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离婚吧我仇富全文免费阅读 > 第642章 已经被挫骨扬灰
    虽然刚才已经做过心理建设,但是看裴朔年哭成这副模样,柳音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就算唐初露走了,不是还有我吗?

    怎么哭得好像一副全世界都崩塌了的样子……”   一旁的柳茹笙听到她这话,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嘲笑她的天真。

    但是考虑到她才经历过绑匪,现在惊魂未定,又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为他的初恋声嘶力竭地缅怀,心里自然是会不好受,于是便拍拍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轻声安慰她,“不要多想,他这只是因为愧疚。”

    “男人都是这样的,有的时候愧疚表现出来的样子会让你觉得是深情,其实不是的,如果他要是真的对唐初露深爱的话,就不会在你和她之间选择你——”   柳茹笙停顿了一下,然后转头看着柳音,义正言辞地说:“那只是同情和悔恨,并不代表他有多爱。”

    听她这么说,柳音心里好受了不少,恍然大悟,点点头,“我明白的,就跟寒时哥一样,他不愿意跟唐初露离婚,只是因为他觉得对不起她,心里有愧。”

    她想了一下,如果她是裴朔年的话,因为救自己而害另外一个人葬身火场,而且那个人还是自己当做家人朋友一样看待的人,肯定也会很难受。

    柳音一下子就释怀了,只是没有注意到旁边的柳茹笙在因为她说到陆寒时的时候,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眼底也一片阴沉。

    直到现在,陆寒时都没有联系过她,就连她打电话过去他也是直接挂断,到最后直接打不通。

    她知道他是拉黑了自己。

    柳茹笙心里一直在想,陆寒时知不知道唐初露的事情?

    知不知道他的前妻已经……被挫骨扬灰?

    ……   直升机在北城最为隐蔽的一座私人基地停下,高大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女人从飞机上走了下来,身后跟着一群医务人员,大步往医疗楼的方向走去。

    入江君这样级别的医生自然是不会轻易泄露自己的行踪,那些身患绝症的人如果知道他在哪必然是会想尽各种办法上门求治。

    所以为了他的人身安全着想,也是为了陆寒时能有一个安心治疗的环境,陆家动用了在本地的势力开辟了一个重重监管的地区。

    柳家本来也想安插一些人手进来,被陆寒时给直接拒绝了,这一举动引起了陆家的不满,可他说什么都坚持只用自己的人。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只要两家至今还维持着和谐的关系,不管是陆家的人还是柳家的人,对他也没有什么区别。

    他只是表明自己的态度,那就是两家之间的联姻不可能再继续下去。

    他的态度如此坚决,陆家那边的人又看在他如今生病的份上,自然是不可能太跟他计较。

    然而没过多久,陆寒时就已经把基地的人全部都换掉。

    这里几乎都是他的人,除了必要的时候做给陆家和柳家那些老家伙看,会让柳茹笙过来,这里一律不让外人进入。

    除了陆寒时之外,只有入江君和他身边的梁尘有任意进出的权利。

    入江君被叫到病房的时候,还以为是陆寒时出了什么事情,结果过来一看,看到病床上面那个熟悉的人,愣了一下,“这个不是唐医生吗?

    怎么会弄成这样?”

    陆寒时没时间跟他解释,眼底布满了红血丝,疲惫地说:“她在火场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刚刚在飞机上做了简单的处理,但是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会不会有其他方面的问题?”

    他焦急的语气更让入江君诧异,之前跟他说他的病情的时候,这个男人眼睛都不眨一下,现在却急成这副模样,倒是新鲜。

    “我只是脑科专家……”入江君惊讶之后,连忙坐到病床边检查唐初露的情况,“不过我尽量救治她,保险起见,你最好还是找几个专业的来。”

    说完他对旁边的梁尘喊了一句,“这伤口一看就是你这丫头处理的吧,过来帮忙!”

    梁尘连忙应了一声,跟陆寒时擦肩而过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那男人却连一个余光都没有分给她,拿起手机大步就离开了病房,看样子是去联系其他的专业医生去了。

    两人帮唐初露检查了一番,入江君就注意到旁边的人心不在焉,喝斥了一句,“都什么时候了还走神?

    你要是但凡有你师兄们半点耐心,就不会到现在还只有这样的水平!”

    梁尘撇了撇嘴,心里有些不服气,但还是恭恭敬敬地解释道:“在直升机上的时候我已经简单做过处理,外表的烧伤并不严重,主要是看有没有浓烟伤及到内脏,这些我们现在也没办法直接确定。”

    入江君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好好的一个人……”   梁尘见他侧脸有些沉痛,忍不住问了一句,“您认识这个人吗?”

    入江君虽然医者仁心,但经历这些年来,看过的病人千千万万个,自然不可能每一个都悲悯不止。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他一个对非重症病人的人露出这种惋惜的表情。

    入江君听到她这么问,哼了一声,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唐初露你不认识?

    前段时间做了一台接头手术,名声大噪的那个,我看过她的视频,非常有潜力,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个年纪能把手术刀拿的这么稳、这么精准的外科医生。”

    梁尘听到他对唐初露的赞誉,有些惊讶,“……真的假的?

    有这么厉害,你都从来没有这么夸过师兄们……”   入江君笑了一声,摇摇头,眼里又流露出一丝担忧,“有些人,天生就是拿手术刀的,要是这次留下什么后遗症,可惜了……”   他以前受邀来这里开讲座的时候,就对这个叫做唐初露的年轻医生很有印象,知道她未来必定前途无量。

    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出了这种意外,但如果真的因此影响到她的职业生涯,那真的是整个医学界的损失。