾了之后,就坐在床上翻看自己的存款。

    莫归暝现在给她钱她都不会拒绝,一点一点存起来,经历过一次身无分文的打击,她早就学会了面对现实。

    许清嘉嫁给莫归暝之后没有工作,自然也没什么收入,她那时候想保留一点尊严,尽量不让自己花他的钱,结果莫归暝根本不在意这些……   这些钱至少可以支撑她大半年的花销,她得先找到工作和住处,然后慢慢离开这个男人,最后彻底消失。

    至于离开以后的事……   她又忍不住想起祁妙手上那枚闪闪发光的大钻戒,心里闷闷的难受,只要一想起来就有些呼吸凝滞一般的痛楚。

    许清嘉沉沉地呼出一口气,从背包里翻出一些褪黑素吃掉,躺在床上等着睡意来袭。

    真正的黑夜不会朝那些失眠的人打开大门,不再像从前单纯的日子里,闭上眼睛就能进入睡梦。

    这对她来说太过于奢侈。

    许清嘉第二天离开酒店的时候,续了一个月的房。

    她觉得比起找工作这件事情来说,自己的心理状态似乎提前要[新笔趣阁 www.xsbiquge.vip]压垮她了。

    昨天吃了那么多褪黑素,第二天起来也是疲惫不堪,昏昏沉沉的大脑里全是莫归暝和祁妙的画面。

    甚至还有很多她自己脑补出来的情节,自作自受地找虐。

    如果不是莫商刚好打电话来关心她的状况,许清嘉一个人呆在酒店几乎快要窒息。

    莫商一边上学,一边在一个琴行工作,琴行很有名,叫做“深音”,在市中心这种繁华的地段闹中取静,以巨高的消费水平遏制了这里的客流量。

    虽然来的客人很少,但是琴行的学徒每天都会有事情要做,莫商几乎是每天空闲的时候都会到这里来,有时间都会自动请缨留下来看店。

    许清嘉在上午九点来到琴行门口,阳光终于得见天日,灿烂金黄,但不温暖。

    这是一栋两层的小洋楼,门把上还挂着“closed”的牌子,抬起头能够看到门匾上“深音琴行”几个大字。

    她轻车熟路地从门口那盆洋甘菊下面找到钥匙,打开门进去,直接走到二楼的休息室,敲了敲门。

    里面很快就响起一阵不急不缓的脚步声,门打开的那一瞬间,许清嘉扬起了笑脸,“小商,早啊!”

    莫商明显才醒来,乌黑劲短的头发也有些凌乱,一双眼睛却没有丝毫惺忪,带着清浅的笑意,“早。”

    他身上穿着一件深驼色的毛衣,看上去质地十分柔软,身下是一条纯黑色的长裤,笔直挺拔。

    他一边穿着外套,一边将休息室的门关上,脚上的棉拖鞋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细微的响动。

    “吃早餐了?”

    他整理好自己的仪容,走到咖啡机前给自己磨了一杯黑咖。

    许清嘉曾经喝过他的这种咖啡,苦得她现在似乎都能闻见烧焦的胆汁一样的气味,皱了皱鼻子,“我吃过了来的,你每天一大清早都喝这么苦的,胃受得了吗?”

    莫商笑了笑,抬起来喝了一口,“喝这个可以消水肿,还能提神,至于胃好不好,我还这么年轻好不好没关系。”

    一杯咖啡的时间很快,许清嘉坐在他对面,有些发呆。

    这里的光线很好,明亮宽敞,但不至于阳光直射,一抬头就能看到窗台上那几盆生命力顽强的盆栽,让人心情不自觉变好。

    莫商看着她有些晃神的样子,手指在桌面上轻点了几下吸引她的注意力,“大哥和祁妙的事情我知道了,你……还好吗?”

