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离婚吧我仇富全文免费阅读 > 第560章 哭不丢人
    陆南方碰到过好几次她一个人偷偷哭,这是他记忆里最珍贵的回忆,不管是裴朔年还是陆寒时,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唐初露。

    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哭出来也没关系,一点都不丢人。”

    陆南方温柔地看着她,眼神仿佛可以滴出水来,“有时候哭也是需要勇气的,我认识的唐初露不会连哭的胆子都没有。”

    他顿了一下,语气更加轻柔,“难过也不丢脸,有感情才会难过对不对?

    一个人撑着那么多事,是不是很累?”

    “露露……你疼吗?”

    这句话不知道哪里戳中了唐初露的神经,她鼻子一酸,这些天努力建筑的坚强堡垒就这么裂开一条缝隙,忍不住哽咽了一声,“疼……”   她捧着自己的脸,眼泪从指尖淌落,“真的好疼……连呼吸都难受得要死,我好想怪他,但是又不想变得不体面,连一点尊严都不剩下……”   “他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为什么从来没人考虑过我的感受……”   “就因为我不说,我会自己消化负面情绪,我就不需要照顾了吗?”

    “我才是他的妻子啊……为什么这么对我……”   听着她的哭诉,陆南方心都皱了起来,想将她纳入怀中。

    手伸到半空中,又怕她排斥,最后只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没关系,不怕,我们回去做催眠好不好?

    忘了他,忘了这些东西,就不会痛了……”   唐初露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忘记,虽然和陆寒时之间的相处比跟裴朔年那几年的感情要短暂得多,但是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以前的她痛苦归痛苦,却总能逼着自己走出来,只要不回头去看,时间一长,那些伤口自然就会抚平。

    可是这一次,她没有办法跨过那道信任的裂痕。

    她对陆寒时肯定是喜欢的,只是也许还没有到爱的程度,但她可以肯定的是她对陆寒时足够信任,所以开始结婚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会走到现在的地步。

    比起感情上的被辜负,她更加无法忍受的是信任的崩塌,还有承诺的虚假。

    唐初露从小在家庭里面得到的爱都是单方面的,残缺的,所以她潜意识里面无比渴望一个完整圆满且稳定的家庭,不受任何外力因素所打扰。

    哪怕两个人之间没有那么浓烈的爱情,但是必须有不会背叛的忠诚和义气,后来她开始喜欢上了陆寒时,本以为是意外之喜,可是生活却给她开了那么大一个玩笑。

    是不是她越追逐什么,她想要的东西就会越快流逝,变成抓不住的泡沫?

    陆南方很快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露露,你怎么了?”

    “我忘不掉那些东西,我好难受,又很不甘心,我甚至忍不住想诅咒他们过得不好……”   她从来没有过这样扭曲而阴暗的感情,以前受伤便是受伤,痛苦就是痛苦,不会像现在这样纠结地来回拉扯,来回折腾。

    陆南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陪在她身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唐初露终于不再有任何的克制,放肆哭了起来。

    在陆南方温柔的安抚下,她慢慢平静下来,最后终于松了口,“带我去催眠……”   她也不是一直都有勇敢前行的勇气,有的时候也想要逃避现实,处理不掉的感情也会像鸵鸟一样选择掩埋和忘记。

    唐初露一直不耻于当一个逃兵,可如今除了这样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公园里安静无人,能听得到树上的蝉鸣。

    隔着一条车水马龙的街道,路的对面站着一个面容俊朗但脸色阴沉的男人。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视线看着对面马路公园的长椅。

    裴朔年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镜片有些反光,看不清他眼里的情绪,只能够从露出来的一小节手背上看到上面浮起的、因为过度用力而暴起的青筋。

    他额头上浸出一层薄薄的汗,得到消息之后就立马赶了过来,一路上他都压抑着胸腔内那狂喜的心情。

    唐初露身边的位置终于空了下来,哪怕她现在不接纳自己,他总有了要挤占进去的方向。

    他看着马路对面那个男人肆无忌惮地陪伴在唐初露身边,再也没有办法维持表面的平静,狠狠地将手里的东西砸在了地上——   等那阵想要杀人的情绪平复之后,他才恢复冷静,深深看了对面马路的唐初露一眼,然后捡起地上的东西,转身离开。

    既然他每次都慢一步,那他就没必要每一次都朝着唐初露走去。

    裴朔年感觉到自己的良知在一点点被吞噬,这一次,他要唐初露主动来找他。

    心理诊所。

    催眠只能勉强稳住唐初露的情绪,却没办法控制她的感情。

    不过只要能够保证她拥有最短时间的睡眠,不会因为依赖药物而产生抗药性,影响在医院的工作就好。

    离开的时候,陆南方的那位医生朋友打趣地调侃了两人几句,陆南方很严肃地喝止了他,耳根却有些发红。

    他有些慌乱地对唐初露说:“不用管他,他说胡话,我送你回去。”

    唐初露本来想说不用了,但是看着他红到脖子后面的耳根,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到了小区楼下,她解开安全带下了车,有些欲言又止。

    最后还是走了过去,敲了敲陆南方那边的车窗,“……南方,这段时间感谢你的照顾。”

    这么亲昵地叫他的名字的确有些难以启齿,但唐初露觉得自己应该早点表明态度,“我的情况你很清楚,短时间内我不想考虑感情的事……”   她本来想说得委婉一点,但是话一出口就看到陆南方的脸色变了变,一时懊恼自己是不是措辞太直接了,“那个……我乱说的,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那个意思,我……要是我误会了,就当我没说……”   唐初露有些语无伦次,本来就在这方面不怎么擅长,此刻更显得笨拙。

    陆南方恢复了神色,看她紧张的样子,忽然笑了,“我知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不用觉得有压力,我现在也只把你当做朋友来相处。”

    闻言,唐初露立刻松了口气,“那就好……”   她轻松不少,没有注意到小区楼下一抹隐匿在昏黄路灯下的高大身影。

    男人长身玉立,眸色比四合的黑夜还要浓稠,指尖染着一点红色的红光,白色的烟稀薄得几乎看不见。

    陆寒时看着远处那两人过近的距离,目光如炬,烟烧到了指尖也置若罔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