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离婚吧我仇富全文免费阅读 > 第562章 下来离婚
    黑暗中,男人的喉结上下滚动,就那么沉沉地看着她。

    明明才倾泻过那些负面的情绪,现在被陆寒时这样注视着,唐初露觉得心虚的人好像莫名成了自己了。

    可她还有那么多想说的话没说出口,自从柳茹笙出现之后她就一直忍到离婚,现在两人终于要分道扬镳了,她难道还要顾及那些话难不难听吗?

    “怎么不说话了?

    被我戳中了?”

    她强颜欢笑着,长长吐出一口气,眼里是毫不掩饰的讽刺,“就连我都被她对你的一片真情给感动了,你敢说你心里没有一点心思?”

    “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不想着去找自己的家人,也不想去依赖自己的朋友,反倒紧紧抓着你不放,你若是单身还好,可你明明都已经有了家庭,你知不知道这种行为叫什么?

    叫小三!”

    终于,她还是把那句话给说了出来,痛痛快快的,不留一丝余地。

    “陆寒时,你既然心里面有忘不掉的人,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

    既然招惹了我,为什么不可以处理好跟她的关系?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唐初露这段时间压抑的情绪在这一刻悉数爆发,她掀开被子站了起来,双眼猩红地看着陆寒时。

    她就像一头暴怒的野兽,身子颤抖着,喘着粗气,好像下一秒就能上前与他同归于尽。

    看着她愤怒的模样,陆寒时沉了沉眉眼,只说:“露露,你冷静一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会处理好,给我一点时间。”

    唐初露深呼吸了几口气,摇了摇头,“我不想给你时间,我凭什么要给你时间……”   她低着头,捂着自己的脸,觉得自己早就面目全非,再继续这样下去只会变得更加难堪。

    唐初露忽然抬起头,用手指着门口的方向,“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你走吧。”

    她没有看男人的眼睛,空气中是致命的寂静。

    过了很久,她才听到男人沙哑又压抑的声音响起,“……你要赶我走?”

    唐初露的手指颤抖了一下,“那好,我走。”

    说完,她就转身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将自己的衣物胡乱地抱了出来,一件一件地往行李箱里面塞。

    她的动作很粗暴,看得出是在倾泻负面情绪。

    陆寒时默不作声地走到她身后,忽然伸手抱住了她。

    他将脸深深地埋进她的肩窝,凑在她耳朵旁边轻吻,“我走。”

    陆寒时把手放在唐初露的手腕上,将她手中的衬衫拿走,放在一旁,“把这些都放回去。”

    唐初露没说话,将头侧到另一边,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知道她不愿意,陆寒时还是就这么抱着她,直到感觉到她有些反感才松开手,只是依旧虚虚揽着她,“我给你时间冷静,但是离婚的事……不要这么快做决定。”

    “我已经决定了。”

    唐初露毫不犹豫。

    “……”那些要说的话还未说出,陆寒时喉结上下滚动,最终只在她耳边亲了亲,“等你不闹脾气了,我们再来谈这件事。”

    “陆寒时!”

    难道他还一直以为她只是在闹脾气吗?

    唐初露推开他,将手边的行李箱扔到地上,“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这些废话,等你什么时候愿意签字了,再什么时候来找我谈!”

    陆寒时喉咙上下滚动,艰难地吐出一个字:“好。”

    唐初露立刻转过身,不再看他。

    她把被胡乱扔在一旁的衬衫捡起来,重新挂在衣柜里,故意慢条斯理地做好这一切。

    等她再回过头来的时候,身后已经空无一人。

    陆寒时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唐初露忽然吐出一口气,将已经挂好的衬衫又拿出来揉成一团,泄愤一样揉得皱巴巴之后随手扔在床边。

    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行李箱,用力踹了一脚,一下就觉得没意思起来。

    真的好没意思……   医院。

    唐初露顶着两个黑眼圈上班,强行打起精神,却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裴朔年敲了敲门进来,看到她这副模样,“要不要多请几天假?

    我看你状态不是很好……”   唐初露抬头看了他一眼,摇摇头,“不用,我吃点药就好。”

    “需要三分毒,最好是放松一下自己的心情,不要总是依赖药物。”

    “我知道。”

    裴朔年在她面前站定,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高桥君的事很抱歉,我不知道他是那样的情况。”

    “没关系,你也是在帮我,我还要跟你说声谢谢。”

    “不用了,毕竟什么忙都没办法上,还害你白高兴一场。”

    裴朔年看着她的眼睛,几次欲言又止。

    唐初露意识到他的不对劲,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是有什么事吗?”

