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离婚吧我仇富全文免费阅读 > 第592章 你相信谁
    陆寒时看着唐初露下意识躲闪的动作,脸色沉了沉,抬脚就要往她那边去,下一秒却被身旁的柳茹笙扯住了手腕——   男人直接就要甩开她,柳茹笙忽然凑近他,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陆寒时扭过头来看着她,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随即看向唐初露的方向——   他忍了忍,又退回到原位,挡在柳茹笙面前。

    “这位先生是医院的负责人吗?

    你们的医生打了人为什么不给一个解释?”

    “柳小姐能不能回答一下问题?

    您身上的伤是被这个医生打的吗?”

    “为什么你们不正面回答问题?

    却要保安驱赶我们,是因为心虚吗?”

    “唐医生,你之前因为高超的医术在网上很有名气,为什么会在办公室殴打病人?

    你是不是空有医术而没有医德?”

    “……”   陆寒时忍无可忍,沉着脸走到那个叫嚣的最厉害的记者面前直接抢过他手里的摄像机,“还拍?”

    “你是谁?

    你凭什么抢人东西?

    你也是医院的人?”

    那个记者看到自己吃饭的家伙被人抢走,立马就跳脚起来,暴躁地想要把东西给夺回来。

    陆寒时冷冷看他一眼,直接侧身抬脚踹在他的膝盖上,那人就直接摔倒在地上,半天都起不来。

    他低头查看着摄像机里面的东西,越看眉头皱得越紧,将里面的内存卡取了出来,摄像机直接摔在那个记者面前。

    黑色的机器顿时四分五裂——   “你!你凭什么摔人东西!”

    记者愤怒地失去了理智,手忙脚乱地去检查发现镜头早就摔得粉碎,“你知不知道这多少钱?”

    陆寒时没有理会他,而是冷冷地看向其他几个,伸出手,“拿来。”

    剩下那几个记者面面相觑,脸上都有退缩的意思,但是也没有主动把手里的东西交出来,只纷纷后退了几步。

    “别让我再重复一遍。”

    陆寒时脸上的表情更沉了一些,气场越发冷魄。

    那几个人被他逼到无路可退,其中一个忽然壮着胆子喊了一句,“凭什么你们在医院打人!我们记者就不能报道了?”

    眼看现在的情势对他们不利,柳茹笙眼眸闪了闪,忽然开口道:“你们算什么记者?

    顶多是狗仔而已,内存卡交出来,不许报道出去,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那几个记者一听她这么说,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立马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是要跟他们划清界限,他们明白。

    他们本来就经常拿柳茹笙工作室的好处,这点眼色还是有的。

    唐初露听了柳茹笙的话,看了他一眼哼笑了一声,没说什么。

    除了逼得他情绪崩溃的时候柳茹笙显得有些不聪明之外,冷静下来之后段位还是挺高的,立刻就转变了立场。

    她故意叫了记者过来想要把事情闹大,跟他只是跟医院投诉这两件事是完全不同的性质,前者她是被动地保护自己,后者却是主动地要害她。

    她脑子的确转得快,难怪能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柳茹笙听出了唐初露语气里的讽刺,但是没有理会她。

    被唐初露看到了自己阴暗不堪的一幕,她心里当然会不舒服,但她的骄傲不允许她低头。

    就算她表里不一,可那又怎么样?

    只要她不承认,光凭唐初露一个人的话是不会有人相信她的。

    那几个记者脑子也转得快,立刻就说:“行,那就看在柳小姐的份上,这件事情我们就不报道出去,不过相机的损失你们必须得承担……”   “不行!”

    裴朔年忽然出声打断了他们的话,冷着一张脸走到他们面前,“谁给你们的胆子到我的医院堵我的人?”

    他猛地一抬脚踹翻了面前的凳子,“你以为随便两句话就能糊弄过去?”

    柳茹笙脸上都是闪过一丝不悦,有些不满地看向裴朔年。

    他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在故意跟自己过不去吗?

    既然这样,她也就没有必要顾虑曾经的那些合作了。

    “裴院长,你是要把事情闹大?

    现在这样是最好的处理办法,要是一直逼着他们的话,你以为唐初露打我的事情就能这么算了吗?”

    “她打你了?”

    裴朔年转过头来看着她,上下打量了她几眼,“这样子的确是被打了……但你凭什么说是唐初露打的?”

    柳茹笙瞪着他,冷笑了一声,“可以查监控,办公室里应该装有摄像头吧?

    那现在就调出来看看吧。”

    她深吸一口气,“反正不管我怎么说,你们都觉得是我在找事,那就把录像翻出来看看到底是谁先动手的!要是说不清的话,我不介意上法庭让法官来决断!”

    听了她这话,陆寒时眉头一皱,打断她,“适可而止。”

    适可而止?

    柳茹笙身子一颤,随即有些哀怨地看着他,“现在明明就是裴朔年和唐初露两个人不相信我,要把脏水往我身上泼!凭什么让我适可而止?”

    她忽然上前一步,捏住了陆寒时的衣袖,“你是相信我的对吧?”

    她用极具暗示性的眼神看着陆寒时。

    别的人看不懂她这眼神的含义,他却明白得很。

    男人有些烦躁地扯了扯领口,很想转头去看看唐初露,但是他没有,心口涌上一层窒息的感觉。

    “说啊,说你相信我……”   “寒时……我知道你是相信我的,对吗?”

    陆寒时握了握拳头,眼神晦涩地看着柳茹笙,没有立刻给出答案。

    一旁的唐初露看他这副模样,忽然也淡淡出声道:“我也很想知道,你到底是信她,还是信我?”

    陆寒时抬起头,远远地看着他。

    两人视线对上,一个有些挣扎,一个却是平淡如水。

    唐初露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但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心有多紧张。

    她其实也很想知道,在她和柳茹笙之间,陆寒时会选择相信谁?

    也许这个答案没什么意义了,但她还是想知道。

    她久久地凝望着面前的男人,在那一刻,她其实是信任他的。

    哪怕他背叛了自己,她也相信他会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唐初露就这么看着他,手心紧张得出汗,“陆寒时,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如果她不故意主动惹我,我不会动手,你知道我的,对吗?”

    就在她以为男人会点头的时候,陆寒时却在她的注视中移开了视线,垂下头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