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离婚吧我仇富全文免费阅读 > 第634章 只能带走一个
    他看到唐初露整个人都被绳子绑着,靠在斑驳的墙壁上,脸色苍白,看上去倒是没受什么伤,只是精神不太好。

    裴朔年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再睁开眼时,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慢慢走了进去。

    唐初露在外面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他的声音,此时跟他对上了视线,倒没有太过惊讶,只是警惕地看着他和他身后的那群大汉,没有做出过多的反应。

    她并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所以保持沉默才是最好的应对办法。

    裴朔年只看了她几眼就移开视线,看到她旁边躺着的柳音,眼神沉了沉。

    柳音也被绑了起来,整个人趴在地上后,脖子上那一块淤青十分显眼。

    男人眉头肉眼可见地皱了起来,回过头冷冷地看着那几个人,“钱我已经带到了,能放人了吗?”

    说着,他把手里的袋子扔到了那几个人面前。

    那几个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最高最壮的那个人上前一步将袋子拿了过来,在外面拍了拍又摸了摸,确定里面没有其他的东西之后才打开——   一张张崭新的百元大钞叠在一起,晃了他们的眼。

    他们一直都是北城的边缘人物,如同过街老鼠,没有什么家人,有家人的也对他们唾弃不已。

    整天都在阴沟里面生活,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干净这么多的钱,一时之间有些晃了眼睛,也晃了心。

    裴朔年没有管他们,而是快步朝唐初露走了过去,眼里含着隐隐的担心和急切。

    然而下一秒柳音却悠悠地醒了过来,哼了一声,睁着眼睛朝裴朔年这边看了过来。

    裴朔年的步子硬生生地停住,将脸上那些情绪全部都掩藏下去,一瞬不瞬地看着柳音的方向,快步朝她走了过去。

    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紧张,“音音……”   听到熟悉的声音,柳音彻底睁开眼睛,看到眼前一个模糊的人影朝自己走了过来。

    她定睛一看是裴朔年的脸,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呜呜地哭了出声,“阿年……我好害怕……”   柳音平时总是刁蛮任性让男人头疼,从来没有过这么脆弱不堪的时候。

    到底也只是一个还没有满二十的小姑娘……   裴朔年脸色更沉,泛起一丝隐秘的心疼。

    他快步走到她面前,狠狠地把她搂入怀中,恨不得将她揉进骨血之中。

    被他这样紧紧地抱着,柳音才感觉到安全感,在他怀里面铺天盖地地哭了起来,又委屈又可怜。

    裴朔年温柔地安慰着吓坏了的柳音,视线却下意识往唐初露的方向看过去。

    见她只是皱着眉头隐忍而平静地看着自己这边,眼里没有多余的情绪只有试探和紧张,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

    嘴里面有种苦涩的滋味在蔓延,他对上唐初露的视线,不知为何心里一阵刺痛,又冷漠地将眼神移开,只专心地哄着怀里的女人。

    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她还不愿意跟自己求助?

    只要她跟自己示弱,他就不会对她视若无睹。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让唐初露感到害怕?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让她主动地依赖自己……   裴朔年抱紧了怀里的人,耐心地安慰着她。

    等到柳音的哭声稍微平静了一些,这才将她微微扯开了一些,要去解开束缚着她的绳子。

    然而就在这时,那些人忽然暴怒一声喝止了他——   “等等!”

    裴朔年的动作一顿,眼里闪过一阵寒冰,站了起来,冷冷地看向他们,“怎么了?”

    为首的那个人凶狠地看着他,“你给我们的钱少了!”

    裴朔年脸色一变,“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带那么多现金?

    剩下的之后会给你们,我人都来了,你还不相信我?”

    那个人呵呵地笑了,“倒也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觉得……”   他眼里露出一丝贪婪,要是没见到钱还好,见到了之后就觉得要是再多一点岂不更好?

    “之前提出来的赎金是一个人的价钱,现在这里有两个人,价格是不是也要翻倍?”

    “你别得寸进尺!”

    裴朔年皱起眉头,恼怒地看着他,“多绑了一个人还好意思要钱?

    知不知道另外一个人是无辜的?”

    那个人转了转眼珠子,看着裴朔年,说:“要不这样,我们要绑的人是柳家千金,你可以把另外一个女的给带走,但柳家的那位我们要留下来,她可是我们的摇钱树……”   这跟原来约定好的不一样。

    裴朔年脸色沉了下来,死死地看着他们,一时间没有说话。

    气氛很沉默,就连柳音也感觉到了危险的氛围,眼泪又不停地往外冒了出来,泪眼朦胧地看着裴朔年的背影。

    怎么办?

    那些人要把自己留下来,她不要一个人留在这里……   “你们确定要这么做?”

    男人的脸色沉得可怕,几乎是一字一句咬着吐字。

    为首的那个人眼里闪过一丝心血,但还是硬着头皮回答道:“是又怎么样?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天经地义!”

    他知道之前已经说好了只绑架柳家千金,然后得到钱就放人,但是他们刚才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现金,才觉得原来赚钱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只要有柳家千金在手上,那后半辈子还用愁吗?

    不过他们也不是那么不讲道义的人,既然他们都绑错了一个,看在裴朔年的面子上让他带走另一个就行,柳家千金他们是必须要留下的。

    想着,那几个大汉立刻就变了表情,变得凶狠起来,狠狠地往一旁的油桶上踹了一脚,“我只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你把另外一个女人带走,要不然她们两个就都留在这里,谁也别想离开!”

    他说完,另一个蒙面人忽然问:“这里到底哪个是柳家千金?”

    听到他这么问,柳音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充满希冀地看着裴朔年的方向。

    只要他说那个人是唐初露,就能够带她走了……   同时唐初露也抬起头,跟柳音一起看着裴朔年。

    她应该也是想到了这个问题,眼神有些复杂。

    裴朔年在听到那个人这么问的时候,心脏就猛地揪了起来。

    一回过头,看到那两道视线都看着自己,太阳穴猛地跳了一下,用力抵住眉心。

    “你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快说哪个是柳家千金,你就可以带另外一个走!”

    裴朔年被身后的人推搡了一下,往前踉跄了一步。

    他不敢去看那道视线,握紧拳头,有些颤抖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