    “你和陆寒时那些事……我都听说了。”

    他视线紧紧地锁在唐初露脸上,不肯放过任何一个表情。

    唐初露神色一动,只“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裴朔年握了握拳,明明有些紧张,却壮似轻松地说:“看来你想得很开,是因为陆南方?”

    唐初露皱起了眉头,不耐烦地看着面前的人,“你到底想说什么?”

    “……露露。”

    男人叫她的名字,脸上的柔和渐渐散去,变成化不开的执着和阴鸷。

    “我还能有机会吗?

    以后我身边不会有别的女人,只有你。”

    唐初露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只问你,你现在身边还有别的女人吗?”

    裴朔年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的暗色,沉默了。

    与露科技。

    陆寒时好几天没有联系到唐初露,看着毫无动静的手机失神。

    她倒是没有拉黑他,只是电话不接,短信不回。

    他还是认为唐初露只是跟他闹脾气,不过这一次生气的时间长了一点,等他处理好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等她消气就好了。

    那份离婚协议他也没看,直接扔进了碎纸机。

    下午还有个重要的视频会议,陆寒时在想要不要往后推迟,抽点时间回去看看她。

    他刚要让秘书吩咐下去,手机忽然响动了一下,竟然是唐初露打过来的——   陆寒时下意识要去接,手指按在屏幕上的时候,却下意识地停顿了。

    他静静地看着屏幕上跳动的两个字,没有动作。

    手机响第二遍的时候,他才接起,声音一如既往的沉冷,“露露?”

    唐初露丝毫不在意他刻意放缓的语气,简洁明了地表明了自己的来意,“我在你公司楼下,下来离婚。”

    陆寒时顿了一下,握着手机的力道猛然收紧,指节泛出惨淡的白色。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喉结上下滚动着,很快回答:“我不在公司。”

    唐初露有些纳闷,“现在是上班时间,你不在公司在哪?”

    陆寒时想也没想,“机场。”

    “去哪?”

    “出国。”

    “……出国做什么?”

    “出差。”

    “……去多久?”

    “几个月。”

    唐初露:“……”   要不是知道陆寒时不是那种会开玩笑的性格,她真的觉得他在逗自己玩。

    “几个月?

    九个月也是几个月!到底几个月?

    你是去出差还是待产?

    是不是还得坐个月子才能回来?”

    唐初露没好气地说。

    陆寒时:“……”   他沉默着,没有说话。

    唐初露只能听到电话那头清浅的呼吸声,心里渐渐烦躁起来。

    这个男人连喘气都是规律自控的,除开情到浓时在她耳边的几句低喘,就没见过他呼吸紊乱的时候。

    过了很久,还是她先妥协,“去趟民政局花不了你多少时间的,你可不可以延迟一下航班,抽两个小时跟我把离婚证领了?”

    这次陆寒时回答得很快,“抽不出来。”

    唐初露:“……”   她恼羞成怒,“陆寒时,你什么意思?

    我跟你离个婚是不是还要找你助理预约?”

    之前三天两头找不到人也就算了,离婚的时候也推三阻四,他陆寒时是皇帝,她是冷宫的废妾吗?

    想见一面就那么难?

    陆寒时缓缓吐出一口气,揉了揉眉心,“离婚协议太草率,律师团觉得还有很多细节没有明晰,给我一点时间。”

    “都是一些事先说好的财产划分,这还有什么不明晰的?”

    “只是口头划分,没有签订婚前协议,而且涉及公司股份,情况比你想的复杂。”

    “……那我不要股份不行吗?

    你兑换成数额给我。”

    “不行。”

    陆寒时慢条斯理地说:“凭与露科技现在的发展,我不想让你吃亏。”

    “那你多给我分点不就行了?”

    “……具体分多少需要时间,还有很多的细节没有确定。”

    唐初露有些气急败坏:“你在哪个机场?

    我现在过去找你,有什么细节不清晰的当面说清楚!”

    陆寒时顿了一下,刚要开口,一道窈窕的身影拿着一叠资料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寒时哥,这是等会开会要用的文件,董事会那边已经准备好了,随时等你过去。”

    柳音穿着合身的商务套装走进来,脸上的妆容浮在脸上,显得她还有几分稚嫩。

    她是学艺术的,到与露科技实习纯粹是走后门,安排了一个打杂的助理职位。

    不过这没关系,她本来就是为了帮自己姐姐出一口气的,为的就是膈应一下唐初露!   最好是气得她赶紧离婚!这样她和姐姐两人就都能跟爱的人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