    虽然外界总是猜测莫归暝对祁妙一往情深,但是在莫商看来却好像并不是这样。

    只不过他也搞不懂,这两人竟然真的复合了。

    可惜这个没当他多久大嫂的女人,还大着肚子几乎被莫归暝软禁在祁妙的视线之外,和金丝雀没有区别。

    哪怕他们曾经是正儿八经的夫妻。

    许清嘉想要勾起嘴角,但是看到在他眼中倒映的憔悴的自己时,还是没能笑出来。

    “我……不是很好,昨晚失眠了很久。”

    许清嘉停顿了一下,如实阐述着自己最近的情况,“从他和祁妙复合之后,我就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昨晚情况更加恶劣了。”

    一开始在莫商面前表达自己的情感问题的时候,许清嘉还有些不自在,现在基本上是轻车熟路。

    她在这段婚姻期间所遭受的痛苦,只有莫商能够听她的倾诉,她的情况是好是坏,全都取决于那个男人对她的态度。

    许清嘉有时候觉得自己在这世上没有任何的依附,哪怕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只有这个小叔子,对她是认真的关心。

    哪怕这种关心很大一部分是由同情组成,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别人施舍的温暖,所以哪怕是怜悯,她也觉得无比珍贵。

    莫商看着她这幅憔悴的模样,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也许大哥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喜欢祁妙,如果他真的爱她的话,他会尊重她,把你的事情告诉她,所以他也许有另外的打算也说不定……”   许清嘉摇摇头,打断他,“他不是不尊重祁妙,他只是怕失去她而已,要是没有我的话,他现在应该已经跟祁妙开开心心地在一起了吧?”

    莫商顿了一下,语气迟疑,“大嫂,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虽然以前许清嘉也经常这么颓丧,但是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整个人都有一种心如死灰的绝望感。

    许清嘉抿了抿唇,低着头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又叙述了一遍。

    尽量用最平淡的语气,但是每个发音都在颤抖。

    作为一个旁观者,她又将昨晚的伤害重新感受了一遍,好像是在伤口上又重新割下一刀。

    莫商听完,很久没有说话,心情沉重。

    他看着她光秃秃的无名指,叹了口气,忽然问她:“你是喜欢大哥的,是吧?”

    虽然莫归暝跟他说过,他跟许清嘉之间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只是刚好有那么一个人,而他又刚好有想试试的念头,所以就凑在一起。

    他给许清嘉提供最好的物质条件,而许清嘉拥有男人最喜欢的漂亮脸蛋和没有心机的大脑,各取所需,离开的时候才不会不体面。

    听上去,许清嘉好像对莫归暝是没有感情的,但是莫商直觉不是这样。

    她对他大哥,甚至都不仅仅只是喜欢了。

    许清嘉的瞳孔颤了颤,不知道是不是要将自己的真实感受告诉面前这个男人,想了想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是,我爱他。”

    “大哥知道你爱他吗?”

    “……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

    许清嘉想了想,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回答,“又或许他知道装作不知道,也可能是不在意,毕竟喜欢他的人那么多,我又算什么呢?”

    她开始进入无限循环的自我厌弃之中。

    莫商身子微微往后仰了仰,担忧的目光一一滑过许清嘉清秀精致的脸颊,最后定在她的红唇上,而后移开视线,“有想过放弃爱他吗?”

    许清嘉的瞳孔猛地一颤,定定看着某一点,手指用力搅在一起,看得出来有些抖。

    她自己这么决定是一回事,从别人口中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莫归暝的亲弟弟,莫商,在血缘上跟他最相近的人。

    莫商看得出她的戒备,马上放柔了语气,“大嫂别紧张,我只是随口说说。”

    许清嘉摇了摇头,一副拒绝谈判的样子,忍不住将脸埋进了手掌之中,肩膀微微颤抖。

    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的情绪怎么会变得这么脆弱不堪……   莫商也沉沉地叹了口气,看着面前这个脆弱的像瓷娃娃一样的女人,第一次对自己敬爱的大哥产生了一种怀疑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